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二十二章 赌气?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18 2017-10-16 22:31:25

  惠妃,那拉氏,与纳兰明珠系出同族,在康熙心中的地位非比寻常。

  纳兰明珠,一度是康熙身边的股肱之臣,但此刻却已经失势,只是这并不妨碍康熙对惠妃的恩宠。

  延禧宫,便是惠妃居所。

  墨晴在御膳房走了一转,知晓了之前负责年夜饭事宜的主事人是惠妃后,她就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被康熙给坑了。

  “福晋,咱们去慈宁宫么?”

  出了御膳房,端嬷嬷小声开口询问。

  墨晴摇摇头,道:“去延禧宫吧!”

  惠妃作为皇家年夜饭之前的主事人,墨晴作为继任者,于情于理,都该去拜会一番。不管这一番拜会的结果如何,至少在礼节上,她没失礼。

  一行人不紧不慢朝着延禧宫而去,表情都有些凝重。

  自孝懿皇后过世,康熙再没立后,这后宫事宜,皆是又惠妃协同荣妃秉着太后旨意处置。而孝懿皇后的妹妹佟佳氏这会儿还没被策为贵妃,虽然仗着有个皇后姐姐,在后宫的地位非同一般,但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真够乱的啊!”

  慢慢回味着康熙后宫的妃嫔地位,墨晴觉得康熙这位千古一帝实在是不咋样。

  古人常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康熙这个后宫,其实很乱。

  再有后来的九龙夺嫡,几个儿子为了皇位明争暗斗,康熙在家事的处理上,是真的不怎么样啊。

  即便康熙的确是一个好皇帝,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

  当然,这种话,墨晴除非是活腻了,否则是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延禧宫属于东六宫,与景仁宫比邻。

  墨晴带着端嬷嬷等人,很快到了延禧宫外,守门的嬷嬷见了墨晴,立刻放行,请了人入内,同时遣了宫女去报讯。

  墨晴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然而,进了延禧宫后,墨晴却没有见到惠妃。

  惠妃身边服侍的杜嬷嬷带着歉意出现,说是惠妃染了风寒,不宜见客,请墨晴多多谅解。

  病了?!

  墨晴听了杜嬷嬷的禀告,面上露出几分的关切,道:“可请太医诊过?”

  “回福晋问,太医来过,给娘娘开了药,娘娘是喝了药才躺下的!”

  杜嬷嬷小心翼翼地回应。

  墨晴微微点头,道:“如此,便告辞了!”

  “福晋慢走!”

  杜嬷嬷躬身立在一旁,在墨晴起身后,小步跟在后面,一直把人送出了延禧宫。

  ……

  出了延禧宫,墨晴的心情更显沉重。

  她并不信惠妃病了,但惠妃说自己病了,谁又能说她是在装病呢?

  康熙平白无故地夺了惠妃的差事,把这差事丢给自己,究竟是为什么,眼下是不得而知的。惠妃这个时候病了,倒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福晋,咱们……?”

  “回毓庆宫吧!”

  “不去慈宁宫吗?”

  端嬷嬷愕然,这个时候,不该去找太后娘娘取经吗?再不济,也得去见见荣妃娘娘吧?毕竟,往年的年夜饭,是惠妃跟荣妃协同掌理的。

  “不急,且待明日!”

  墨晴在延禧宫坐了这一会儿,也想明白了。这年夜饭的安排,其实不急。御膳房的御厨手艺足够,人手也足,而御膳房的食材也是充分的。只要确定了菜谱,到时候,只要按部就班地上菜就行。

  这种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最重要的是,她是太子嫡福晋,不出意外,就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是储君,那她就是准皇后。皇后,要母仪天下,须得沉稳大气。

  墨晴作为准皇后,也是要沉稳才行的。

  回转毓庆宫,墨晴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并没有去探听太子的消息。

  跟太子闹了一场,若不是康熙的这一道口谕,她这会儿正在闭门思过呢。不过,既然回到了府里,那么,还是继续闭门思过吧!

  至于太子,爱谁谁。

  可惜,墨晴的淡定,身边的人并不懂。

  听琴和观棋只是在外面兜了一圈,就匆匆到了墨晴的面前。

  “主子,太子爷去探视李侧福晋了!”

  听琴有些愤愤地开口。

  “福晋,李侧福晋太过分了,您不能放任不管!”

  观棋也跟着开口。

  关于李侧福晋说的身体不适,她们都是不信的。别看她们来到毓庆宫的时间不长,但这后院里女人间的这些小手段,俩丫头也是有些了解的。

  “本福晋正在闭门思过!”

  墨晴白了两个小丫头一眼,“对了,吩咐厨房,就说本福晋要思过一月!这段时间,就吃素吧!”

  “啊——?!”

  闻听墨晴的话,听琴和观棋齐齐呆掉。

  吃一个月的素?

  “福晋,这怎么可以呢?”

  “福晋,不行啊,吃一个月的素,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端嬷嬷,您倒是说句话啊!”

  两个小丫头一起看向端嬷嬷,想要她也跟着劝劝墨晴。

  端嬷嬷眨了眨眼,望向墨晴,道:“主子这是决定了吗?”

  “是啊!”

  墨晴微微笑着。

  “奴婢这就去厨房吩咐一声!”

  端嬷嬷干脆地站在墨晴这边,甚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对。

  墨晴笑笑,并不多说。

  听琴和观棋两个小丫头彻底晕菜,搞不懂墨晴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但,墨晴是主子,主子的决定,不是她们能随便反驳的。刚才敢开口,只是应激反应,等沉下心来,她们就再没了开口的勇气。

  待到端嬷嬷往毓庆宫的厨房走了一趟回来,关于墨晴要吃素一月的消息就传了开来。

  “胡闹!”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高德忠,你去问问她!”

  太子从李侧福晋的院里出来,就从高德忠的嘴里知道了墨晴要吃素一月的消息,听到这消息,太子很不淡定。

  “太子爷,奴才这就去!”

  高德忠恭声应道,转身就走。

  “站住,算了,不用问了!”

  见高德忠真要去问,太子就翻了白眼,把人给喊住了。

  “太子爷,奴才觉得,您该去问问!”

  高德忠看太子面色郁郁,便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太子瞥了高德忠一眼,道:“孤要怎么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