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与你流年

第七章 不速之客

与你流年 弓弓南木 1769 2017-12-07 17:58:04

  (一)

  我是夏绿。

  我喜欢的女孩说她要寻找一个答案,否则她宁愿在原地继续等待他。于是一个礼拜之前,我来到了B市,帮程千里寻找陆瑾年。

  现在我跟着陆瑾年偷偷来到了齐家。

  我的视线追随着陆瑾年,但是一声尖锐的女声让我忍不住掏掏耳朵。心想除了陆瑜月,竟然还有其他女人可以发出如此刺耳的声音,我把眼睛移向声音的发出地。

  一个小个子女孩娇声娇气地哭着,愤恨地用手指着旁边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子。我忍不住仔细观察这个被指着的女孩子:她的眼泪挂在睫间,仿佛随时会滴落,神色委屈极了。如果不是我恰好捕捉到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狡黠,相信我也会被她乖巧可怜的样子欺骗。但是显然其他人就没本大爷这么机智了,我看了不远处的陆瑾年一眼,不动声色地跟着他一起靠近。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一个看起来较为年长的男人看起来愤怒极了。旁边站着一个青年一脸震惊。

  “爸爸,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小个子女生继续用她尖锐的女声刺激着我的耳膜,不顾旁边死命拉着她的女人继续嚷嚷:“许毓姓许又不姓齐!凭什么大家都要宠着她?我看她就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啪”她爸爸用一个巴掌告诉她什么叫做闭嘴,然后手指着她“你,你,你……”被气得几乎晕过去。

  原来旁边的女生叫许毓。她抬起头看着小个子女生,让周围的人看清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大大的委屈与痛苦。一个看上去稍微年长的女人冲开人群迅速地抱住许毓,旁边扶着她的人我认识,是今晚聚会的主人公齐清言,他们旁边一脸隐忍的人是我的老熟人了,齐向。

  我瞬间明白了这些人相互之间的关系。有意思。

  “够了!”齐清远稳重的声音底下是满满的怒气:“大哥,这些年许毓这孩子优秀乖巧相信你们都看在眼里,在我心里我爱护她就如同我的亲生女儿。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尊重她。”

  “清言,小梦这些年被我宠坏了,其实这孩子本质不坏。今天的事是当哥哥的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弟妹和苗苗。”齐家大伯拉着齐梦语气低沉而愧疚。齐梦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眶里泪水打着转,转身就冲了出去。紧接着旁边一直抱着齐梦的齐家大伯母追了出去。

  许毓从自己妈妈身后走出来,虽然眼里仍然挂着泪,努力挤出笑容说:

  “都是苗苗不好,好好的聚会都搞砸了。”

  一副我见犹怜的自责样子,我感觉周围人的心都被揪起来了。

  “都是齐梦这个孩子不懂事。苗苗,改天大伯一定绑着她来给你道歉!”眼看着齐家大伯脸上的愧疚越来越浓,许毓乖巧得让在座的人都心疼,就越发显得齐梦不懂事。

  看着在场各位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许,旁边一直噤声的齐家三叔赶紧拱着齐向打起了圆场,齐清言忙着哄自己夫人也就不做计较。

  我仍然观察着许毓,她佯装擦着眼泪,唇角却悄悄露出了一丝的得逞的笑,有趣极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在她的身上仿佛看到了程千里的影子。同时我发现陆瑾年一直皱着眉看着她,手里还抱着那只蠢猫。

  (二)

  我是许毓。

  我刚经历了一场羞辱,但是这个场景我几乎已经习以为常,不过是一个被惯坏了的熊孩子,我太明白该用什么方法对付齐梦了。

  我一眼就看到了瑾瑜,他站在不远处,皱着眉欲言又止的样子,耳钉上的钻石闪着清冷的光。

  “你到了怎么没联系我啊?”我跑过去心虚地吐着舌头问他,低头却对上一双火红的眸子,吓了我一跳。这是一只全身黑漆漆的大猫,只有一双眼睛红得妖冶。奇怪的是,看着这双眼睛,我竟然觉得有些熟悉。

  “今天很漂亮。”他展开自己皱着的眉,我也不知道他指的是刚才发生的事还是精心打扮后的我。

  我的脸大概又开始红了,就好奇地看着他怀里的猫转移话题:

  “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

  “来的时候路上捡的。”瑾瑜抓着大黑猫的后颈皮把它提了起来,问我:“沉死了,要抱抱看吗?”

  “不了不了。”我瞅了一眼空中疯狂反抗的大黑猫赶紧摇头,努力把视线从它那双诡异的眼睛上移开,看向瑾瑜身后问:“阿华呢?他怎么没来?”

  “店里太忙,他走不开。”他嫌弃一般地随意把黑猫按回怀里。

  “啊,这个时间客人肯定很多哦。”我轻笑着,又有点埋怨他刚才的袖手旁观:“假如她在,刚才该仗义直言了吧。”

  瑾瑜听了神色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怀里的黑猫仿佛感应到了也安静下来。

  “抱歉……我想刚才是你的家事。”

  “我只是没忍住把阿华的女侠形象带入了。”意料之中的回答,我笑着不在意道:“再说我自己又不是搞不定。”

  “你搞定得我都要为你拍手叫好了。”一个陌生的男声传来。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短发,慵懒地朝我们走过来,看向我的眼睛充满了促狭。

  “我?”仔细地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万遍,我发誓我不认识他。

  “你好许毓,我是夏绿。”他露出自己的小虎牙,笑着朝我伸出手,又斜着眼睛撇了一眼瑾瑜:“陆瑾年,真是好久不见。”

  我发现瑾瑜又皱起了眉,怀里的黑猫弓着身子朝夏绿发出“咕噜”的声音。我迟疑地看着他伸出来的手。

  “呵呵。”他丝毫不介意地笑着收回自己的手,貌似随意地说:“蠢猫,再乱叫,本大爷就把你的胡子拔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