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十六章 好为人师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21 2017-10-24 20:00:00

  撸串!

  这曾经是墨晴的一大嗜好,尤其是没有工作的时候,唤上三五好友,就在路边烧烤摊,喊上几瓶啤酒,侃天侃地侃大山,吹生吹死吹牛皮。

  墨晴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穿越的一天。

  她这忽然就到了大清朝,魂穿太子嫡福晋身上,是不是就意味着原来的自己已经挂了?也不知道自己就这么挂了,会有多少人记挂着她。

  论起朋友来,墨晴绝对是有不少。

  只是,这种事情实在不好说。

  在没有遇到事情之前,都是朋友,都是兄弟。可一旦出了事儿,谁知道这所谓的朋友,还能剩下多少?

  “福晋,何为lu chuan(撸串)?”

  太子只觉自身是博学多识,但实在是不懂墨晴这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撸串二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墨晴眨眨眼,道:“撸串啊,就是烧烤啊!”

  说着话,墨晴给太子很形象地比划起来,“你想啊,那一片片的肉在篝火上烤熟,要吃的时候,是不是得把肉一片片地撸下来?”

  “吃烧烤,可不就是撸串吗?”

  随着墨晴这般一解释,太子就悟了。

  “这个,是江南之人的说法?”

  “呃,记不清了,似乎是听谁说过一句,臣妾觉得很形象,便记在了心里。只是,以前,嗯,没试过!”

  墨晴心里小小地哆嗦了一下,神咧,幸好她的反应够快,要不然,岂不是要被太子给当场看出端倪?

  以后,要多注意了,不能想什么说什么,否则,早晚得出事儿。

  墨晴心里很是提高了一番警惕,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太子知晓了撸串的意思,对墨晴想要吃烧烤的想法,全然没有意见。这大冷的天儿,围着篝火,吃点儿热乎乎的烧烤,的确是很不错的选择。

  端嬷嬷旋即让观棋前往厨房报信,让崔嬷嬷带人备好食材,尽快送到福晋的院子里来。

  上好的银霜炭,很快被送了过来。

  这可是平日里在房内取暖才会用的炭,但现在却只是用来烧烤的炭火。

  除此之外,厨房还送来了一堆的木柴。

  墨晴原本以为银霜炭是来烧烤的,知道木柴送来,被人点燃,她才发现,自己差点就闹了大乌龙。

  仔细想想,墨晴就了然了!

  银霜炭,可是一等品级的好炭,即便是皇宫里,每位妃嫔对银霜炭的使用,也是定量的。

  整个紫禁城,出了太后能敞开供应银霜炭,就算是康熙这个皇帝,对银霜炭的供应,也是稍显不足的。

  太子超级被康熙看重,宠着,送到毓庆宫的银霜炭,数量倒是不菲。

  墨晴从端嬷嬷的嘴里知晓了银霜炭的分配,心里就叹了口气。

  太子的确是不错,但他对太多的事情,早已在康熙的培养下,变成了习以为常,甚至成了一种习惯。

  比如这银霜炭的供应,太子的份额比康熙都要多一分。

  康熙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就真的没有想法吗?

  常言说得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太子被康熙一直宠着,胃口越养越大,最终能填满他胃口的,只剩下帝王之位。只是,康熙还没做够皇帝,怎么会舍得让太子登基?

  人,虽然只觉高于动物一筹。

  可事实上,人不过是高级点儿的动物,同样适用于自然界的规则。

  父亲对孩子的疼爱,会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慢慢退去。

  在群居动物的思维中,当年幼的孩子长大,是有资格争夺一家之主地位的。

  太子渐渐长大,对康熙的威胁就会越来越大。除非康熙能放下心中的权力欲望,否则,他跟太子的矛盾,即便是没有别的阿哥们在旁边捣蛋,也是会渐渐出现裂痕的。

  “太子爷,这银霜炭,内务府那里多吗?”

  墨晴在厨房的人忙活弄篝火,备食材的时候,跟太子就着银霜炭取暖,小声地开口问了一句。

  “不多!这是最顶级的银霜炭!”

  太子倒没有想太多,这孩子的思维还没转变过来呢!

  墨晴想了想,便道:“太子爷,那毓庆宫这边的供应是怎么定的量?我听说,宫里的娘娘们,似乎都没有足够的银霜炭来用呢!”

  “这是事实!”

  太子怔了下,“银霜炭的烧制比较复杂,产量向来不高。”

  “那,皇祖母和皇阿玛那边够不够啊?要是不够的话,咱们这边的量可以少一点的!”

  墨晴可不会直接说康熙是不是够用,而是将太后娘娘给捎上了,这两位都是长辈。孝道是必须讲的,可以很好地打掩护,不至于让太子想太多。

  太子闻言,倒是笑出声来,道:“福晋不用想这么多,皇祖母那里是足够的。至于皇阿玛那里,应该,也差不多吧!”

  “太子爷,您该不会不清楚吧?”

  墨晴故作惊讶地望着太子。

  太子顿时有些尴尬地红了脸,他在这之前,还真没怎么关注过康熙那边的情况。他一直都觉得很多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啊!

  “太子爷,这可不好!”

  这次,墨晴可就说得有点儿正式了。

  而太子呢,倒没反驳,因为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疏忽。

  “是孤考虑不周!”

  太子笑了笑,“此事,孤回头就去问问。孤总不能越过皇阿玛去,这个不好!”

  “孺子可教也!”

  墨晴装模作样地摇晃着脑袋,就跟那学堂里的老学究一样。

  太子心中的那点儿尴尬,在瞧见墨晴这样的姿态,瞬间散了去。他一如墨晴所想,并没有多想,只当是墨晴的无心之言。

  “福晋,你这算是好为人师啊!要不,咱们比一比?”

  太子可不甘心被墨晴给教育了,自然是要找回场子的。

  墨晴哼了一声,道:“比就比,怕你不成?”

  “哟呵,福晋这是胸有成竹呢!”

  太子瞧见墨晴的样子,本是玩笑的心态收了几分,准备跟墨晴好好比一番。他可是太子,论学识,诸多兄弟中,可是魁首!

  “那是!”

  墨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输人不输阵,况且她是女人,输了大不了就耍赖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