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二十章 被罚!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95 2017-10-15 19:31:58

  玄武门之变,是兄弟阋墙的极致。

  因这一番谈话,太子的心情很不好,不久前才升腾而起的雄心壮志,仿佛遭了当头一棒,几乎把他给打懵掉。

  “太子爷,索额图大人求见!”

  在太子心中郁闷,墨晴心里琢磨着要如何开导这可怜娃的时候,高德忠尖细的声音飘进房内。

  “知道了!”

  太子闷声回应,“带去书房吧!”

  “孤去看看!”

  难得的,太子走前,竟然跟墨晴说话了。

  墨晴眨眨眼,面带微笑,道:“太子爷午膳想吃点什么?”

  “随意吧!”

  太子这会儿可是心情烦躁,纵然是美食在前,也是没多大的兴趣。

  他匆匆离去。

  墨晴则望着太子离去的背影,寻思着索额图来见太子的目的。这会儿的索额图,可是康熙身边的红人,对太子的影响,也是相当的深,是太子的左膀右臂。

  索额图,从辈分上讲,可是太子的叔公。

  历史上,太子被废之前,索额图可是先一步被康熙给拿下了的。

  可惜,墨晴并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大清,有什么重大的历史事件发生。

  作为穿越者,不知道历史会怎么走,这无疑是相当悲剧的事情。

  “姐也是可怜的娃儿啊!”

  想到别的妹子穿越都有金手指,什么空间啊,灵泉啊,异能啊,可是轮到她,啥都没有。墨晴觉得这老天肯定是老糊涂了,办事不靠谱。

  “福晋!”

  听琴的声音响起,让墨晴从幽怨中回神。

  “什么事情?”

  “福晋,午膳有什么安排吗?”

  听琴小声开口。

  “随便吧!”

  墨晴也是没心情。

  当然,她的没心情,跟太子的没心情,完全是两码事。

  ……

  午膳时分,太子带着高德忠回转,面色比起之前,竟是好了几分。由此可见,索额图此来,给太子带来的消息,显然是喜讯。

  “嗯,不错,今儿的菜,有味道!”

  心情好了的太子,吃菜都带夸奖的。

  倒是墨晴,没什么胃口。

  “福晋,这菜不合你胃口吗?”

  太子望着一口一口细嚼慢咽的墨晴,淡淡开口。

  “菜挺好的,就是没胃口!”

  墨晴望了太子一眼,没精打采地回应。

  “福晋有心事?”

  太子问了一句废话。

  墨晴白了他一眼,抬眼望了望太子身后站着的高德忠。

  “太子爷,福晋,奴才先行告退!”

  作为太子身边贴身侍候的小太监,高德忠相当有眼色,墨晴只是扫了他一眼,他就明白,他现在该回避了。

  于是乎,餐桌旁,就剩下太子和墨晴对面而坐。

  “福晋有什么心事,说给孤听一听!”

  太子放下筷子,目光很淡然地望着墨晴。

  “太子爷的心情不错,可是得了什么好消息?”

  墨晴没有直接回答太子的话,而是反问太子一句。

  太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道:“朝堂上的事情,福晋不需要知道!”

  “太子爷这样说,臣妾却是不敢认同的!”墨晴面色微寒,“夫妻一体,臣妾不会干预太子爷的决定,但至少得有知情权吧!”

  “毛病!”

  太子哼了一声,起身便走。

  “我……”

  墨晴的心情更糟糕了,恨不能把太子给打一顿。

  好吧,虽然这个时代就是这个样子,但墨晴是真的不适应。索额图是个什么玩意儿,墨晴虽然不了解,但看的那些小说里索额图都是个祸害。她甚至在想,太子最终走到那被圈禁的结局,索额图估计是居功甚伟的。

  “瓜尔佳氏,肆意妄言,令闭门思过一月,罚抄女戒十遍!”

  走到门口的太子,忽然止步,留下如此一番言语。

  墨晴顿时傻掉。

  闭门思过一月,罚抄女戒十遍!

  而原因就是因为她说了几句话,这还有天理吗?

  “福晋?!”

  待到太子离开,听琴和观棋一起跑了进来,全都是一脸的惶惶。

  墨晴可是太子爷的嫡福晋,是这毓庆宫正儿八经的女主子。但现在,女主子被罚闭门思过,还要抄写女戒!

  那这一月的时间里,毓庆宫的大小事务,定然还是要交由那李侧福晋来处置。

  常言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

  李侧福晋掌权,有的是办法来折腾她们,甚至是折腾福晋。

  太子爷,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别担心,没事儿的!”

  墨晴并不像听琴和观棋这般惊惶,不就是闭门思过吗?多大点儿事情!

  “福晋,这府里的事情,您才接手,这又要交到李侧福晋的手里……”

  “为什么要交到李氏手里?”

  墨晴白了听琴一眼,“你们啊,想太多了。这管家掌事的权力,既然到了本福晋的手中,便是太子,也休想再拿回去!”

  李侧福晋?

  墨晴从来就没有把对方当做对手,这毓庆宫里的女人太多,若是一个李侧福晋就能让她乱了方寸,那她可真就该去找块豆腐撞死啦。

  ……

  毓庆宫太子书房。

  太子手里捏着一本兵书,半晌都没有翻过一页。

  高德忠站在旁边,如同木雕石塑。

  “高德忠!”

  “奴才在!”

  听到太子的召唤,高德忠瞬间活过来,恭声回应。

  “你说,孤是不是做错了?”

  “奴才不知!”

  高德忠打个哆嗦,对于太子这没头没脑的话,他是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虽然多少明白太子说的是福晋,可太子和福晋之间发生了些什么,高德忠完全不知情啊。

  “去喊李侧福晋来一趟!”

  “是!”

  高德忠赶紧去传唤李侧福晋。

  李侧福晋可是消息灵通之人,太子离开墨晴的院子没多久,她就知道墨晴热闹了太子,被太子给勒令闭门思过,还罚抄女戒。

  收到消息的那一瞬间,李侧福晋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待到高德忠来喊她去见太子时,李侧福晋却是缠绵病榻,婉拒。

  “侧福晋既然身体不便,奴才这便回去禀告太子爷!”

  高德忠瞅见李侧福晋苍白的面容,当即告辞离开。

  “侧福晋,您这是为什么啊?”

  李侧福晋的贴身丫头一脸不解,这个时候,难道不该立刻去见太子爷吗?这可是趁机靠拢太子爷的大好机会啊!

  “你,不懂!”

  李侧福晋淡淡一笑,“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亲们,藤子归来了啊,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各种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