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暖妻归来:总裁追爱记

第三章 曾相识

暖妻归来:总裁追爱记 易安期 2037 2017-10-12 21:42:59

  车子急驶在路上,看着不断向后远去的竹林。许深楚眼前又出现了那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好像……莫澜如!

  “吱````````”车子急刹停在路旁,脑袋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叫嚣“回去,回去!是不是她!”理智却告诉他十年了,应该放下了。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直冒。

  “砰”她的无情,他已经不想再尝试一遍了。车子又继续上路了,只是速度更快了。许深楚紧珉的嘴角,泄露了他复杂的心情。

  “总裁”何特助一见老板进门,赶紧跟上。只是老板的心情好像并不阳光啊。

  进了电梯,不说话!进了办公室,不说话!递上了咖啡,不说话!何特助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十分忐忑啊。默默祈祷,老板说话呀~说话呀~不说话能让我出去不?办公室弥漫着一股冷气,鸡皮疙瘩爬上了何特助的手臂,可是他不敢动呀!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那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霓虹。我打开你离别时送我的信件。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总裁皱着的眉头松了松。

  “喂”语气冰冷

  “喂,大哥。你怎么了?心情不好?我已经登机了,还有四个小时到达H市,你要来接我吧?妈妈呢?”

  看着总裁递过来的眼神,何特助终于可以打开门逃离这里了。出了门赶紧搓了搓手臂。

  “嗯”

  “有没有欢迎晚宴呀?”许妍楚调皮的问

  “没有,‘笋子炒肉’到是有,喜欢吗?”

  “大哥,我说着玩呢。笋子就算了吧,我不爱吃,嘿嘿。好了好了,挂了挂了。拜拜~”低头看了看桌上一堆的文件,倒在椅子上,眼睛闭着,突然好累。

  “深深,快呀~快呀~他们超过我们了”臭丫头在背后一直叫着,我倒是想超啊,这不载着你吗。可他不敢说,说了腰可就掉肉了。心里吐槽着,脚下却加快了。

  “呼~”快速反超了强子和他媳妇。

  “啊!真棒,真棒!深深最棒!”满头的汗也藏不住翘起的嘴角。

  “不许再叫深深!”

  “那叫什么,小许?多俗呀。楚楚?你乐意吗?深深多好”

  “就是,就是‘婶婶’好啊”远处传来同伴们的嬉笑。我在背后悄悄蒙着嘴偷笑。

  “哎,别停呀。咱都被拉下好多了。快快快!深深最棒!深深最好!深深加油!”

  傍晚的风吹在脸上柔柔的又有点痒。“婶婶”终于又开始劳动了。

  “情深深,雨蒙蒙,多少楼台烟雨中。记得当初,你侬我侬,车如流水马如龙。尽管狂风平地起,美人如玉剑如虹。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相逢不晚,为何匆匆,山山水水几万重。一曲高歌千行泪,情在回肠荡气中。啊!情深深,雨蒙蒙,天也无尽的无穷。高楼望断,情有独钟,盼过春夏与秋冬。盼来盼去盼不尽,天涯何处是归路……”背后是澜如轻轻浅浅的歌声,美妙动人。

  “我叫‘深深’,那你以后就叫‘蒙蒙’了”

  “蒙蒙,你太重!”许深楚大声叫到,惊起路边矮灌丛的飞鸟。幸好已经拉下大部队太多,不然......“蒙蒙”啊,不,澜如,脸红的想到。

  是啊,年轻的我们真好。许深楚心里默念。回忆完毕。看着桌上的文件,工作也要继续。

  “滴”,“总裁,您好!”

  “叫何特助进来。”,“是的,总裁。”

  “扣扣”

  “进来”继续批示文件

  “总裁”

  “你去接我母亲的时候,顺便查一查客人中有没有叫‘莫澜如’的人”。何特助奇怪为什么从不在意女人的总裁,要查一个‘陌生’女人,却也尽职的不去多问。

  许深楚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说过不再想那个人,却还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知道她的消息,回忆起那些曾经看似美好的“过去”,也许那只是一个眼睛相似的人,十年了,她也许嫁人了,有了孩子......

  “尽快”好吧,又得跑腿去了,命苦呀~

  “夫人,我来”接过夫人手里的行李箱,再为夫人打开车门。开车,出发。

  “小何呀,等一等我啊。”

  “夫人有何事,需要帮忙吗?”

  “没事,没事。我去找小澜道个别。你先去酒店门口等我吧。”

  “好的,夫人”

  楚红走到服务台,刚想问澜如在不在。

  “夫人,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服务台的小姐微笑着问。

  “你们莫经理在吗?”

  “请让我问一下”

  楚红听着电话里交流的声音,脑海里就在想对澜如的喜欢到底是为了什么。是那几年的伴聊,还是她的善良如斯,还是那双酷似钟甜的眼睛,还是……

  “夫人,您好。莫经理现在正在接待外国领事,暂时不能离开。但她提前说过了,希望您身体健康,一路平安,不用惦记她。”

  “好的,也麻烦你跟澜如说让她也顾好自己的身体,我有空再来看她。”

  “好的,夫人您慢走”

  “夫人”何特助打开车门。

  “好了,我们直接去机场吧。”“是的,夫人。”窗外天还是灰的,两边的树也簌簌的往后走,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钟甜的笑脸,她牵着我的手在院子里跑,一跳一跳的羊角辫,和银铃般的笑声。侧身,让眼泪滑落椅背。眼里是笑的,你希望的,我会努力,钟甜……

  “妈妈”接住飞奔过来的小肉球,忍不住揉揉小丫头的脸。用双手捍卫住自己美丽的小脸蛋后,妍楚看了看四周,没见到答应接她的哥哥。

  “总裁临时有个会议,暂时走不开,总裁说赶得及给小姐做‘炒肉’的。”何特助眼神多好,及时为自家总裁打了圆场。

  “好了,走吧。你爸爸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你呢。”一把拉过嘟着小嘴的女儿,拍拍她的肩膀。

  “今晚还是你爸下厨,做了你爱吃的松鼠鳜鱼、东坡肉、西湖醋鱼、龙井虾仁……”

  “藕粉,我还要藕粉。”

  “是啦,是啦。藕粉,小馋猫~”刮了刮女儿的鼻子。母女两一直聊着吃,聊到了老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