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二十五章 太子有私房银子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49 2017-10-18 19:31:08

  “旧例是怎样的?”

  墨晴抬头望向端嬷嬷。

  李侧福晋,曾经仗着太子奶嬷嬷那拉氏撑腰,在毓庆宫俨然当家女主人的派头。但这世上的事情,向来是讲究恩威并施。

  若是李侧福晋不曾施恩于人,毓庆宫里的侍女、太监、嬷嬷们也是未必会买她的账。

  不论在什么时候,实实在在的利益,才是打动人心的最佳利器。

  像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仁人义士,古往今来,屈指可数。多数的人,都是现实且市侩的。

  端嬷嬷面色微微一黯,小声道:“基本都是月例翻一番,管事还会多些。”

  个中详情,端嬷嬷并不清楚。她在被派来服侍墨晴之前,只是寻常的管事嬷嬷,跟李侧福晋也并不亲近。

  “这样么!”

  墨晴面上淡淡,道,“罢了,先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回来再作计较!”

  毓庆宫都要独立了,府里的各种月例,已经不再是内务府管着,在弄清楚毓庆宫有多少银两之前,墨晴还不敢大手大脚。

  而要弄清毓庆宫的家底,她就不能不去找太子。

  本来打算给太子好好冷战一回的墨晴,悲愤地发现,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她这个太子嫡福晋,身边的体己银子,少得可怜。

  被康熙赐婚太子,嫁进毓庆宫,她的嫁妆倒是不少。可问题是,她这才嫁进来,就要动用嫁妆吗?

  若她真的动了自己的嫁妆银子,消息传开,太子铁定会大为光火。

  嫁妆银子,是女子的傍身银子,非不得已,轻易不会动用,只会留给子女,甚至是在女儿出嫁的时候,给自己的闺女做嫁妆。

  前往慈宁宫的路上,墨晴的心情各种纠结。

  然而,待她到了慈宁宫外,却被告知,太后娘娘凤体欠安,今儿就免了请安。换言之,太后娘娘不见客。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墨晴被挡在了慈宁宫外,纠结的心情越发拧着。

  作为穿越者,墨晴并没什么优越感。确切的说,她对这里的一切,有着疏离感,还有些惶惶。

  别看她很淡定,甚至跟太子顶着,但在她的心里,其实是不安的。

  她并非真正的瓜尔佳氏,她只是顶替了瓜尔佳氏的后世灵魂。

  若是她的身份暴露,怕是会被烧死吧。

  先前时候,太后见到墨晴,各种的夸赞。可这转瞬之间,她就被挡在慈宁宫门外,这天堂地狱的转变,未免太快了点。

  难道,太后这是想要教育自己,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回去!”

  在慈宁宫外等了片刻,墨晴果断走人。

  不管太后为啥不见她,不见就是不见,至于原因,墨晴只能呵呵了。

  “福晋,要不再等会儿?”

  端嬷嬷小声开口。

  太后娘娘,可是万岁爷都敬着的。常言道,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太后娘娘慈仁宫的人?

  端嬷嬷觉得,墨晴该给那看门的嬷嬷一点儿好处才是。

  “你带了银子么?”

  墨晴望向端嬷嬷,反正她身上是没有银子的。

  当然,从心而论,墨晴是不认为这慈宁宫的守门嬷嬷敢为了点银子就阳奉阴违,假传懿旨。

  若这守门的嬷嬷说别的理由不让墨晴进门,墨晴还会去思量一番,但用太后的身子有恙座为讨钱理由,墨晴觉得这守门嬷嬷再多两副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的。

  “好啦,回吧!”

  见端嬷嬷也是一副穷人模样,墨晴直接迈步走人。

  ……

  毓庆宫内,在各处当差的侍女、太监和管事嬷嬷正三五成群地接头接耳着。

  李侧福晋早上去见墨晴说的那番话,经由李侧福晋身边的人,早已传的沸沸扬扬。

  一如墨晴所猜测,李侧福晋此举,的确是在邀买人心。

  毓庆宫里服侍的人,说起李侧福晋,都是道一声好,觉得李侧福晋是个仁厚的。而墨晴这个太子嫡福晋,自然就成了反面教材。

  偶尔有几个人帮墨晴分辨两句,立刻就会遭到更多人的反驳。

  理由很简单,若墨晴是个仁厚的,这年节就要到了,该给他们的年例,怎么会想不到?毕竟,墨晴出身不凡,也是大家闺秀的。

  当墨晴带着端嬷嬷和听琴、观棋回到毓庆宫,那些个流言,自然也就被端嬷嬷听了来,说给墨晴听。

  “去喊福伦来!”

  墨晴只是略微沉吟片刻,就有了计较。

  这年例,说白了就是年终奖,也可以说是年终大红包。

  只是,墨晴对毓庆宫里的人不了解,这大红包要包多少,她得好好合计一番。

  福伦很快到了墨晴跟前,自打知道太子爷对福晋的心思很深,也很不同,福伦面对墨晴,那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无比的恭敬。

  “福伦给福晋请安,福晋吉祥!”

  见了墨晴,福伦大礼参见。

  “免了!”

  墨晴直翻白眼,对福伦这忽然的大礼,还真有些不大习惯。

  “不知福晋唤奴才前来,有什么吩咐?”

  “府里现在有多少银钱?”

  墨晴这开口第一句,就让福伦哆嗦了一下,这是要查账么?

  “回福晋,这个,奴才要去账房问问才知道,咱们毓庆宫的花销都是走得内务府的账。府里的银钱,另有账房管着,奴才并不清楚!”

  “那,咱们毓庆宫的年例银子,也是走的内务府的账?”

  “这个倒不是!”

  福伦恭声回应,“像年例节例之类的银子,都是走的太子爷的私库银子!”

  “太子有私库?”

  墨晴闻言,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私库,说得难听点儿,这就是太子的私房钱。

  男人有了私房银子,就可以被背着女人做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这私房银子,必须想办法收了!

  “……”

  福伦看到墨晴两眼冒光的样子,莫名地哆嗦了下,觉得他家太子爷要有麻烦了。

  虽然福伦是个太监,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寻常夫妻间的一些事情,就比如这私房银子,很多厉害点儿的婆娘,可是不允许她家男人有一文的私房银子。

  瞧着福晋的眼神,福伦觉得,他得跟太子爷提个醒。

  ……

  【亲们,藤子求推荐票票,求收藏,求打赏,两更送上了,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