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生死谁来定之死神与天使的爱恨

第4章 谁是谁非 (下)

  零晨1点,炎的车刚停在大门口,大门上的屏幕就自动开了,里面林洋的影像走了出来说:“炎,你进来坐坐。”说完影像关闭。

  炎望着安琪严肃的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安琪点了点头。

  自动门刚一打开,林洋走到门口表情严肃的对安琪说:“跪下,望天请罪。”

  安琪转身跪在门口望着天空说:“天神请罪”,双手拿着钻石握在胸前小声的念着:“钻石钻石,我有罪吗?我错在哪里?”钻石发出了一道淡红色的光屏幕,里面出现了案发的经过。

  (出租车上夜猫坐在司机旁边说:“去贵味餐厅。”刘国艳单手抱着陈丽问:“你要去吃宵夜吗?”陈丽回答:“我有点饿了,”艳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说:“去吧。”夜鹰跟艳丽坐在后车位上,头望着窗外露出了诡异的表情。车停在餐厅门口,艳丽身体摇摇晃晃的下了车,她俩眼睛都眯着的看了一下餐厅招牌,夜猫夜鹰各自搂着她们走去餐厅旁边的酒店。在一个房间里四个男女发生了关系,还拍下视频,还帮她们打了针。(钻石是不会放影色情情节的)等艳和丽醒过来房间已剩下她俩在,丽望了一下床上的处女红,大哭起来说:“都是你害的。”艳拉起被子抱着丽说:“对不起,可是我也是受害者啊!”强忍着泪水拍拍丽的后背接着问:“很痛吗?”“嗯,心里更痛。我父亲要我嫁给富二代,相亲时对方只有一个无理要求,就是要取处女。我觉得他在怀疑我,不尊重我,所以推了这门亲事,本来我是喜欢他的,现在这样子怎么嫁啊?”“放心,我带你去医院修复***。”“这不是骗人吗?”“谎言重要还是爱情重要?”“我不懂?”电视机突然亮起来,夜鹰的影像从屏幕走了出来说:“我帮你们拍了精彩的视频,要不要看?”艳对着夜鹰影像大声说:“坏男人,休想侮辱我们,我会一种删除技术,你不会得惩的。”丽在一旁惊叹的发出了一声:“啊?”丽心想:艳每次出去玩,怪不得都没有负面新闻出现过,原来是这样。夜鹰大笑起来:“你们太单纯了吧?你看看这是什么?”他从衣服袋里拿出一支输液器说:“这里面有一种病毒,已经帮你们注射了,如果没有我的解药,一个月后你们就会突然暴毙。呵!不想死就乖乖听话。”丽含着泪说:“我没有钱给你。”夜鹰抽了一下嘴角说:“钱我比你们多,我只要你们为我办事。哈哈哈!”艳大力的拍了一下床“休想,不可能控制我。”丽这一听神志混乱的左右手拿起了衣服穿起来,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跑上了酒店楼顶,艳跟着也冲了上去,正在丽差不多跑到天台边的时候,艳一手拉住了丽的手喊道:“别做傻事。”之后艳抱住了丽的腰俩人双双倒地,坐在天台边上,艳一手搭在丽的肩上说:“相信我,会没事的。”丽大力的挥开了艳的手说:“要不是你带我见这样的网友,我会这样吗?都是你的错。”艳站了起来伸出手说:“对不起,叫安琪帮忙吧!”丽无视了她的手自己站起来说:“这绝对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一阵风吹过,陈丽的短发在风中零乱的拍打着她的脸,她望向天空,定眼看着月亮,泪水从脸上流淌着,慢慢的往后一步一步的后退着轻唱起来:“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歌曲:《独上西楼》歌手:邓丽君)唱完她快速的向艳那边跑过去,(她自己是不想艳跟她一起死的)艳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她,冲力太大,两人双双堕落。落下的时间里,丽望着艳说:“我爸爸不要我了。”艳望着丽说:“朋友再见。”)

  安琪一边看一边抽泣着,双肩颤动着,双手已经没力拿着钻石,跌坐在地上。

  她母亲和女佣一起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安琪坐在地上,连忙一边拉起安琪一边说:“快起来,你想想自己是不是救错人了?”

  安琪望向天空压抑着怒火,突然大声喊道:“我没错!”

  母亲一只手搂着安琪的肩一只手拉着她的手说:“傻孩子,好心做坏事了。”

  安琪很不明白的摇摇头(她心里想,难道救人也有错?),跟着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

  林洋说:“炎来坐。小张上茶。(女佣张闲39岁未婚)”

  “好的”女佣一一上完茶就走入厨房忙去了。

  林洋喝了一口茶叹息道:“蝴蝶效应。自己回房间面壁思过去,素蛾(安琪母亲)不准给饭她吃,让她喝牛奶。”

  “尊者(林洋),初犯给个机会她补救好吗?”素蛾向林洋说完回头对着安琪说:“你之后会知道,钻石是不会告诉你的。走,我们去房间。”素蛾拉着安琪回了房间。

  林洋又喝了一口茶眉头一皱说:“让你见笑了。”

  “是我没做好本职工作,”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哪里哪里,我这女儿就是被她母亲宠坏的,独女有公主脾气啊!多多包涵。”

  “好,伯父我先回去。”说完炎起身回家了。

  隔天,炎跟安琪去医院探病。

  安琪来到病床前问:“好点了吗?”

