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二十四章 厉害的女人们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36 2017-10-18 13:36:34

  女人,要宠着。

  但宠女人也得有个限度,有些底限,是绝对不能越的。朝堂正事,不是妇道人家该关心的,更不是妇道人家能掺和的。

  太子虽然明白墨晴是为了他好,但越是如此,他越得对墨晴严厉。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有些事情,必须防患于未然。

  ……

  对于太子的用心良苦,墨晴是一点都不知道的。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感激,只会嗤之以鼻。

  墨晴,可是来自后世的灵魂,思想观念跟太子之间,隔了不知十万八千里。

  有些时候,墨晴真的很羡慕别的那些清穿女主,瞧瞧人家,这适应性真的是应了达尔文老先生的那句“适者生存”。穿越到大清,做了四阿哥院里的妾侍,便各种的不争不抢,甘心做个没啥大心愿的侍妾,可结果呢,那号称冷面四爷的四阿哥却偏偏吃这一口。

  骗鬼呢啊!

  墨晴想到认亲那天看到的四阿哥,小小年纪就绷着个脸,仿佛天下人都欠了他银子一样的晚娘脸,墨晴很怀疑女人见了他,会不会有反应。

  “福晋,林氏早上的时候,去见了太子爷!”

  端嬷嬷在墨晴用过早膳后,站到近前,给林氏上眼药。

  “哦!”

  墨晴闻言,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毓庆宫里,太子的女人一群,墨晴占了嫡福晋这个名份,但也没理由不让太子去宠幸别的女人。

  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稀松平常。

  更何况太子还是储君,担负着繁衍皇家血脉的重任。

  瞧瞧康熙,若是女人少了,哪儿来的这许多的儿子、女儿?

  再者说了,人家林氏只是早上去见了太子,即便是早上去睡了太子,她又能如何?

  “福晋,这林氏……”

  “端嬷嬷!”

  墨晴抬眼望向端嬷嬷,“林氏如何,不用再说!”

  “福晋,李侧福晋来了!”

  听琴适时地出现,向墨晴报告。

  “她不是病了吗?”

  墨晴面色淡淡,“告诉她,病了就好好养着,没事儿别到处乱跑!本福晋还要去慈宁宫呢,就不见她了!”

  甭管李侧福晋为什么来,墨晴对她不待见。

  她真的没那么大度,可以对着太子其他的女人笑呵呵。作为职业龙套,也算是娱乐圈的老人,墨晴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个妖精们。

  娱乐圈,可是大染缸。

  男男女女都戴着面具做人,表面上绅士淑女,背地里各种小三小四,那一幕幕大戏,简直比他们本身的作品都要精彩。

  “福晋,林氏也来了!”

  听琴听命去打发李侧福晋,结果就看到林氏跟李侧福晋站在一起,正姐妹情深地说着话。

  无奈的小丫头只能再来跟墨晴禀告。

  “不见!”

  墨晴郁闷,揪心。

  她咋就这么倒霉呢?

  穿越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成了瓜尔佳氏?太子妃啊,必须要雍容大度,贤良淑德啊!

  想那未来的八福晋,可是相当的霸道,弄得八阿哥差点绝后。可是,康熙若不是为了打击八阿哥,根本就不会对此说一句。

  但这种事情若是落到太子身上的话,康熙能分分钟灭了她这个妒妇。

  “福晋,还是见见吧!”

  端嬷嬷作为宫里的老人,经验丰富。

  墨晴沉吟良久,道:“好吧,请她们进来!”

  听琴再次出去,领了李侧福晋和林氏进门。

  “妾身拜见福晋,给福晋请安!”

  李侧福晋和林氏见了墨晴,当即屈膝行礼,面容恭谨。

  “说吧!”

  墨晴表情淡淡地望着李侧福晋和林氏,对两人并不待见。

  “回福晋问,妾身给家乡的爹娘备了节礼,早上的时候去找太子爷说了下。太子爷说,要跟福晋您说一声!”

  “好!”

  墨晴扫了林氏一眼,没有多说一句话。

  这个林氏,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这是到她面前炫耀呢!

  李侧福晋倒是愣了下,没想到林氏来见墨晴会说这事儿。自打林氏进了毓庆宫,得了太子的眼,这逢年过节,都会有节礼送给她的爹娘,这一点,以前李侧福晋掌家的时候,可是清楚的。

  但是,李侧福晋万没想到,林氏如今还是如此,更找到了墨晴说这事儿,她想干什么?

  “李侧福晋,你呢?”

  墨晴望向李侧福晋,“你这还在病里,有什么事情,赶紧说了,早点回去歇着,若是把身子坏了,太子爷那里,本福晋可是担当不起呢!”

  “妾身……”

  李侧福晋听了墨晴这不冷不热的话,莫名地感觉寒意上身。

  不过,她到底是曾经掌管过毓庆宫的,城府还是有的。

  “回福晋,妾身的身子已经无碍。这次来见福晋,是想跟福晋提个醒,年节要到了,毓庆宫的下人们的年例银子,往年都是这时候发下去的。福晋刚来,这些事情还没上手!”

  ……

  李侧福晋吧啦吧啦说了一通,归根究底一句话,她是一片好心而来,以免墨晴疏忽了这些小事,坏了名声。

  “如今,福晋要操持宫里的年夜饭。咱们府里的事情,若是忙不过来,妾身愿意为福晋分忧!”

  李侧福晋还真的是够直接。

  墨晴听过了李侧福晋的话,就呵呵了。

  “这样,倒是难为李侧福晋有心!”

  墨晴望着李侧福晋,“此事,本福晋自有主张,你且退下吧!”

  “是!”

  李侧福晋面上笑盈盈的,跟墨晴告退,真就带人走了。

  而林氏看到李侧福晋告退,也跟着开口走人。

  墨晴也不留客,而是在琢磨这事儿。一如李侧福晋所言,这是毓庆宫的一些惯例,若是她疏忽了,下面的人必然会对她这个嫡福晋有所怨恨。

  只是,让她就这么被李侧福晋牵着鼻子走,墨晴却是不甘心的。

  “福晋,这些都是小事,只要跟福伦总管说一声,照规矩办了就成,根本不用麻烦李侧福晋的!”

  端嬷嬷见墨晴皱眉,当即开口建言。

  墨晴嘴角轻扬,被李侧福晋说了这一通,她若真的让福伦按照旧例来办,最终还是会如了李侧福晋的心愿。

  这女人,就是想要收买人心。

  墨晴冷笑,她,偏偏就不让李侧福晋得偿所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