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不灭——致我失去的人

第二章 2013年4月:猝不及防地降临

不灭——致我失去的人 浪平 2627 2017-11-15 02:45:21

  (江燃)

   她在慌乱中本能地瞪大了双眼,却又在刹那间安下心来。

  汗水从他的发际渗出,他闭着眼,睫毛颤抖得厉害。渐渐强烈起来的喘息从他的鼻腔里一阵一阵地朝她袭来,和她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他的味道强烈、充满诱惑,好闻到让人窒息。

  直到她快喘不过气,程尊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触电般地收回了肢体上的以及灵魂上的放纵。

  停留在他们之间的是短暂的空白,转而是巨大的震惊。

  程尊欲言又止。

  江燃不敢再多看他一眼,慌张地扶正书包肩带,逃也似地奔下了楼。

  她抄了一条僻静的校园外道,一路狂奔回到了宿舍。关上门的刹那,他睫毛颤动的画面又在脑海里暧昧地浮现出来。

  江燃双手捂住耳朵,拼命地摇晃脑袋以证明自己的清醒。可是她感到心脏就在嗓子眼的地方突突地跳,眼前不时地出现一阵阵眩晕,整个世界就好像宿舍天花板上的风扇一样呼呼地转。

  “你回来啦?”邓青龄擦着湿湿的头发从洗手间里出来。

  江燃吓了一跳。“嗯。”她故作镇定地回答。

  “我回来洗个头,你也要洗头吗?”

  “没,我今晚不上晚修,你替我盯着点。”

  “行,反正今晚不是班主任坐班。”邓青龄了解江燃的脾气,倒也乐意当她的“帮凶”。

  江燃洗了一个比平时水温要低的热水澡,出来时邓青龄已经去教室自习了。她走到阳台的洗漱台前,本想洗衣服,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

  只要一闭上眼,那个画面就在她脑海里生动地重播,脸就倏地变得滚烫——

  初吻。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肚轻轻摁在自己的嘴唇上,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复制出那个吻的触感。他所有的复杂的情绪,夹杂着紧张和生涩,是有那么一些用力了,但过分得恰到好处。淡淡的疼痛,不会让她害怕,但又足够唤醒少女内心蠢蠢欲动的关于爱情的渴望。

  “这是初吻啊。”她在心底小声地念,语气里有一种难以置信。

  反复而刻板的生活,以失败告终的反抗,在夜深人静时愈发作怪的渴望,都是青春时期情感洪流里的沙粒,一冲即散。因为一些人的存在和表态,日子好像忽然见了光,有了真正的颜色。

  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笑。

  再震惊也抵不住这后知后觉的兴奋。

  没有什么比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让人觉得圆满。亲吻就代表喜欢啊。她想。

  她晾好衣服,爬上床,小心翼翼地掖好了蚊帐。宿舍在晚自习期间会断电,但她打开了阳台门,外头的光线足够她辨认屋里一切陈设的轮廓,阵阵微风也代替了休息的风扇。她抱腿坐着,下巴抵在膝盖上,在被稀释了的黑暗里逐渐平静下来。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

  在一起?就是恋爱吗?恋爱的话,就是早恋?

  她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害怕和犹豫了。上课睡觉,逃晚修,只是她用来宣泄对这个班的不满的一种方式。在抽烟喝酒打架闹事这种原则性问题上,她丝毫不逾越。那么恋爱算什么?她承认在睡觉的时候也会想象一下自己的爱情,甚至在看见程尊的背影时也会想象如果他身边有一个自己会是多么的温馨,可是当这一切都只需要一个“想”字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时,她反而不安心了。

   更何况,有一个人,还始终卡在他们中间。

  (程尊)

  她很久都没有回音。

  程尊想起下午她从他面前低着头、红着脸慌忙跑开的样子,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唐突了。他甚至还有些后怕,如果当时恰好也有人绕远路走实验楼的楼道,看到这一幕,第二天他还不得连累着江燃一块上德育处领处分去?

  可是那一刻真的太痛快了,从他懂事起就学会察言观色的人生,何时何地能像这样把压抑的情感在另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身上释放得淋漓尽致,而那个人还恰好是他喜欢的女孩。

  女孩。

  好像离这最近的一次释放,是当初赵映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时,他丝毫没有犹豫地说了“是”。

   赵映?

  一个突如其来的名字,紧随其后的是那张依旧美得让人欲罢不能的脸。而这一切都不知从何时起变得陌生而疏远,以至于脑海中浮现出有关于她的一切时,竟还要花时间确认他是不是真的遇上过这样一个女孩。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自尊在较真。他拥有掌控一切的自信,习惯了对想要的东西不放手,但唯独对她的执着得不到任何回报。

  再撑下去毫无意义,他想。

  程尊又拿起手机。江燃的信息恰好在这个时候闯入视线——

  “她怎么办?”

  终归还是躲不掉对这个话题的解释。程尊有些许的失望,他原以为江燃会马上答应他,却没考虑到江燃也有她的顾虑。

  “我喜欢你。”

  发送以后,程尊又觉得这不算在正面回应江燃的问题。

  他轻轻合上眼,胸腔提上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去。然后睁开眼睛。

  “说出来你也许不信,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说喜欢她,其实只是面子在作怪罢了。我承认她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也承认我原本打算这样一直喜欢下去就好。可是遇见你以后,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喜欢不是故作专情地硬撑。我喜欢你,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喜欢,是觉得没有你我会不安会不习惯的那种喜欢。”

  好长好长的一段话。

  程尊和人聊天的时候总是采用最简短的回答,能说“嗯”的绝不说“是的”。他不喜欢在不需要太多讲究的事上画蛇添足,同时也觉得话总是说多错多,尽力简短就不必费力去想自己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可是这么长一段话,对着她,他编辑得丝毫不费力。

  原来把心事一吐为快,真的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他想。也许这也是他动心的原因——她总是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去信任。

  “那天观摩会结束的时候,我看见你用单反在很远的地方拍她。”

  程尊有点没反应过来。观摩会结束那天?他细细回想。

  “你是看见我在化妆间门口吗?”

  “嗯。”

  “那是我在调拍摄模式,当时几个学长学姐想在化妆间里合个影。我当时真的没有想别的。”

  “噢。”江燃回复。

  “所以呢?”程尊不知道这个“噢”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

  “嗯?”

  “我说喜欢你,其实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我应该意识到的。”

  “可是你没有。”

  “因为我喜欢你,我不希望你说喜欢我的时候后面还加一句愚人节快乐。”

  “你生气了对吗?”

  “我生的不止是这个气。”

  “你还气我没有帮你争取观摩会主持人。”

  “傻瓜,我是气你就因为这点事这么多天都不愿意找我聊天。”

  “你不会主动来找我吗?”

  “我下午不是主动去找你了吗?”

  那头忽然陷入一阵沉默。

  “害羞了?”他笑着问。

  “你难道不羞吗?!”江燃还配了一个破口大骂的表情,程尊脑补了一下她恼羞成怒的画面,忍不住又笑起来。

  “我羞什么啊,倒是你跑得挺快的。其实我当时有话对你说的。”

  “什么话?”

  “我……”程尊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我是想问这是你的初吻吗?”

  “当然是啊!还没跟你算账呢!初吻是要留给初恋的!”

  “反正我早晚是你的初恋。”他有一种莫名的穿透骨髓的自信。

  程尊想,如果此时此刻他在她身边就好了,那他一定会二话不说,又吻上去。

  他就是她的初恋,而她也是他的初恋。多好。

  “你想要和我在一起吗?我是认真的。”

  “想,想了很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