  陈丽怒盯了艳一眼说:“好些了。”

  “不能怪我啊!这不是你推我下去的吗?”艳很委屈的说。

  “我没有。我本来不是想往你的方向跑的,当时后面有一股力量使我撞上了你。”

  艳说:“什么力量?”

  丽说:“我也不知道。我没必要拉着你一起跳楼的啊。”

  炎走到丽的床前说:“应该是我弟,燚在推动。但我还需查一下才能确定。”

  艳望向炎问:“你们怎么会看到我们的灵魂?”

  丽接着说:“安琪你是怎么会救人的?”

  “无可奉告,”炎和安琪齐声说道。

  “那你们帮帮我们好吗?我们中毒了,怎么办?”丽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说着。

  安琪问:“什么毒?”

  丽含着泪水说道:“医生说他们也查不出来是什么毒。”

  艳的眼睛起火了,紧握着手说:“我去把那两个坏男人揪出来。”

  “没用的,主谋另有其人。”炎坐在椅子上说。

  艳弹跳了一下手拍着床说:“都是你弟,还让我背锅。”

  丽问:“这始作佣者到底是谁?”

  炎拍着自已的胸说:“是我。对不起。”

  安琪看到炎这么自责连忙走过去安慰道:“别别,不是你的错,”望向艳和丽说:“我们会去查,还你们一个公道的。”(大家心知肚明,不能报警,因为名门皇族是不能有负面新闻,林洋按排的是秘密病房,只有内部人员和家属知道。)

  一听安琪这么说,艳平静了下来轻轻的说:“等你们好消息。”

  安琪在床边按了一下电视机的开关,电视机那边传来一个女播音员的声音:“特别报道:昨晚零晨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光的屏幕里在播放车祸的视频,安琪和炎走在屏幕前看。

  一声巨响之后火花冲天,两辆出租车里漂出了三个灵魂,安琪探头张大眼一看,是昨晚钻石影像里的那两个男人和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司机。安琪头一晕脚软了一下站不稳,炎站在她旁边立刻抱着她的肩低头对她说:“明白?太迟了。蝴蝶效应。”

  安琪双手按着自己的头摇晃着说:“错了,是我做错了,对不起那个司机。”

  炎拍拍她的肩说:“你想错了。”

  “这又不对,那又是错,到底要怎样做?”安琪很无奈的问。

  此时电视播放着:救护车和消防车,警车赶到现场,救生员一一的把人救出来。场面很混乱。幸好夜深人静没有围观群众,经过的车辆也没有停下来。

  播音员说:“两出租车相撞,车祸三死一伤,一名空车司机当场死亡,一名载着乘客的司机重伤,两名乘客送医院途中死亡。死者已送殡仪馆。伤者已送上海医院。事故有待警方调查。”

  安琪眼睛特别厉害的看到了画面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两个人,他们一男一女身上的光一红一蓝,只有神人才看见的光,是天使小雀和死神司徒学长在使用法力救人和招魂。(这些情节安琪是不会说出来的)

  安琪流着泪问炎:“夜鹰和夜猫不该死吗?”

  艳和丽挣先回答:“都该死,活该。”

  “跟我去你爸的办公室。”一边说一边搂着安琪的肩走出了病房。

  办公室里林洋正在看电视,安琪和炎来到,刚播放完车祸的新闻,林洋关了电视之后跟炎说:“请坐。”炎坐到沙发上。

  安琪突然脚一软跪在地上说:“父亲我错了,对不起!”

  林洋走到安琪面前严肃的说:“对不起的不是我。你好好想想。”

  安琪左手抪着眼泪说:“蝴蝶效应,又像铁链那样一环扣一环。那两个坏家伙做了替死鬼。我对不起夜鹰和夜猫还有那个司机。”

  林洋拉起了安琪说:“嗯!听听炎怎么说。”

  炎放下了手中的钻石说:“他们罪不致死。如果艳和丽不死,以后会有更多的人会因她们而死。”

  林洋走到办公椅子旁拍了一下桌子坐下说:“起来,去坐,还不知错?”

  安琪坐到炎坐着的同一张沙发上说:“知道一半,司机为何死?”

  炎说:“他在遇到夜鹰的出租车之前,先撞死了一个路人,(因为跟他老婆在电话里吵架,心情不好开快车,)逃逸途中因为精神恍惚才撞上夜鹰的出租车。”

  安琪愤怒的瞪大眼睛说:“他该死。”

  林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嗯!”

  安琪望着林洋问:“艳和丽中的毒怎么解?”

  林洋说:“医院没有解药。”

  安琪转头望着炎问:“你有办法吗?”

  “没有,那两个家伙都死了,我问问钻石吧。”炎伸手握着钻石问:“钻石钻石,请告诉我,艳和丽中的毒怎么解?”

  钻石发出了一道淡蓝色的光屏幕,显示着几行字:(黑毒是恐怖组织研发的一种新型病毒,人类注射后一个月内死亡。解药只有内部成员持有。)

  看完炎说:“我先从拍视频的那个人开始查起。”

  林洋说:“安琪跟炎一起调查。给你一个考验。”

  “好的,父亲,我会将功赎罪。”

  林洋说:“前因后果,有生必死,生生死死,循环不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