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十六章 墨晴吹枕边风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40 2017-09-29 18:50:00

  太子既然这般说,康熙还能说啥?

  墨晴是太子的福晋,这日子要怎么过,就算康熙是皇帝,也不好指手画脚。毕竟,他管天管地,还能管着儿子、儿媳妇怎么过日子吗?

  不过,想到昨儿的晚膳的确是味道不错,康熙就留了下来。

  高德忠不用太子吩咐,已经悄然去给墨晴送了消息。

  “好!”

  知晓康熙又来,墨晴是一点多余的想法都没有。汤锅子,随吃随汤,这冬天里能准备的配菜,都齐备着呢,不需要特别准备啥。

  ……

  这一日,毓庆宫集体汤锅子。

  当然,康熙和太子是不可能跟下面的人一路用餐的,他们还真没这么平易近人。

  但这锅底料配得好,味道很得康熙和太子的满意。尤其是那芥末和茱萸调配出来的麻辣锅,更是得到了康熙和太子的一致欢迎。

  墨晴倒是对这麻辣锅不大上心,这味道,比她曾经吃的山城火锅,差了些。

  “好,好,好!”

  吃饱喝足,康熙连说三个好字。

  “皇阿玛,您若是喜欢,不如让御膳房的师傅来学一学这方子?”

  太子见康熙如此喜欢,遂淡淡开口,“这冬天挺冷的,烫个锅子,确实舒服!”

  “好主意!”

  康熙一听太子的话,顿时眼前一亮。

  这汤锅子,宫里也做过,但这味道没得比啊。

  “梁九功,你记着,回头让御膳房派人来学学这锅子是怎么弄的!”

  “奴才遵旨!”

  梁九功麻溜儿地应下。

  这边康熙和太子说得很顺,而在屏风后,墨晴却是有些咬牙切齿。对于太子的瞎大方,墨晴是相当不爽的。

  在厨房的师傅们弄出这一系列的汤锅子时,墨晴就打定了主意,准备在京里弄个火锅店来着。

  古语有云,民以食为天。

  这无论什么时候,吃都是最赚钱的买卖之一啊。

  京城的人,不差钱的多。她这火锅店一旦开起来,就凭这新奇的吃法,一准儿能吸引大量的客人。

  但若是这几个汤锅子的配方进了御膳房,指不定就会被内务府给弄了去。

  不行,这事儿得好好算计一下。

  墨晴不是小气,而是她不得不未雨绸缪。

  历史上,胤礽这个太子被废,其中的罪过之一,就是赋性奢侈,纵容下属敛财。如太子奶嬷嬷的丈夫凌普,为内务府总管时,非但帮太子敛财,本身也是各种的贪婪。

  康熙如今是看重太子,对太子各种宠着。但若是太子始终这般,不懂得收敛,早晚要自取祸端。

  康熙心满意足地走了,太子脸上的笑意很灿烂。

  ……

  “福晋做得很好!”

  是夜,太子早早到了墨晴的房里,跟墨晴在被窝里说话。

  墨晴则白了太子一眼,道:“太子爷,有个事情,臣妾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有什么就问,你是孤的福晋,有什么不当问?”

  太子心情大好,对墨晴自然是各种的纵容。

  “臣妾想问问太子爷,咱们毓庆宫除了内务府的供应,可还有别的进项?”

  “别的进项?”

  太子眉头微微一皱,“孤是储君,一应所需,皆有内务府负责,毓庆宫何须别的进项?福晋如此问,可是有什么不妥?”

  墨晴呵呵一笑,太子的这个答案,既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在她的意料之外。

  就太子的这种想法,实在是不成熟啊!

  二十弱冠,太子如今正是弱冠之年,却还在靠着康熙过活,没长大啊!

  怪不得大阿哥敢那般挑衅,人家十八岁就已经领军征战沙场,为康熙分忧,能够独当一面。

  “太子爷,敢问您今年贵庚啊?”

  墨晴也不管自己会不会刺激到太子敏感的自尊心,她必须得给太子提个醒。

  “孤已经弱冠!”

  太子瞪眼,他也听出了墨晴的嘲讽。

  墨晴呵呵笑,道:“有这样一句话,太子爷应该有听说过吧。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人这辈子,还是得靠自己啊!”

  “孤是储君,这天下都是孤的!”

  “太子爷,再问您一个问题,皇阿玛贵庚?”

  墨晴哼了一声,“以皇阿玛的身体,太子爷觉得自己需要在储君的位子上等多少年?”

  “瓜尔佳氏,你放肆!”

  见墨晴话说的如此不客气,如此大逆不道,太子气得瞪眼。他才觉得这个福晋不错,这可恶的女人,就给他来这么一出!

  “太子爷,忠言逆耳!”

  墨晴才不管太子生气不生气,反正她的心态很正。太子要是厌弃她,也随他。自己不知道为啥会穿越,但至少还能自己决定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

  太子张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自顾生着闷气。

  墨晴见状,心里多少松了口气,太子这般姿态,表示她的话,他是听进去了的。

  如此,甚好!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墨晴不开口,太子也沉默。

  良久,太子终于闷闷不乐地抬手捅了捅墨晴的胳膊,低声道:“那你说,孤该做什么?孤能做什么?”

  “孤在这毓庆宫,一切有内务府供应,孤若是在外面做什么,御史们定会上本弹劾,说孤与民争利!”

  “再有,孤什么都不缺啊!”

  “成家立业!”墨晴白了太子一眼,“太子爷可以去跟皇阿玛说说,就说您如今已经弱冠成人,该有个正经的差事才是。最好再表示一下,您要凭自己的本事,撑起一个家!”

  “孤,行吗?”

  太子听了墨晴的话,顿时有种掉坑里的感觉。

  他的这个家,可是很大的。

  “太子爷是要承继江山社稷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墨晴好一阵忽悠,总算是把太子给说动了。

  说一千道一万,太子能被墨晴说动,还是因为太子在潜意识里也感觉到了危机。大阿哥一直以来的觊觎,让太子很清楚,他的兄弟们正在慢慢长大。

  太子之位,仅仅因为他是嫡子,靠着康熙的看重,就能稳稳坐着吗?

  一如墨晴之前所言,人,唯有靠自己,才是最靠谱的。

  “成,孤明儿个就去跟皇阿玛提一提!”

  太子目光露出坚定之色,他是太子,国之储君,岂能甘居人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