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伤情录

第六章 心伤

伤情录 孤久眠 3164 2017-12-07 17:14:51

  既然从父母这里下不了手,林雨安就想到了陆才名,要是能由他来推掉这场婚约,就算自己的父母再怎么不同意也没办法。

  所以林雨安一想到这个办法就立刻去往陆府,在门前派人进去通报了之后,一名长相还算清秀的侍女将林雨安引进陆府。侍女带她们走到一片花园,忽然林雨安听见假山后面有人在说话:

  “这可真是一个天傻一个地痴,无缘无故的竟会嫁给一个傻子,也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这世上的男子都死光了?”

  “依我看这位小姐平时的举止就是疯疯癫癫的,和我们三公子是绝配也说不定。”

  “不是不是,要我说肯定是这家小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不然普通女子才不会选一个傻子当丈夫。”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林雨安再也忍不住了,便停下脚步对着假山后面的人说:“陆府的奴才真是好啊,青天白日的不去好好干活,倒藏在这里说起主子的不是,你们是闲饭吃多了噎着不吐不快是么,这要是放在我府里,定要撕了你们一层皮,好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安分守己!”

  “姑、姑娘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几个仆人从假山后头走出来跪在地上,他们平时就喜欢躲在这里聊些八卦,哪知道林雨安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引路的侍女也不知是谁带出来的人,光楞在那里什么也不做,反而加深了林雨安的怒火。难道这么大的陆府难道还要她一个外人来管教奴才么,说出去也不怕别人耻笑。

  “雨安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听别人说你来了,等了好一会都没看见你,原来你在这里呀。”陆才名刚一走近就看到林雨安冷着个脸,再一看跪在地上的仆人和旁边发着呆的侍女,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雨安静下心来思考了一下,看这些奴才的嘴脸就知道他们平时没少欺负到主子头上,这陆才名又是个傻子管不了事。就算她嫁了过来,事管得多了恐怕还会惹得陆夫人不高兴,她这才体会到她母亲说的那一番话的用意。如果林雨安真的嫁到了陆家,只怕以后的路会越发的艰难。

  “哼,陆府里一个管事的都没有,犯了错不会自己去受罚吗?这要是换做童公子,他们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小环朝那几个仆人翻了个白眼,被林雨安警告般的瞪了一下。虽然林雨安很感谢她为自己说话,不过她好端端的提起那个人做什么?

  “是,小的这就去向管家领罚。”

  “不用了,下不为例,你们去干活吧。”林雨安猜测这几个人也不会真的去领罚,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放了他们。

  “多谢姑娘。”几个仆人迅速离开这里,生怕林雨安会突然改变主意一样。

  “雨安姐姐,刚才那些人惹你不高兴了吗?”

  “没有,只是一些小事罢了。”林雨安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拉着陆才名到阴凉处说:“你能不能把我们两个人的婚事给推掉?就和你母亲说你不喜欢我就行了,让她另给你找一户好人家。”

  “为什么,我没有不喜欢你啊。”

  林雨安低下头,她有些不忍心看到陆才名失落的眼神,可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她只能咬咬牙说:“其实是我不喜欢你,要是我嫁给了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笑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应该早点和你讲清楚的。”林雨安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拦住他,这样一来就没有今天那么多的事了。

  “你说谎,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还会和我一起玩呢!”

  “我只是把你当做是我的好朋友而已,那并不代表我要嫁给你啊。”

  “那你想要嫁给谁?”

  “我……”林雨安停顿了一下,在那一刻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可那是不应该出现在她脑海里的。林雨安边摇头边往后退,嘴里像着了魔一样喃喃自语,陆才名疑惑地喊了她一声,突然林雨安就像惊弓之鸟那样跑出了陆府。

  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还有行驶在街道上的车马,林雨安也顾不上这许多危险漫无目的的跑着。她只想让自己不再想起刚才在她脑海中的画面,就连小环在她身后喊她都听不见。

  忽然有人从旁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迫使她停了下来。

  “怎么了,跑那么快,后面有豺狼虎豹在追你吗?”

