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她的舞

第十三章 做老秦的情妇

她的舞 萌猪贝 1957 2017-10-12 21:32:35

  四姑娘让高代协助老秦外面的排档。点餐,上串,收钱,摆放桌椅。包吃住每月一千六百块。虽然跟以前的收入没法比,但高代之意不在钱上,她想学手艺,比如跟四姑娘学做凉菜,跟老秦学腌制,烧烤,了解开店的成本和运作等等。将来自己干。

  她想把哥嫂弄来一起开个烧烤店比他们当票贩子强。

  几个月后,高代驾熟就轻,不仅对坏境了如指掌,更与食客打成一片。这是高代的长项,交际起来令小城的食客双目炯炯。尤其几个常客,扯到兴头上豪放的就朝高代的屁股拍去。高代咯咯笑着给他们倒酒添菜,左搂右抱的倚着他们闹上一阵。小店的生意越发的红火起来。

  大排档人手不够,老秦又招了个伙计。

  快年底的时候四姑娘的老家出事了。明子的母亲查出肝癌,要明子四姑娘火速回去。明子是独子,女儿有跟着奶奶。夫妻俩急筹措钱回去。

  他们找老秦商量,让老秦拿出五万块,把店兑给他。这个价格可是相当优惠了,当初开店也不止这个价钱。高代想入伙,可苦于没有积蓄,心里着急。

  这是个机会,错过了可惜。

  四姑娘明子急匆匆走了。老秦又找了两个伙计,他给高代涨了工资,让她负责烤串排档。

  四姑娘明子走后,高代和老秦的关系微妙起来。

  老秦胆小老实,一直无业。妻子在商场销售。因为爱吃串,到明子店帮忙后来入伙。没想到今天自己完全接手成为名副其实的老板。心里多少有点忐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经营的好。

  不过他佩服高代笼络客人的手段,十个老秦也不够。这几天高代对他格外体贴,到点喊他吃饭,没事让他多喝水。有时还站在他身后给他捶肩揉背,整个人靠着他软软的,老秦的下体就有了反应。

  老秦有些招架不住。终于在某个晚上收工后,找了个借口送高代了却了心愿。

  事后他让高代退了四姑娘明子的那套房,在店附近找了个独居让高代住进去。

  老秦头一回偷腥,高代久没男人又成心巴结,不免浪声媚语。整得老秦魂不守舍,恨不得整日把高代摁在床上。店里的伙计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叫高代老板娘。高代咯咯笑心情大好。脸上的小疙瘩也淡了不少,皮肤也有了光泽。整个人也比刚来时焕然了不少。

  但好景不长,老秦的老婆觉察到了什么。隔三差五的跑到店里,防贼样的看着高代,好像她是粮仓里的蛀鼠,偷了粮食又不能奈何。

  高代理亏,又怕起争端的人。就赶着她说话。一口一个嫂子嫂子的,叫的老秦老婆也不好发作。只能生暗气。后来实在不放心,看着店里生意红火,索性辞了商场的工作来店里帮忙,顺便看着他俩。

  老秦恼火,又拿她没办法。他有点怕老婆。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挡不住她来。整日甩着脸给老婆看,老秦老婆可不惧,每日大摇大摆的往收银那一坐,老板娘的架势十足。

  高代的日子不好过了。她提心吊胆生怕老板娘找事。没事躲着老秦远远的,还要时不常的巴结老板娘,防止她找茬说冷落她。

  老板娘标准的小市民,当高代笑脸嘴甜的迎合时,她讪讪的,吃不准高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秦也叮嘱她,高代会笼客,店里的生意少不了她,别过分。所以有时也应承应承高代,两个人坐在那也能聊上个把小时。店里的伙计看着这景,都说老秦又齐人之相。

  春节高代没有回家,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寄了两千块钱。电话里母亲也没问高代怎么不回来,只说一个人在外面小心,又唠叨起家里的琐碎,说哥哥窝囊自己老受嫂子的气。

  “家里连盖房子带装修,花的钱,你哥一分也不出。还让我们帮着养大宝,你嫂子还不说我们好……”母亲自顾自的罗嗦着,高代想哭忍住了。她打断母亲的话,说有事改天打给她,匆匆挂了。

  还有两天就春节了街上冷冷清清的,寄完钱出来,高代往回走。来的时候夏天,冬天的衣服带的少。她只穿了薄棉袄,不经风,风一吹有点抖。她打算去商场买件羽绒服,过年了也应个景给自己添件新衣。

  商场里暖气十足,热热闹闹一派新年的景象。高代一个铺一个铺的逛过去,半天也没挑到心头好。好容易看上了一件,正试着老秦来电话,说你在哪呢?我过去找你。

  “在那等着啊,我马上过去。”老秦火燎屁股样挂了电话。高代让店员包好,结了帐出来正看见老秦朝她招手。

  “妈的,臭婆娘管得我死死的。”一上车,老秦就唠叨。“回去我就和她摊牌,就说你是我相好儿,看她恁办。”

  “你不怕她跟你闹?”

  “闹?大家都不好看!你不用怕她,她不敢把你怎地。”老秦边说边把车开到了高代的住处,折腾到快天黑才回去。

  老板娘虎着脸,摔摔打打,正赶着饭口不好发作,只好阴着脸,一晚上也不正眼瞧高代一眼。

  不知道老秦回去怎么摊的牌,第二天老板娘一天也没来上班,下午老秦姗姗来迟,脸上多了几道抓迹。

  高代忐忑难安,她不想引起争纷,她也不想和老板娘抢老秦。她也不爱老秦。只不过见了男人不发生关系好像不正常。再说对男人她有种天生的自卑感,总觉得自己欠了他们什么,所以老一付低低的讪笑状,自觉生来就低男人一等。

  两天后,老板娘来上班了。可能老秦跟她晓之以理的说了高代的好处,所以并没有找高代的茬。只是拉着脸,很不好看。高代小心翼翼的陪着笑,做起事来更加麻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