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人格猎人

第十六章:你养病,我看病,你是女的?!

人格猎人 撷莲子 2051 2017-12-07 23:38:06

  夏晨那天被吓得半死的青陆接回家后,就一脚送进了当地最大的医院里头去了。

  夏晨自幼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上树下水没她不敢做的,小碰小擦都正常,做了猎人之后偶尔给弄一刀子也是正常事,不过像现在这样一身伤痕,连脖子都叫人给割了去,还真的是头一遭。

  青陆是特别害怕夏晨受伤的,她身上多个小口子都能被他念叨几个星期,那天儿一眼见着夏晨身上都快没好肉了,血是走一路流一路,夏晨的脸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惨白,而青陆也是直接被吓白的。

  纵横人格界的元老级人物,一个快两米的大男人,抱着病床上不省人事的夏晨哭了快一个晚上。

  最后还是来紧急送钱的追黎给劝停下来,不过他瞅着被裹成木乃伊一样沉睡的夏晨,也是心头一扯。

  都是从小看到她长大成人的,这么重的伤,哪一个不得是心疼的直哭。

  追黎在得知夏晨在暮夏必经的那条街上后。就立马火烧屁股的去告诉了正在开会的青陆,可谁知那时候看在会议室外头的正是那几个老不死的助理,平常有事没事就爱给青陆使绊子。

  这一下看追黎急得那个死样,越是故作庄重,道会议不可打扰。

  最后还是追黎把那些人给揍得满地找牙了,才冲进去告诉的青陆。

  青陆一听,会也不开了,头也不回冲出去就去开车找夏晨。留下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吹胡子瞪眼。

  青陆自然也没顾得上捎上追黎,而追黎也必须得照料着公会和外头的咖啡馆,等他快把电话打爆了的时候,才接到青陆慌张的电话,让他赶紧带钱去xx医院。

  完了,都直接送医院了。

  再等他把事情都交代好带了钱过去后,病床上的夏晨都让他吓了一跳。

  两个大男人不知所措的看着彼此,再看看不出声紧闭着双眼的夏晨,彼此眼里的愤怒值蹭蹭蹭的往上升。

  追黎生气的是暗猎公会的女王太不要脸,居然对无辜的大小姐下这么狠的手,全然不知床上躺着的大小姐开枪时也是很凶残。

  而青陆恼怒的是,他知道那天夏晨身边肯定是有顾泊天跟着的,可是真的出事了顾泊天居然连个人影儿都见不着,这个臭小子果然是靠不住,肯定是一看夏晨和女王动手了,立马就夹尾巴跑了。

  因着这个缘故,本来顾泊天在恢复了人格后,打听着夏晨居然住院了,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去却被青陆黑着脸直接给丢了出去。

  “那时候跑得快,现在来干什么?”青陆咬着牙道,不肯听顾泊天的解释,直接锁门。

  顾泊天不死心,坐在门外一直守着,他十指插进自己的发里阴沉着脸,他对那天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只记得有一个黑衣服的女人从墙上跳下来,那个女人提着剑,而夏晨好像还带了枪……

  可是,该死的!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反应过来他居然就在自己的床上。

  这样的事不是没有过,可是已经很少数了!该死,偏偏是那么重要的时候。

  夏晨肯定是受了很重的伤……而那时,自己却似乎不在他的身边……

  愧疚足以折磨顾泊天。

  之后数天,青陆碍于身份必须回到公会,而追黎则是被留在了医院看护夏晨,夏晨也慢慢的苏醒了过来。这伤看着严重,其实就是唬人的,实在是因为失血过多才虚弱。

  青陆走之前指着门外不停道歉的顾泊天对追黎下了死命令,绝对不允许这个软蛋进去看夏晨。

  追黎不用青陆说。对顾泊天的好感从原来的高度一下子降到谷底。

  于是每天追黎就跟防贼一样防着顾泊天,杜绝他所有可能和夏晨接触的机会,而夏晨也真的是不知道有顾泊天一直苦苦在门外请求见面。

  夏晨对这次受伤主要就是觉得丢人,非常的丢人,而且还让青陆真的狠狠担心了一把,所以她也没脸提什么病房太闷想出院的要求,一心一意老老实实的看着病房窗外的小麻雀发呆。

  这一次的失败才是真的让她知道自己有多嫩了。

  你用枪,自以为杀伤力大,可你二十几颗子弹下去人家全给躲了,而且人家狠起来都不给你换子弹的机会。

  而且身手差异也大,不是一般的大,夏晨深切反省了自己的鲁莽,并感谢了上苍没收掉她的小命和人格。

  阿弥豆腐。阿门阿门。

  一直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又老是晚上做噩梦,一觉睡醒衣服都汗哒哒的黏在身上,夏晨实在是受不了了,拜托了追黎回家去拿自己的睡衣。

  追黎出门,提醒夏晨一定要锁好门,再三确认顾泊天那个小子不在附近以后,闪出了医院。

  与此同时,躲在垃圾桶后头的顾泊天板着脸起了身,他这几天做足了心理准备,他决定一定要和夏晨好好道歉。

  他在门口,握着冰凉的门把手。挣扎着又一次在脑子里迅速的把全套说辞都背了一遍,然后缓缓扭了把手。

  “夏晨,对不起。那一天我——”顾泊天开口,抬眼。

  彼时,一身汗臭的夏晨才脱了上衣,白皙的肌肤上是深陷精致的两道锁骨,其下白嫩嫩的袒露着勉强谈得上丰满的胸部,虽然不大但也明显符合女性特征。

  夏晨一惊,扭过头望着顾泊天,呆了。

  顾泊天望望夏晨帅气的小脸,再僵硬的望望他的胸膛,心理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炸开了。

  “对,对,对,对,对……”顾泊天结巴着,握着门把手的手颤抖着,“对不起!!!”他一直板着的脸猛地涨的通红,甩手“砰”的把门关了起来。

  春光外现的夏晨石化在了床上,呆呆地望着紧闭的大门……

  那是,顾泊天,没错吧?

  背靠着大门使劲大喘的顾泊天连耳朵根都烫的不像话,刚才看见的那一幕在他脑海里不断的重播,重播……

  那是,胸吧?

  胸肌?

  看起来很柔软的……胸肌?

  男人有胸肌?有的吧……胸肌?

  男人?女人?

  夏晨是,女人?

  顾泊天感觉自己的心里,那只一直冷傲冬眠的小鹿,像突然吃了兴奋剂一样的开始东撞西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