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十章 这是来找茬儿啊!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73 2017-10-21 12:10:00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盲婚哑嫁,成亲前并无接触,感情只能在成亲后慢慢处出来。

  运气好的人,夫妻可举案齐眉。

  运气不好的人,便只能将就着磕磕碰碰一辈子。

  都说,女人嫁人,是第二次投胎。

  这种话,又何尝不适用于男人?

  妻贤夫不遭横祸!

  眼下,太子对墨晴这个嫡福晋,还是很满意,想要好好过一辈子的。因为他长这么大,墨晴是第一个跟他说了真话,实话的。

  当然,天子也清楚,他的皇阿玛对他,也是极好。但细思之下,太子却觉得惶恐。康熙对他的好,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下。也就是,康熙是皇帝,而他是听话的太子。

  索额图对他也不错,但索额图所求的乃是从龙之功。

  “夫妻一体,果是如此啊!”

  太子心里想了这许多,而墨晴对此是全然无知。

  “早点安置吧!”

  在墨晴傻乎乎琢磨着太子为什么发疯的时候,太子的话又把她给惊到了!

  一日三惊,墨晴表示自己的小心肝儿承受不住啊。

  ……

  知晓太子要在墨晴这里过夜,院子里的端嬷嬷等人那叫一个喜笑颜开,都不用吩咐,麻溜儿地准备了沐浴的香汤。

  不但如此,小厨房那边,更是早早地开始备上夜里要用的水。

  这一夜,墨晴觉得应该可以睡得安稳,毕竟她跟太子不熟。

  然而,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

  太子真个是厉害,钻进被窝就是各种的上下其手,经验老道。

  墨晴最终只能跟着太子摇摆。

  “体力这么好,还这么多花样……”

  摇曳的烛光下,墨晴面红如娇花,忽然有些花痴,摊上这样一个男人,这个算是穿越福利吧,似乎,也不错!

  晕晕地想着,墨晴累得睡了过去。

  这一睡,直至天明,自然醒。

  “恭喜福晋,贺喜福晋!”

  一早醒来,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在旁边侍立着的端嬷嬷和听琴、观棋。

  三人都是笑成了花,那眼神别提多灿烂,刺眼。

  莫名的,墨晴竟有些羞涩。

  所幸她的脸皮够厚,演技够精湛,愣是没有露出一点儿娇羞姿态。

  “太子爷什么时候起的?用了早膳没?”

  “用了,用了,太子爷不让喊醒福晋,走得静悄悄的。今儿是最后一天朝会,下晌儿万岁爷就封印了呢!”

  端嬷嬷站在一旁,呱啦呱啦地开讲。

  墨晴任由听琴和观棋给她拾掇,净手、洗脸、着装……

  来到这里没多少天,但墨晴的适应性不错,成功地由一个自力更生的大好女汉子,退化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号米虫。

  只是,这种生活,嗯,还真不错。

  不过呢,墨晴还是在偷学这些穿衣的技巧,毕竟作为太子嫡福晋,她偶尔还是得显示一下贤惠,帮太子整理衣装。

  一切整治妥当,墨晴慢慢吃了早饭,继续奔御膳房而去。

  明儿就过年了啊!

  这是自己在大清过的第一个年,很有纪念意义。所以,这一顿年夜饭,怎么也得求个圆满!

  “参见太子福晋,福晋安好!”

  御膳房里,往来的宫女、太监见到墨晴,纷纷见礼。

  墨晴敏锐地发现,这些人对她的称呼,多了前缀。前些日子,这些人可都是直接喊她福晋的。

  这种转变,只能说明,御膳房今儿还有一位福晋。

  康熙的一群儿子,也就大阿哥现在娶了嫡福晋,那么,这位福晋,只能是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

  伊尔根觉罗氏,父亲科尔坤曾经历任户部尚书、吏部尚书,但在纳兰明珠垮台的时候,作为明珠党的科尔坤,也被免职。

  没有了身居高位的老爹撑腰,伊尔根觉罗氏在大阿哥面前,有些不够硬气。

  但这位大福晋,出身高贵,脾气着实不小的。

  “这是来找茬儿啊!”

  咂摸了一会儿,墨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进了御膳房。

  果然,御膳房里,伊尔根觉罗氏已经在了,而且还在那里大放厥词,对墨晴定下的菜品单子指手画脚,这个不行,那个不对付。

  墨晴轻咳一声,宣告自己的到来。

  伊尔根觉罗氏听到咳嗽声,就是一个冷厉的眼神瞪了过来,但在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是墨晴后,她的脸色就有些僵硬。

  “大嫂怎么有空来御膳房啊?”

  墨晴不冷不热地开口。

  伊尔根觉罗氏眉头微微拧起,有些气闷。

  按理而言,墨晴只是太子嫡福晋,见了她这个长嫂,是该见礼的。

  偏偏她还不能把这事儿拿出来说道,应为太子嫡福晋很可能会在节后被赐封太子妃。到那时,她就算是长嫂,也要比墨晴低一头。

  “福晋!”

  伊尔根觉罗氏身边的老嬷嬷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唤了一句。

  下一刻,伊尔根觉罗氏就脸上带了笑,笑盈盈看向墨晴,道:“二弟妹,这不是皇阿玛的口谕么!”

  “皇阿玛想着二弟妹到底是刚入宫,有些事情可能思虑不周,就让嫂子我来帮你一把!”

  伊尔根觉罗氏呵呵笑着,迈步向着墨晴走来,“二弟妹,不是做嫂子的挑理。而是你这菜品单子,真的有问题,往年间,可不是这样的!”

  “大嫂,您的意思是说,这年夜饭,从今儿起,由您来主掌?”

  瞅着伊尔根觉罗氏那夸夸而谈的样子,墨晴就冷冷地反问了一句。

  此话一出,伊尔根觉罗氏就如同被敲了一记闷棍,脑袋有些晕晕的,忘了言语。

  据她打探来的消息,这瓜尔佳氏为人性情温和,最是贤惠。可这短短一瞬的交锋,她怎么就感觉,这瓜尔佳氏是个刺猬呢?

  “二弟妹,皇阿玛只是让嫂子来协助你,年夜饭,自然还是你主掌!”

  伊尔根觉罗氏可不是假传圣谕,更不敢歪曲康熙的旨意。她能来,乃是大阿哥挑的事儿,说是让她来给搭把手的。

  说得直白点儿,伊尔根觉罗氏就是来给墨晴打下手的。

  至于大阿哥的本意,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既然如此,大嫂还是在一边歇着吧!”

  墨晴一点儿不给伊尔根觉罗氏面子,大阿哥都已经跟太子宣战了,她们两个妯娌之间,想要和和气气,完全没可能的。

  毕竟,夫为妻纲,夫唱妇随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