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五章 跟太子叫板!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041 2017-09-22 08:14:49

  等饭吃的时间里,墨晴对这毓庆宫的情况总算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她跟前服侍的两个小丫头,是内务府送来的,包衣出身。

  “以后,你叫听琴,你叫观棋!”

  墨晴实在是瞧不上内务府给两个小丫头取的名儿,直接就给两人改了名。

  结果,两人听了墨晴的话,竟是兴奋地跪在地上,谢她赐名。

  “都起来吧!”

  墨晴摆摆手,心里相当有成就感。

  虽然她挺反感这动辄下跪的行为,但这就是国情,她只能受着。而且要命的是,她若是进了宫里,见到太后、康熙,也得跪啊。

  听琴的年龄稍长,鹅蛋脸,笑起来时嘴角会冒出两个小酒窝,让人看了就舒服。而观棋,身形略显瘦,下巴尖尖,大眼睛,长大了很有可能是妖孽级的美女。

  当然,墨晴的审美观源自后世,跟这个时代主流略有偏差。

  一刻钟后,厨房送来了膳食。

  主菜是汤锅子,配有各种的食材,另有两冷两热。

  “太奢侈了!”

  瞅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肴,还有那热气腾腾的锅子,墨晴的心情荡漾啊。

  作为标准的吃货一枚,墨晴对吃的是相当的有研究。可惜,她只是研究,做不到讲究,只因穷人没钱啊!

  如今,穿越为太子嫡福晋,墨晴感觉自己的春天来了。

  美味当前,开动!

  听琴和观棋在旁边服侍着,时不时地帮墨晴布菜。

  这等享受,墨晴只在片场见识过。

  好在她见识过,多少能模仿一下女主们的优雅姿态,不至于形象大失。

  作为名门闺秀,这个基本的仪态风姿必不可少。

  ……

  当墨晴吃得饱饱时,太子终于归来。

  许是新婚燕尔,太子回归毓庆宫后,直奔墨晴这边而来。

  听到管事的曾嬷嬷的禀告,墨晴着实小惊了一会儿。从听琴和观棋之前说的情况中,墨晴知道太子回来,基本都是奔书房去的。

  “太子爷吉祥!”

  看到太子进来,听琴和观棋纷纷见礼。

  “退下吧!”

  太子扫了两个小丫头一眼,挥手就把人给打发了。

  两人躬身退下,脑袋垂得很低,脚下却是一点儿不慢。

  墨晴站在一旁,小声地跟太子打招呼,心里有些忐忑。她可是把太子的奶嬷嬷那拉氏给打了的,太子若是来兴师问罪,她该怎么回应呢?

  “侍候孤更衣!”

  太子见墨晴站着不动,面色就冷了下来。

  墨晴闻言,直接傻眼。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孤的话吗?”

  瞅见墨晴傻愣愣的样子,太子显得更不耐烦。

  墨晴哦了一声,这才小步上前,只是,这个衣服要怎么更?

  “麻烦!”

  一刻钟后,太子终于冒火,自己动手,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

  墨晴很懊恼,就她这笨手笨脚的表现,失宠是必然啊。

  然而,下一刻,墨晴就懵了,太子没有恼怒,而是把她给抱了起来,直奔床榻。

  这是要干嘛?

  这还是大白天呢!

  这是要白日那啥吗?

  “太子爷,不可以啊!”

  作为名门闺秀,必须要有点儿礼义廉耻,嗯,至少墨晴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她已经融合了石氏的记忆,但主导的依旧是墨晴本尊的意识。

  “孤说可以,就可以!”

  太子很霸道。

  墨晴很无奈,怪不得太子最终被炮灰了,就这点自制力,怎么可能不被炮灰?

  “不行!”

  本姑娘也是有原则的人!

  关键时刻,墨晴猛地甩开了太子的手。

  “放肆!”

  太子登时大怒,恶恨恨地望着墨晴。

  墨晴直接送给太子一个白眼,她可不是太子用来享受的工具。他们之间,针鼻儿大小的感情都还没有呢!

  “……”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墨晴这会儿看太子是怎么看怎么不爽,他们是夫妻,可太子的言行,怎么都觉得别扭呢!

  “瓜尔佳氏,你好大胆!”

  太子这个气啊,觉得墨晴太不知好歹。他肯宠幸她,她该偷着乐才是。

  “没有太子爷的胆儿大!”

  墨晴冷冷地望着太子,“如今还是青天白日,太子爷便这般行事,置我于何地?此事若传到太后娘娘和皇阿玛的耳中,我要如何自处?”

  这般作为,传扬出去,便是太子无德。

  同样的,做为太子嫡福晋的墨晴,也会被扣上各种不好的名头。

  太子微微愣了下,墨晴的这番话,他还是听了进去的。

  别看太子骄奢,实则自幼得康熙教诲的他,聪慧机敏。而且,这时候的太子,还没到九龙夺嫡那会儿的张狂,还是能听得进人劝的。

  “此事,是孤之过!”

  太子没有继续跟墨晴较劲,而是坦然认错。

  墨晴松了口气,总算是稍稍保住了自己的贤淑之名啊。

  “太子爷用过膳没有?可要摆膳?”

  墨晴直接把话题错开,避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情况。

  “孤在宫里用过膳!”

  太子慵懒地望了墨晴一眼,眸间精光一闪而过,淡淡开口,道:“那拉嬷嬷是孤看重的人,福晋不要太过苛责,待会儿去给嬷嬷陪个不是!”

  “奴大欺主,不得不罚!”

  听到太子这般说,墨晴的火气就冒了出来。

  那拉氏只是太子的奶嬷嬷,说白了就是个乳娘,是奴才。她是太子嫡福晋,是正儿八经的主子,而太子居然让自己一个主子,去给一个犯了错的奴才赔不是。

  怪不得太子最终被废掉,就这种水平,被废是必然,不被废才是意外。

  “福晋是在质疑孤吗?”

  太子见墨晴这般不给面子,也是恼了。

  先前他想要跟墨晴做那事被拒,别看他坦然认错,但心里其实窝着火的,此刻,墨晴这般不给他留面子,太子怎么能忍?

  “是!”

  墨晴分毫不退,针尖对麦芒。

  有些事情,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原则性问题,不容模糊。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要么是东风压倒西风,要么是西风压倒东风。

  此刻,墨晴必须顶上去,跟太子硬顶。哪怕是因此被太子厌弃,成为一个完全不受宠的太子嫡福晋,她也必须坚持!

  【亲们,新书发布了哦,求收藏,求推荐,求关注,求各种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