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十二章 墨晴的二连击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82 2017-10-22 12:10:00

  “敢问惠妃娘娘,何为祖宗根本?”

  墨晴站定,目光清冷地望向惠妃。

  今儿这事情,她本没打算闹起来的。但这婆媳二人这般的不依不饶,甚至给她扣这么大一顶帽子,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老虎不发威,你当姐是病猫呢!

  “祖宗根本当然是,是……”

  惠妃被墨晴反问,想也不想,张口就要回击教训墨晴一顿。然而,等她开口才蓦然警觉,这种事情,不是她一个后宫嫔妃有资格置喙的。

  这要是传出去,那些个御史且不说,单单是康熙这一关,她就过不去。

  自太皇太后仙逝,后宫的女人,不管是谁,对朝堂的事情,都是不敢插嘴的。就算是康熙一直孝顺着的太后娘娘,也是不会主动评价的。

  她虽然是妃,得康熙的看重,但人贵自知啊。

  关键时刻,惠妃总算是惊醒过来,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生生地咽了回去。

  “惠妃娘娘,是什么啊?”

  墨晴并没想这么多,只是想跟惠妃辩论一番,哪怕是闹到康熙面前,这事儿也得挣个是非对错出来。

  然而,惠妃的话却半途咽下,让墨晴察觉了一丝的异样。

  她在忌惮什么!

  察觉惠妃的异常,墨晴心里怎一个开心了得?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墨晴可是不会放过的。既然惠妃心存忌惮,那么,她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没,没什么!”

  惠妃心里憋屈,但现在的话题,真的不是她该掺和的。

  “太子福晋的菜单备的很好,是本宫想岔了,这样,很好,很好!”

  惠妃真是超级憋屈,本是要来给墨晴添麻烦的,结果却是送上门被人羞辱。

  “延禧宫还有些事情,本宫这就回了!”

  惠妃见不得墨晴这副得志便猖狂的样子,只能匆匆走人。

  而一直在旁边没言语的伊尔根觉罗氏,直接就成了惠妃的出气筒。

  “一点儿眼力劲都没有,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还不快走!”

  惠妃匆匆离去,顺道也把伊尔根觉罗氏给带走了。

  “哈,哈哈……”

  看着这婆媳俩有些急促离去的背影,墨晴干脆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

  听着背后传来的笑声,惠妃气得牙根儿都疼。偏偏这次的事情,是她自己撞上去的,自己把脸送去给人抽的。

  伊尔根觉罗氏其实也没明白惠妃怎么就忽然成了虎头蛇尾,她走在惠妃的身后半步处,在远离了御膳房后,小声开口,道:“额娘,那瓜尔佳氏,如此无礼,您干什么不好好教训她一番?”

  “教训?怎么教训?”

  惠妃止步,瞪向伊尔根觉罗氏,“胤褆福晋,你虽然是个笨的,但是,本宫希望你还是能多长点儿脑子,凡事三思而行!”

  “……”

  伊尔根觉罗氏愣住,这事儿怎么又跟她有关系了呢?

  “算了,你回去吧!”

  惠妃实在不想看到伊尔根觉罗氏这蠢蠢的模样,本以为给儿子找了个能帮的上手的妻族,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

  伊尔根觉罗氏被惠妃不待见,也是憋着气,听惠妃让她回去,她也就没有坚持,跟惠妃行了礼,转身就走。

  “蠢!”

  惠妃望着伊尔根觉罗氏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对这个儿媳妇,惠妃是怎么看怎么不顺。嫁给大阿哥这么多年,闺女生了四个,儿子却是一个都没有。

  不能生儿子的儿媳妇,不受婆婆待见,根本不需要别的理由。

  ……

  墨晴怼走了惠妃和伊尔根觉罗氏,心里别提多开心。

  端嬷嬷则没有墨晴这么开心,她可是看多了这后宫里的女人的争斗。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家主子明显是把惠妃娘娘给得罪了。

  “福晋,要不,跟太子爷说说这事儿?”

  “好啊!”

  墨晴这次很听人劝。

  惠妃,算起来是太子的小妈之一。

  她把惠妃给怼了,这事儿必须在太子那里背书一下。免得将来出了什么岔子,太子又来寻她的麻烦。

  只是,要怎么跟太子说呢?

  墨晴心里咂摸着,带着人,慢悠悠地回转毓庆宫。

  回到毓庆宫时,太子已经回来了,正在书房里跟索额图谈事儿。

  又是索额图!

  知道太子又在跟索额图商议事情,墨晴就是各种的不爽。

  历史上,太子落到那样的结局,这其中少不得索额图的撺掇。这家伙,就是个祸害,必须想办法赶走。

  说起来,太子也是个蠢的。

  康熙这会儿正年富力强呢,太子虽然是储君,但正因为他是储君,才更应该明白,自己现在该是什么姿态。

  大BOSS还精力旺盛着呢,小BOSS就不该想要嘚瑟。就算是要嘚瑟,也得选择好方向,把握好尺寸。

  要知道,太子可是名正言顺的皇二代,比大阿哥等人,要名副其实。

  只是墨晴也不知道,皇二代要怎么才算是合格。

  官二代啊,富二代啊,可以嚣张,可以败家,都没啥大问题。可是这皇二代,未来是要肩扛江山社稷的,怎么才是一个合格的皇二代,标准是啥?

  墨晴两眼摸黑,不懂。

  “去禀告一声,就说本福晋有事要跟太子爷相谈!”

  墨晴望了望守在书房外的高德忠一眼,淡淡开口。

  “福晋稍等!”

  高德忠忙不迭地回应。

  不多时,太子就跟索额图一起出了书房。

  “奴才参见福晋!”

  索额图出来,见到墨晴,忙上前行礼。

  只是,这位还是很傲气的,这礼行得并不到位,似乎是在等着墨晴开口免礼。

  结果呢,墨晴一直没开口。

  这一来,索额图的见礼就显得特别怪异,明显能看出对墨晴的不敬。

  “免礼!”

  墨晴在索额图丢脸后,才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

  “奴才告退!”

  索额图丢脸丢大了,跟太子行礼后,走得飞快。

  太子一直沉默,望着索额图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言。

  论辈分,索额图是太子的叔公。

  也是因此,太子对索额图一直都是很净重的。

  而索额图在太子面前,也是毕恭毕敬,并不以辈分高而有丝毫的怠慢,恪守君臣之道。

  但就在刚才,太子看到了不一样的索额图。

  ……

  【亲们,新书需要呵护哦,藤子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各种求关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