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十七章 福晋无德啊!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24 2017-10-25 12:00:00

  “福晋有此自信,甚好!”

  太子望着墨晴那胜券在握的样子,也是大乐。

  在康熙给他指婚的时候,太子让人做过了解,对墨晴的底子,不说掌握的十成十,但七八分的样子,还是有的。

  作为石文炳的女儿,他的这位福晋,也算是有才。但这个时候的女子,即便是有才,也是有限。

  君臣父子之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女子的地位,终究是不如男子。

  寻常女子,能读文识字,已经是殊为难得。

  再则,民间更有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话的出处,已经难以考究,而且,关于这句话,亦有太多的异议。

  太子可没闲工夫去探究一句话的出处和真伪,既然众说纷纭,那便顺其大流。

  “太子爷,咱们怎么比吧?”

  墨晴可是斗志昂扬,势要跟太子分个高下。

  当然,这不过是她刻意表现出来的形象,内心深处,墨晴对这种文人的比试,全然没什么兴趣,因为她本身就不是文人。

  之所以扭着太子不放,却是要多一些跟太子的交流。

  论容颜,瓜尔佳氏并非国色天香,想要以色侍人,没这个先天条件,她甚至逗比不得那李侧福晋。

  更何况,以色侍人,不过是一时之道。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是要趣味相投,如此才能长久。

  但墨晴也好,原主瓜尔佳氏也罢,对太子的了解都是十分有限。为了自己的来日幸福,墨晴实在有必要做到知己知彼。

  “吟诗作对?”

  太子笑眯眯地看着墨晴。

  墨晴猛点头,道:“好!那么,臣妾先来!”

  “福晋,请!”

  太子笑吟吟地打量着墨晴,想要看看墨晴到底有几分的手段。

  墨晴眨眨眼,瞬间想到了一首词。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是一代伟人的一首词,《卜算子•咏梅》!

  当然,这也是墨晴能能记住的清朝之后为数不多的几首诗词中的一首。

  作为一个穿越人士,你要是不剽窃一点儿后世名人的诗词名作,你就不算是一个合格的穿越人士。

  太子原本自信满满,但随着墨晴这一首《卜算子》出口,他就没了言语,目光呆愣愣地望着墨晴,半晌无语。

  “太子爷,该您了啊!”

  什么叫得理不饶人?

  瞧瞧墨晴现在的样子,就是了!

  可怜太子,虽然文学造诣不凡,但面对这一首《卜算子》,一时半刻间,还真想不到什么好的诗词来一比高低。

  良久,太子幽幽开口,道:“这一手《卜算子》,或者只有宋陆游的那一首,能一较高下,这一番,孤认输!”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太子吟了一遍陆游的《卜算子》,表情有些愣愣。

  墨晴心里偷乐,好吧,陆游这首词,她也是知道的。毕竟伟人他老人家也是因为陆游的这一首词才写出来的。

  两首词,异曲同工之妙。

  但墨晴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她其实根本就记不住陆游那首词的完整内容。

  “怎么样?臣妾是不是很有才啊!”

  墨晴现在有些飘了。

  太子淡然一笑,道:“福晋啊,这首词的确是不错,但却不怎么应景啊,不如你写一首与雪有关的诗词吧!”

  要说墨晴怕什么,就怕这个!

  不过,若是别的时候,墨晴还真只能乖乖认输。但若是论起描写雪的,她还真记得呢!

  当然了,这依旧是剽窃之作,而且还是伟人所出!

  没办法,这可是课本里的内容,通篇背诵啊!

  “《沁园春•雪》!”

  墨晴站起身,望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缓缓开始了朗诵。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一首《沁园春》,在后世,可是真正的名篇,十分大气!

  尤其是那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绝对是点睛之笔,任谁看到这一句,都会把自己给带入进去,觉得自己就是那引领风流的人物,是当世人杰!

  若说太子之前还觉得墨晴有点儿小狂妄,那么现在,太子觉得自己这个福晋,的确是有狂的资本。

  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一首《沁园春》,便足以笑傲文坛。

  想到墨晴之前曾说过的,不愿跟其他的女人共侍一夫的言论,太子忽然就明白了,他的这个福晋,是何等的傲气女子。

  他能娶到这样的福晋,实在是老天开眼。

  “福晋,大才!”

  “孤,不如也!”

  太子起身,郑重其事地认输。

  看到太子这么诚心诚意地认输,墨晴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话说,她根本就不是文化人啊,她只是在剽窃啊。

  瞅着太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墨晴忽然想到了一句老话,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话,这一刻,竟是相当的贴景儿啊。

  墨晴的确是得了才名,但这才名是剽窃而来的,说白了这就是道德品质不够啊。要这事儿传出去,她这个太子福晋,必然会得到一个无德的评价。

  福晋无德啊!

  想到这情况万一哪天真的发生,墨晴就打了一个冷颤,暗自发誓,从今儿开始,绝对不再卖弄这些文人的玩意儿。毕竟,她的肚子里是真的没有二两墨水,万一哪天不小心就漏了馅儿。

  “太子爷,您可是太抬举臣妾了,臣妾这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碰巧想到了这些,以后啊,臣妾指不定就江郎才尽呢!”

  先打个埋伏吧,小心驶得万年船呐!

  墨晴心里直哆嗦,悔不该一时装十三啊!

扶苏藤

亲们,新书需要支持,求放入书架收藏,求推荐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