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十九章 吾家太子初长成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43 2017-10-26 12:00:00

  “杀鸡而已,何难?”

  太子握紧手里的刀,另一只手将那被捆绑的大花公鸡给抓着脖子提了起来。

  然后,太子就懵逼了,他要怎么杀鸡?

  是抹脖子,还是一刀穿心,或者干脆斩首?

  高德忠站在一旁,看着太子拿刀比划着,真正是不忍直视。

  这就是他家主子,太子啊,杀鸡要抹脖子啊,给鸡放血啊!

  可这些话,高德忠不敢直接说出来,他只能在那里跟太子使眼色,可惜太子不懂。

  “说话!”

  气急的太子狠狠瞪了高德忠一眼。

  “太子爷,抹脖子,放血啊!”

  终于,高德忠忍无可忍,就把话给喊了出来。

  “早说不就完了吗?”

  “不就是抹脖子吗,多大点儿事啊,下次不能这样啊!”

  太子冲着高德忠一通说教,这才重新开始。

  只是那可怜的公鸡,被太子抓着脖子捏了这么长时间,差点儿就直接给憋死了。

  明白了该怎么做后,太子一手捉住鸡翅膀,一手持刀,向着公鸡的脖子抹了下去。

  刀很锋利,毕竟是用来切肉的嘛。

  而太子的力气把握不到位,这一刀,没成功。

  鸡脖子上的毛,挡住了刀刃。“太子爷,得先把鸡脖子上的毛给拔了!”

  “要你说,孤知道!”

  一刀抹脖子失败,太子也知道了问题所在。

  只是,没等太子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高德忠开口了。

  这一来,在太子看来,高德忠就没眼力劲儿了。刚才需要他开口的时候,他在那里挤眉弄眼,如今不需要他开口的时候,他倒是比谁都积极。

  “这个混蛋,莫不是故意来拆台的?”

  太子狠狠瞪了高德忠一眼。

  老高同志表示很受伤,他真是猜不透太子的脾气啊。

  偌大的毓庆宫,也就高德忠最了解太子,但现在,他发现,只要太子跟福晋在一块儿,太子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

  难道太子爷这是近墨者黑,被福晋给影响了?

  高德忠不由望向墨晴。

  墨晴在干嘛?

  得!

  看到墨晴的举动,高德忠觉得自家太子爷还是挺正常的。

  墨晴在干嘛?

  她正在玩泥巴!

  不但在玩泥巴,还让人在地上挖坑!

  “太子爷,您的鸡杀好没啊?我这里就等鸡做菜呢!”

  墨晴把泥巴调好,这才回头去看太子。

  太子正给鸡脖子拔毛,听到墨晴的话,立刻回了一声,“马上好!”

  话音落,太子握刀,手起刀落。

  好吧,跟着到一切落下的,还有那大花公鸡的脑袋。

  到底是第一次杀鸡,力量还是没把握好,本该是抹脖子的,太子直接给这大花公鸡来了个枭首。

  不过,枭首就枭首吧!

  堂堂太子爷,杀个鸡,也是要有气势的嘛!

  可怜大花公鸡,死不瞑目啊!

  待到鸡血不再滴落,太子就把大花公鸡送到了墨晴的跟前。

  “福晋,这再怎么弄?”

  “来来,抹上泥巴,放坑里!”

  墨晴要做的叫花子,可不是后世的改良品种,而是最原始最地道的叫花子,是真正的叫花子,至于改良的法子,还是留给御膳房的专业厨师们吧。

  她可是大家闺秀来着。

  “福晋,这是什么做法?”

  “以前在一个话本子上看到过的,说是叫做天地鸡!”

  “天地鸡?”

  太子果然被墨晴的这个名字给忽悠了!

  而墨晴呢,给这叫花鸡去这么个名字,纯粹就是一时的灵光闪动。

  不管是叫花鸡,还是富贵鸡,都显得不够档次。但若是叫做天地鸡,这个档次,可就生生地给拔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怎么做?”

  “把鸡用这加了料的黄泥巴裹好,放进坑里,填上一层土,不用活了,再把柴火放这里,点上。利用这火堆,把地下的天地鸡给烤熟。到那时,黄泥里的调料的味道,也会渗入鸡肉中,而且,肌肉无比香嫩。”

  墨晴慢慢说着,一脸的神往,“臣妾可是老早就想试试这话本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如今,总算是能得偿所愿啦!”

  “这个有点意思,天地鸡,有意思!”

  天子望着被埋进坑里的黄泥巴包裹的大花公鸡,竟是无比的期待,这天地鸡熟了,会是何等的美味。

  很快,叫花鸡埋好,柴火点燃。

  “太子爷,咱们继续烧烤吧,边吃边等!”

  “好!”

  太子点头答应,“福晋啊,如此雅事,不可无酒啊!”

  “高德忠,去将孤珍藏的葡萄酒取来!”

  太子令下,高德忠速度去跑腿。

  墨晴则是一脸的笑意,眼睛都亮了许多。

  在她曾经的人生理念中,吃烧烤,喝啤酒,这才是生活。

  这里没有啤酒,但太子珍藏的葡萄酒,想来应该很不错。当然最关键的时,自己可以喝酒了,这才是当浮一大白的没事儿!

  想到这个,墨晴看太子的眼神,越发亮堂。这个太子,嗯,还是蛮不错的。若是他真的能不再跟那些个莺莺燕燕勾勾搭搭,似乎也是可以处一处的。

  太子见墨晴的眼神发亮,心里颇有些得意。

  他的福晋,果然是与众不同呢。

  若是别的女子,听到太子的这番话,少不得要娇羞或者推却。毕竟,女子嘛,贤淑是一贯的,不管是真贤淑还是假的,至少面子上必须这样。

  唯有瓜尔佳氏,才是真性情。

  喜欢便是喜欢,心情不好,那就发脾气,就像之前。

  这样的女人,才是活生生的女人,是真实的。

  别看太子女人众多,但没有女人能得他的真心。所有的女人,面对他时,都带了层面纱,把自己真实的一面遮了起来,展现给太子的都是各种的美好。

  可是,人无完人啊!

  那些女人,越是表现的完美,太子心里越是不开心。

  很快,高德忠就抱着一个酒坛回来了。

  而在高德忠的身后,则跟着一个小太监,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檀木箱子。

  酒到近前,箱子开启。

  “福晋,葡萄美酒夜光杯,如何?”

  太子颇有些炫耀地望向墨晴。

  “太子爷,这个,真的是夜光杯?”

  墨晴瞪眼,她也是听过那句诗的,但夜光杯,却是生平第一次见!

扶苏藤

亲们,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嗯,藤子求各种支持啊,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