  林雨安没有回头,光听声音她就知道了这个人是谁,原本慌乱的心情在一瞬间仿佛死了一般又沉寂了下来。她的脑海中又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也不去想,亦或是不敢想。

  “小、小姐,你等等我,要是走丢了该怎么办。”小环终于追上了林雨安,一看童少泯正抓着她的手,小环忽然觉得这两个人兜兜转转,果然是注定了会在一起的。

  “原来是小环在追你,我还以为哪里派银子了,你要赶着去抢呢。”

  童少泯伸手想要帮林雨安缕清散乱着的发丝,被她抬手挡住了,“不牢童公子费心,小环我们走了。”

  林雨安想要走,可是童少泯抓着她不放手,林雨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听说你要嫁给那陆傻子,我还没恭喜你呢。”

  林雨安轻笑着扬起嘴角,她就说童少泯为什么会不让她走,原来是想看她的笑话。

  “多谢,到时候我派人去给你送个帖子,记得来喝喜酒。”林雨安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同时在心里庆幸今天没有遇见宋柔情,否则她可能会忍不住想要打人。

  “正好我爹娘也在和宋府那边商定婚期,到时候我也会派人去给你送帖子的,谁不来谁是小狗。”

  “那就这么说定了。”林雨安冷笑着甩开童少泯的手,这一回他放手了,林雨安这才带着小环回到府中。

  林雨安本想着陆才名应该会把他们的婚事给推了,也就放宽了心该吃吃该喝喝,可她又哪里能算计得过那些大人呢。林雨安没等来退婚的消息,反而等来了婚期提前的通知,让三天之后嫁入陆府,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林雨安一得知这个消息就立刻冲进林夫人的房里,这么大的事情林夫人不可能不知道。

  “娘,这是为什么?”通常两家人在订好了良辰吉日后就不会再更改,就怕一不小心犯了讳忌,他们陆府这么大的人家,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

  林夫人正躺在房里的卧榻上歇息,一看到来的人是林雨安,就让下人们都退了出去,“还能是为什么,也不知怎的偏巧你去了陆府以后,陆家的公子就绝食吵着要取消这门婚事,细问之下发现原来是有人给他吹了耳边风,反正陆府那边也不打算大办婚礼,只是请几个要紧的亲戚来聚一聚,婚期提前又有什么不妥呢?”

  “请几个要紧的亲戚?这偷偷摸摸的就像是做贼一样,爹怎么能答应这桩婚事呢,他们把我们林府的脸往哪搁?”

  “你爹怎么会不答应,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最近有人故意要整我们林家,导致你爹生意上的资金周转不开,与我们一直交好的童家也早就撕破了脸,现在就指望着你去陆家换点钱,他还巴不得你快些嫁过去呢,这是你自己造的孽,也只能由你来承担了。”

  林夫人闭着眼睛,声音轻柔显得有气无力,完全没有平常高高在上的样子。林雨安注意到房间里点着安神用的熏香,也不忍心再拿自己的事去烦她了。

  正准备悄悄地离开,林夫人却又叫住了她:“你爹吩咐了,直到你嫁入陆府之前都不许出家门,以免再生事端,你就死了心乖乖的等三天后当新娘子吧。”

  “凭什么,我心里委屈还不能出去散散心吗?”

  “这是你爹的意思,谁又违抗得了他的命令。”

  林雨安自打出生起就没怎么见过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总是忙着做生意,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看看,没待多久就又走了。所以林雨安对自己的父亲也没什么感情,可是再怎么说她都是他的亲骨肉,他怎么就能这么的狠心呢?

  不仅婚礼提前,还不许她出门,林雨安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被卖过去的一样,指不定陆府的人还在暗地里笑话她呢。林雨安过去总认为有林夫人宠她,自己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可谁知道在一夜之间这堂堂的林家六小姐还要被卖去换林府的太平,林雨安这一回才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她想要反抗,可是她却没有一丝的力量,她的自由与任性都是林家给她的,没有了林家她就和街边的乞丐没什么不同。没有人会怜悯她,也没有人会来帮助她,谁让她是个女人呢?女人一生下来就注定是要依靠男人的,小的时候依靠父亲,大了的时候依靠丈夫,等老了就依靠儿子,谁又不是这样子过来的呢?

  又或者说,这世上会不会有某处地方,女人不用依靠男人也可以活?

  林雨安这么想着又摇了摇头,就连科举都不允许女人参加,还不让她们读书识字,她们要怎样才能在这个世上站得住脚呢?

  林雨安好奇的思考这些问题,等她回了自己的房间后还在想,好像自己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