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白仓上神,你夫君来了

第36章 你以为你是谁,怪物怪物

白仓上神,你夫君来了 寒凉公子 3144 2017-12-07 23:53:22

  小竹是被冻醒的,一盆冷水从头顶淋了个湿透,冷入骨寒意阵阵侵入。一睁眼,眼前有位穿着华丽二十来岁少年郎,小竹眸子收缩了,惊涛骇浪过后是害怕,记忆撕开来。

  没和别人说起过,其实小竹的记忆能力比一般人好,看到眼前这人,三年前的他日日夜夜被这人林府唯一一个少爷林一惊,他是小竹在林府邸上落在骨子里噩梦,挥之不去。

  林一惊长得仪表堂堂的容貌,他生母也不是善哉之人不仅靠美貌脸蛋当上林府当家主母位子,也没人晃动到她在林府地位,哪怕林府家主好色多娶几房小妾,却是没有一房小妾生下半个儿子。

  “你们?”小竹出了声,异常嘶哑好似一把火把嗓子烧坏了,口渴极了肚子也空空很是难受,没想到一觉醒来看到噩梦里头人在面前,背后出了一身虚汗。

  “才三年不见,小杂种长大了些,反倒是忘了我们在林府里过活日子了。见了本少爷不请安吗,小杂种还真不懂礼数了?”林一惊一脚踹向小竹肚子。

  “我不是小杂种,我有名字,是白仓帮我取的名字,小竹。”跟在白仓这些日子,小竹憧憬过,更是把之前养成畏手畏脚样子改掉了,哪怕见了林一惊也要如死士视死如归。

  “没想到小杂种也有名字,你配吗?真晦气,还以为会死在外头,没死也好,父亲说留着你可有用处!”

  才三年不见,这小杂种胆子肥了,敢顶嘴了。林一惊不解气连踢了几脚,地上那小杂种护着腹部曲成一团,心悦不已。

  “还真是狗杂种一个,就要踩在脚下。”

  门外送饭来的林丁,连忙把手提过了饭菜放在一处,急急忙忙地说道:“少爷,使不得,使不得。”

  “林丁,好大狗蛋,你是要护着这狗杂种吗?要和我作对了,林府以后还不是我说了算,本少爷才是主子处置一个狗杂种还不可以吗?”

  “少爷先息怒啊,小的不是护着他,是不能误了家主大事。这小竹表少爷伤着磕着碰着流了血,到秋节月圆之夜少了一滴血都耽误大事。”

  “这事我也听父亲说了,”林一惊想到了林丁唤小竹尊称了,呵斥道,“小竹表少爷!我哪有表兄弟,这狗杂种他也配吗?”

  “小的口误,讨打。”林丁直接往脸上扇了两巴掌。

  “好了,饶了你,倘若再说错了一个字,你那舌头也不要留下来。”

  “是,是,小的多谢少爷饶了小的一条贱命!”

  “我怎么在这里,白仓呢?”小竹偎在墙角靠着,动一下又是一阵一阵疼痛。

  白仓,白仓,你在哪里了?小竹怕极了,以后会乖乖听话,不惹你生气,白仓你不要发怒,也不要不要小竹。

  当初这小竹瘦瘦弱弱,不堪一击打成奄奄一息后,林一惊吓了一乍怕父亲责怪,叫来身边一个小肆把人直接扔在外头。哪有想到今年有名唤吴法师江湖术士前来投靠父亲,此人能占卜天地万物,料事如神,亦是有换天改命之术。而吴法师占了一卦直言道改命缺一味药引子——人非人妖非妖,引其血入体内,重铸血肉之躯,寿命延绵可天地齐寿,日月同庚。故而,林家主才费尽心机也要找到小竹。

  林一惊也不殴打小竹了,地上的人还真想是苟延残喘的一条狗,如同踩死蝼蚁般。小竹口里白仓又是何方神圣,很是稀奇,道:“狗杂种,你口里白仓是谁?难不成你指望他过来看你半死不活这熊样。”

  小竹不做声了,手脚好似使不上力气,要么是饿到无力,这不像早些年在外头流浪饿一天三天没力气这副样子,跟了白仓这段时间,耳濡目染也懂些药理,八成是被下了药了。

  一旁林丁回话道:“回少爷的话,这个白仓乃是收养了小竹表,狗东西的那个人。少爷,也是白仓他亲自将这狗杂种抱过来给小的,才顺利送到府上,给了家主一个交代好在也误了家主大事。”

  “听听,谁会收留这狗杂种,白吃白喝养着呢。三年前让你这狗杂种在外头自生自灭,没想到这么久还死不了,好在也没耽误了父亲的大事!”

