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三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134 2017-09-20 21:04:53

  身份地位决定话语权。

  墨晴是太子嫡福晋,而李氏仅仅是侧福晋,纵然是给太子生了两个儿子,面对嫡福晋的墨晴,依旧是处于下风。

  “哇啊……哇——”

  李侧福晋看出墨晴这是在拿她做筏子,借题发挥,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她本人是不能跟墨晴这个嫡福晋起争执的,但她手中有牌。

  被李侧福晋抱着的小阿哥,忽然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不用问,这就是李侧福晋的反击。

  “谁是小阿哥的奶嬷嬷?还不赶紧抱小阿哥下去?”

  墨晴冷冷地望了李侧福晋一眼,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想让她乱了分寸?

  跪在地上的小阿哥的奶嬷嬷赶紧爬起来,向着李侧福晋走去。

  李侧福晋顿时慌了神。

  她今儿之所以亲自抱着小阿哥过来,就是为了给墨晴请安的时候,能不用跪下,留一份体面。毕竟,在墨晴嫁给太子之前,她可是毓庆宫的女主人。

  事实上,太子对李侧福晋是真的相当的宠爱。

  太子身边的女人不少,但也就是李侧福晋不断地给太子生儿育女。只是李侧福晋的运气差了点,她给太子生了两儿两女,两个闺女都是早早夭折,如今依旧是有两子傍身。

  “侧福晋!”

  奶嬷嬷到了李侧福晋的近前,小心翼翼地开口。

  “李侧福晋!”

  墨晴可不管李侧福晋在太子心里有怎样的位子,她现在借题发挥之举,也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断然不能半途被熄灭了!

  李侧福晋万般不甘心,却不得不把怀里的小阿哥递出去。

  “抱小阿哥下去吧!”

  “还有,把大阿哥也带下去!”

  墨晴果断开口,将李侧福晋手里的两张牌都给拿下。

  结果,刚才还安安静静的大阿哥也跟着哭出声来,并且抬手指着墨晴。

  “坏女人,坏女人……”

  “不准欺负我额娘!”

  大阿哥这一开口,在场所有人都垂下了头,表情变得相当难看。

  墨晴的面色也在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稚童无辜,他们其实并没有自己的主观判断,只是在人云亦云,鹦鹉学舌。

  “李侧福晋,你要如何解释?”

  墨晴不可能针对大阿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只能是背后教唆之人。

  “福晋,妾身冤枉!”

  李侧福晋终于跪了,她不能不跪,不敢不跪。

  她的确是看不惯墨晴这个嫡福晋,但却从不曾在两个儿子面前说过类似的言语。

  “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哭了呢?”

  在现场气氛越发冷凝的时候,一道急切的声音从人群后传了出来。

  下一刻,一个面相富态的中年嬷嬷到了近前,直奔哭得歇斯底里的大阿哥,将人给抱了起来。

  看到这中年嬷嬷,墨晴的眼眸微微眯起,这人是谁?

  “奴婢拜见福晋,给福晋请安了!”

  中年嬷嬷抱着大阿哥,这才扭头看向墨晴,说是请安,但那腰杆儿却是站得笔直。

  “放肆!”

  墨晴的面色更冷,“你是哪里服侍的嬷嬷?本福晋召集毓庆宫的人,你怎么才来?”

  事实上,在这中年嬷嬷出现没多久,墨晴已经猜到了这人的身份。

  偌大的毓庆宫,一个嬷嬷,却这般姿态,且一身的绸缎,这人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太子胤礽的奶嬷嬷!

  “奴婢那拉氏,是太子爷身边服侍的!”

  那拉氏面对墨晴的发难,依旧是傲气得很。他是太子的奶嬷嬷,仁孝皇后难产而死,太子胤礽可以说是那拉氏一手带大的。

  常言说,生恩不如养恩。

  那拉氏,从某种意义上,跟太子的养母也差不多。

  康熙因为对仁孝皇后的爱重,对太子也是无比宠爱,自小养在身边。不同于其他的皇子,都是养在后宫妃嫔的手中,太子完全是跟着康熙长大的。而照顾太子生活的,便是这个那拉氏。

  这是一尊大佛啊!

  墨晴顿时有些头大,自己这开局,果然不是一般的难度。若这是一场游戏,那么她现在的开局难度,绝逼是地狱级。

  不过,从那拉氏的眼里,墨晴已经看出来了,这女人对她有着深深的敌意。

  一不做,二不休。

  墨晴眼里闪过一抹厉色,冷冷开口:“大阿哥的奶嬷嬷呢?还不赶紧把大阿哥也抱下去?要是累坏了太子爷的奶嬷嬷,你担当得起吗?”

  这一番话说出来,那拉氏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

  她在毓庆宫的身份地位可是很高的,之前就算是李侧福晋,也得讨好着她。而这,越发助长了那拉氏的气焰。

  可如今,墨晴不过刚嫁给太子,就敢明里暗里地讥讽于她。

  纵然是嫡福晋,又如何?

  等太子爷回来,她一定要在太子爷面前给她上点儿眼药。

  大阿哥的奶嬷嬷很快上前,从那拉氏的手里接过了大阿哥,飞快抱着大阿哥离去。

  “来人!”

  在大阿哥被奶嬷嬷带下去后,墨晴再度开口,“给那拉嬷嬷准备个凳子!”

  那拉氏听到墨晴的话,面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只是,当凳子搬来,墨晴就冷了脸,厉声道:“这种凳子,那拉嬷嬷能趴得下吗?”

  “去,准备春凳!”

  “啊?!”

  刚才搬凳子来的太监傻眼,愕然地看着墨晴。

  春凳,在宫里有倒是有,但在这个场合搬出来,那都是打板子才会用到的。而且,福晋刚才说的话,可是“趴”,难道说,福晋准备打那拉嬷嬷板子?

  “听不懂本福晋的话吗?”

  墨晴目光泛着寒意。

  小太监哪儿敢啰嗦,当即跑起来,去把打板子用的春凳给搬了来,摆在那拉嬷嬷的面前。

  那拉氏这会儿也是懵了,怔怔地望着墨晴。

  她可是太子爷的奶嬷嬷,太子爷对她是无比敬重的,墨晴一个刚嫁进来的女人,怎么就敢对她用刑?

  墨晴呵呵笑着,淡淡开口:“那拉嬷嬷是自己趴上去,还是等本福晋让人把你抬上去?”

  这老女人对自己有恶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墨晴可不管这些。至于太子?哼,想要得到太子的宠爱不容易,但想要太子厌恶自己,却是容易得多。她光脚的,哪怕穿鞋的?

  “福晋饶命,老奴知错了!”

  眼见墨晴要玩真的,那拉氏吓得直接跪在地上。

  她在毓庆宫向来是体面人,太子的敬重,让她高高在上。若真的被打了板子,纵然太子爷事后给她出气,她的体面却也是丢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