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十章 关门么?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84 2017-09-26 20:22:42

  作为康熙近身服侍的人,梁九功无疑是极为善于揣摩圣心之人。有些事情,不用康熙吩咐,他都会做得很好。

  若是换了别的大臣,或者是勋贵,梁九功都不需要跟康熙请示,直接就会让人去打探个清楚明白。

  但此刻涉及到的可是太子,那是储君!

  纵然梁九功很得康熙的圣眷,打探储君府上隐私,依旧是犯忌讳的。

  身为一个聪明人,梁九功跟康熙这里报备,没毛病。

  “去问问吧,不用太刻意!”

  康熙沉吟片刻,最终挥了挥手。

  胤礽是他的嫡子,也是他从小到大培养的储君,若是有病,一定得治!

  本着关心太子的心思,康熙准了梁九功的所请。

  ……

  毓庆宫,太子书房。

  福伦送走了一众太医,带着一头雾水回转。他可是毓庆宫的总管太监,这毓庆宫里的大小事情,他基本都能弄个一清二楚。

  可现在,福伦就跟没头苍蝇一样,找不着一点头绪。

  “太子爷,时间不早了!”

  福伦小声开口,本着为太子考虑的心思,提醒太子该安歇了。

  不幸的是,福伦的一片好心,遭遇了太子的心情不爽。

  太子正纠结着墨晴的“精神洁癖”,不知道晚上该在哪里睡。福伦这一番开口,可不就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吗?

  “你很闲吗?”

  太子望了福伦一眼,“毓庆宫里的人不够干净,既然你这么闲,那就好好理一理吧!”

  “……”

  福伦傻眼,这算是无妄之灾吗?

  毓庆宫里的人,都是内务府分派来的,不少人背后都是大有来头。而这大有来头也就意味着,他们心中真正的主子,未必就是太子。

  清理毓庆宫里的人?

  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容易,太子又怎么会一直把这些人放在那里不管?

  “太子爷,奴才……”

  “怎么?”太子心情很不好,“若是这点小事儿你都处理不好,孤要你何用?”

  “太子爷,奴才这就去!”

  福伦还能说啥?太子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他这个做奴才的,只能肝脑涂地去办差。

  太子在书房里坐了好一会儿,表情一直很严肃。

  然后,太子忽然就笑了!

  “孤居然钻了牛角尖,真是岂有此理!”

  太子霍然起身,大步出了书房,朝着墨晴的院子走去。

  彼时,墨晴已经钻进了被窝。

  这寒冷的冬夜里,唯有温暖的被窝才是最舒服的。

  “福晋,要关院门么?”

  管事嬷嬷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这事儿必须问清楚了。

  墨晴想了想,果断表示,关门。

  管事嬷嬷闻言,表情十分古怪。这新婚的第二天,太子爷就不到福晋的房里来,看来她们的这个福晋,是把太子爷给得罪了啊。

  想想也是,毓庆宫里谁不知道,太子爷很看重那拉氏。可福晋倒好,一点点的小事儿,就把那拉氏给打了二十棍子。

  “唉……!”

  管事嬷嬷微不可闻地长叹一声,福晋被太子爷厌弃,她们这些在福晋跟前时候的人,这以后的日子,也是要难过啦。

  原以为这是个美差,不想摊上了这么个四六不懂的主子!

  管事嬷嬷心里感叹着,慢慢挪到院门那里,准备让值夜的嬷嬷把院门落锁。

  “端嬷嬷,太子爷不来么?”

  门房的粗使嬷嬷听了管事嬷嬷的话,那脸色也跟着一片惨白。

  她们都是内务府分派来的,对这些后院里的事情,都是有相当的了解。这后宅的女人,若是不得主子爷的欢心,就算是嫡福晋,这日子也是难过啊。

  “不该问的不要问!”

  端嬷嬷冷着脸,瞪了对方一眼。

  门房粗使嬷嬷不再言语,乖乖走向院门,准备锁门。

  就在她缓缓拉动院门的时候,就见两道身影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

  “见过太子爷!”

  粗使嬷嬷看到那明黄色的衣袍,立刻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忙跪了下来。

  “免了!”

  太子淡淡开口,迈步就进了院子。

  看到太子到来,端嬷嬷则是傻眼,这个,太子爷不是不来的吗?怎么又来了?可是,福晋都已经歇下了啊!

  端嬷嬷愣愣地站在一旁,直到太子进了墨晴的房内,她才回过神来。

  “端嬷嬷,这门,还锁不?”

  “等等!”

  端嬷嬷沉吟片刻,摆了摆手。若是太子爷跟福晋闹得不愉快,准备走人的话,她们已经锁了门,可是要被牵连的。

  这都是当的什么差啊?

  端嬷嬷心里真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啊。

  ……

  太子进了墨晴的房间,外面守着的听琴和观棋正要开口,就被太子抬手给制止了。

  两个小丫头傻傻地站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太子挥挥手,向门外一指。

  听琴和观棋对视一眼,明白了太子的意思。两人躬身一礼,连忙退了出去。

  太子脚步轻盈地进了墨晴的房内,而被窝里的墨晴已经睡着了!

  昨儿夜里被太子折腾的厉害,早上又早早起来认亲,下午又折腾了一桌菜肴,可谓劳心又劳力,再有跟太子摊牌,很是费脑筋。于是乎,墨晴钻进被窝,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女人,跟孤这般玩心计,你是第一个!”

  太子望着睡得香甜的墨晴,嘴角噙着一抹浅笑。

  虽然这个嫡福晋跟传闻中的贤淑温顺不大沾边,但贤淑温顺的女人,太子身边太多,他还真是不怎么瞧得上。

  若是墨晴知道太子的想法,铁定会撇撇嘴,送他两个字:犯贱!

  对男人而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一个男人对于容易上手的女人,是不会知道珍惜的。要不然,也就不会有那句“失去才懂得珍惜”的话语流传。

  ……

  一夜好眠,墨晴睡得香甜,尤其是梦到了她的大熊。

  曾经,墨晴有一个大号的抱抱熊,冬天的时候,最喜欢抱着大熊一起入眠。

  “做一个大熊!”

  想到昨夜的梦,墨晴醒来的第一想法就是让人做一个大抱熊。

  “福晋,您醒了啊!”

  听琴的声音在墨晴睁眼的第一时间响起,“太子爷走前留话说,让您午膳的时候,去慈宁宫陪太后娘娘用膳!”

  …………

  …………

  【亲们,第二更送上,求推荐,求收藏,求各种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