  “骗人,白仓不会不要我。”这话是小竹用尽了力气大吼。怎么可能,又怎么会呢!是假的,不能信,白仓说过小竹是可以留在他身边,小竹在这呢,他们说的是假的,小竹才不听呢。

  “骗你干嘛,你这种怪物活着,早晚祸害人,谁会收留你······”

  小竹耳里不想听这些,白仓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心好痛,痛得撕心裂肺,眼眶发酸想哭出来。可是白仓不喜欢小竹哭泣,小竹不能哭,像小女娃一样抽抽搭搭,会惹白仓讨厌。讨厌了,泪还是止不住流出来了,之前小竹在街头受了委屈被一群人虐打也不曾掉泪,如今越来越像足了小女娃哭哭啼啼,白仓一定是不喜欢小竹了。

  从进了林府,小竹日日夜夜呆在柴房里面,林府那位少爷是没找他麻烦了,一个人静静坐在黑暗无光的角落似要融入那黑暗里,眼光还是望着白天从门缝里照进了光芒,等着白仓推门踏进来,心里不相信白仓不要自己了。左脚腕上铐一条铁链,有一丈长,铁链另一段镶嵌在墙内牢不可破。

  每日的三餐端上来都是色味俱佳饭菜,有鱼有肉,扑鼻而来饭菜味令人大快朵颐。一口一口吃饭,可是泪水一滴一滴溢出来,手胡乱一擦,擦不完泪止不住。

  白仓,我不要留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才过来带小竹走呢?小竹怕一个人留在这里,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外头时而有烈风如野兽在嘶吼咆哮,怕,很怕,一到了晚上都不敢睡下。

  白仓,听他们说,到了秋节,月圆之夜那天晚上会在府上举行盛大仪式,到时候我身上的血都要一滴一滴流光,说是用我的血来做药引子。

  三天三夜了,离月圆之夜也还剩下三天不到了,白仓你还是没有来带小竹走呢!怎么办,白仓,小竹即便在林府吃香喝辣的,还是不开心,因为我怕吃饱喝足后,到了月圆之夜那晚上流出来的血太多了,小竹还是怕疼。

  想绝食了呢,可是万一白仓过来了,小竹不吃不喝绝食饿死了,白仓来了见到小竹一具冰冷的躯体肯定是伤心极了,还是不愿白仓伤心难过。白仓伤心难过了,小竹也会伤心难过,可是,白仓,你能快些来吗?我怕极了,很想念和白仓在一起的日子,白仓会护着小竹,小竹第一次被人抱过,第一次被人用暖烘烘背背过,第一次被人喂食过,嗯,怎么数都有很多第一次都是白仓给了小竹,小竹很开心。

  白仓,听他们说是你不要了我了,是你亲自把我交出去,小竹不难受,小竹才没有哭,一点都没难过。白仓,你肯定是在和小竹闹着玩儿,是不是小竹没乖乖地听话,你生气了才要把小竹送人。白仓,你可以再收留小竹一下吗,小竹发誓好了,会听白仓你的话了,不要不要小竹,可以吗?

  没事的,白仓,小竹现在变乖乖了,现在离月圆之夜只剩下一天了,白仓,你看小竹都没有哭了,不再流泪了。其实,小竹又哭的,不过是哭着哭着泪流干了,看,以后,白仓你再也不能说小竹是爱哭鬼了,小竹想哭也没泪流下来了。

  白仓,小竹觉得你不过来带小竹离开也很好了。他们喂了小竹吃了迷药了,手脚更没力气了,使不上劲也随便他们两个人将身体按在十字架木桩上又用铁链拴住,想和他们说一声,用不了铁链对付小竹一个小孩子,现在浑身没力,更别说门口守卫四个大汉子,小竹是逃不了了。

  就是,有些想念白仓,如果能在永远合上双眸时候见上一面,便不遗憾了,最近想到了很多事呢。流浪日子不好,不过也有开心自娱自乐几天,比如悄悄地听墙角听说书人说有趣的小本子,有次说到若是一个人临死前不能实现生前所想做的事就会死也瞑目,不过小竹没有多想见到白仓了,身上这番狼狈样,白仓肯定会嘲笑小竹,或者责骂小竹不听话受苦了吧。

  听他们说等到了月圆之时,要用刀子割我血出来,到时候小竹也解脱了,不再是一个人孤零零活着,柴房里好黑好怕,也没有白仓陪着,因为白仓不要小竹了呀,是小竹不听话,讨人厌恶了。心也生病了,不知道怎么就疼的厉害,不过没关系。人死了是到阴间吗,小竹留在这世上还是到了阴间都还是一个人,到阴间还会喝下孟婆汤,小竹也会乖乖喝光光。

  小竹是不想喝孟婆汤的,不过不喝好像不行,和白仓在一块真的很开心,在阴间没白仓陪在一起和现在一样,心痛如刀尖一道道割开来,很疼痛,还是喝下吧,忘了便不难受了,忘了便不痛了。

  月快圆了,朦胧中,一刀一刀在手腕上化过,忍着,不难过,没难过,一下下便好了,慢慢地闭上了双眼,眼眶有什么在涌出来,顺着流下尝过才知是盐味儿,还是难受到流出了泪,泪也是最后一次流出来了,以后小竹不再流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