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白仓上神,你夫君来了

第24章 无微不至的照顾

白仓上神,你夫君来了 寒凉公子 2055 2017-11-15 00:53:02

  日出东方,白仓一醒来,抚摸下小竹额头,不发热了再喝副药汤就好。

  “白仓,白仓,白仓。”

  梦呓般喃喃低语,又是做噩梦了,小脸蛋儿不舒服皱眉头。

  “小竹,不怕不怕,白仓在。”

  小竹得到回应,满意舒展了眉头,再次沉沉入梦里。

  煮好了早饭,端上饭桌上,饭菜香味浓郁,吕绿睁开双眼一股溜下塌,快速坐在饭桌前,动手开吃。

  “先漱洗,再吃饭。”

  “好吧。”吕绿忍住饭香味儿,抱起一旁小黑,“小黑,我们听白仓大人话,你也漱口一下,小小年纪养好习性。”

  “……”可以选择听不懂不,吃饱喝足就睡到自然醒,比较好。

  “小黑要养成胖胖小黑鸡。”

  吕绿棒了一把温水泼脸上,取方布拭去脸上水渍,又让小黑漱漱口后,一方布整个盖住了他头,细心呵护给他擦擦嘴巴,顺便拭了一下毛,擦净两只鸡爪子。

  粗鲁动作,和白仓对待小竹一比较,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看吕绿长得没高大威猛,羸弱个子,别说他还是力道无穷。日日夜夜魔爪力劲大,小黑不是一般的小鸡,不然成尸骨一具。

  刚开始反抗几下,受罪不小,之后小黑自知是反抗无效后,随他乐呵呵。

  那边白仓打盆温水搁在床旁,对上小竹眼眸,小竹觉得自己是男子汉了,洗脸漱口亲自来。

  “白仓,我自己来。”接过白布胡乱擦一把脸。

  白仓乐了,上前一步帮忙,道:“无须和我客气,照顾好小竹,很乐意效劳。”

  “……”

  “再扎好发,我们去吃早饭。”

  额首,任白仓给扎好发,又套上厚外衣,穿上鞋子。

  吃饭时,吕绿早早坐好,一旁放个小碗,是用竹节一截成光滑细腻小碗,这小碗是吕绿特意给小黑弄一个,花了两日,手扎破了几十小口。

  “小竹病好了吗?”昨日夜里吕绿醒过一次,看了白仓夜里没睡在照顾小竹,本来吕绿也困极了,睁开眼一下下又睡下了。

  “好多了。”白仓牵过小竹手,突然一把抱过小竹放在凳上。

  吕绿心直冒醋酸,道:“白仓,你等下不会是,还一口一口给他喂饭吧。”

  “嗯。”生病了人,给予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要自己吃饭。”

  “好好好,小竹自己吃。”

  “白仓,我家小黑也很乖哦,你看他都自己吃饭,没怎么操心!”吕绿收留小黑后,不忘夸夸他养的小黑。意思是快来羡慕嫉妒恨吧,小黑好可爱多了,养着多有意思。

  “……”

  “……”

  “……”

  白仓和小竹吃饭中;小黑埋头苦吃,听不到听不到。

  饱食餍足,院里吕绿坐在石台阶上逗小黑玩。小竹站在梁柱后,目光呆滞的方向是厨房那处。白仓一人在洗碗,清理一下炕灶。

  “小竹,怎么不回去床上躺好。天凉了,你病才刚好,等下又生病了。”白仓手摸摸小竹额头,不热不冷了。

  “白仓,躺在床上闷,不想。”

  “那我们到院子里晒一下日光,暖和暖和。”白仓说着搬来木塌放在院里,细心垫上被褥,招手唤小竹道:“小竹,过来这边。”

  小竹颠颠小跑过来,白仓抱起来,放到木塌平躺。

  冬日清晨过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身上,很是惬意。

  “白仓,你们两个人也太忽视我这个大活人了,就这么把我床搬出来。”

  小竹可以躺着晒太阳,吕绿心里是超级不爽。都是被白仓收留下来,这待遇相差也太有区别对待了,不过小竹是小孩子是不该多斤斤计较,但是也不能太过了呀,这很明显是偏心,偏心偏过头了。

  白仓不察觉有什么做错了,顺心走,按心意,想这般对小竹好,说道:”你住的我的,吃我的,这木塌也是我的,小竹的病才刚好,你让他一下下。”

  “白仓,我住你这儿,到时候给你银两。就不算白吃白喝之人了。”吕绿这回出来是没多带银两,带的银两在找寻白仓路途中都花光光了,他这人向来是大手大脚不懂节省钱财来之不易,家里是大把大把银两从小随意乱花,用之不完。有爹疼娘爱,姐姐护着,被照顾得无微不至。

  “不用给我银两,我不缺银两,会自己挣钱养家。吕绿,你什么时候回家去?”

  “打扰你了?”

  不是吗,就是打扰了。不喜欢。小黑心里腹诽默默道。

  白仓觉得不打扰,就是照顾一个小的,日后还多个大的,忙前忙后有些忙不过来,也不好直接表明,做人要委婉点,说来之前吕绿也帮过他,人情还在。

  吕绿轻拍小黑背上毛,接着说道:“白仓你都养了一个人,再多养一个人,又何妨!”

  白仓回一句道:“小竹好养活。”不挑食,不闹腾,乖巧懂事。

  “我,也很好养。小黑也一样。”

  “你家里人担心你,还是早些回去吧!在外头险恶万分不比家里,玩乐差不多该回去了。”

  “不回去!”吕绿抱怨道,白仓整颗心都向着小竹了。

  白仓劝说不成,只道:“罢了,等你过段时日玩腻了,再走也不迟。”

  小竹那双黑眼珠子溜溜转,心道:“吕绿快点离开,白仓就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白仓待自己这般好,如果哪天白仓不要自己了怎么办,会活不下去,一个人真的很难过,没人抱,没人背,没人哄着,没人呵护着,心也是冷丝丝冰凉凉,全身透心寒冷冰凉不能自已。要听白仓话,不惹他生气,乖乖了听话,一定会和白仓在一起长久长久,真好。

  此时,小竹不知道他现在听话乖巧后,白仓就会一定是一辈子照顾他。

  当一个人命定劫数降临之际,避不开也躲不过,拥有过后活活剥夺之后,人是被重重伤过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痛是刺骨裂心般,是怨亦恨,一夜间承受世间巨大痛楚,成无心之人,只因心再无一人。

  想问一句为什么,想问之人不再陪着自己身侧,听不到他温润的轻哄声,连声音喊叫是沙哑,只因喊哑了无力,随即是任由他人摆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