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第二章 借题发挥

清穿之太子妃的彪悍日常 扶苏藤 2114 2017-09-20 12:00:00

  李侧福晋抬头望了墨晴一眼,明显是被墨晴的姿态给搞糊涂了!

  “说吧,不用怕,这毓庆宫的天,没谁能一手遮住!”

  墨晴坐在那里,一本正经地看着李侧福晋。

  她是什么人?龙套中的王者,注定要从龙套到天后,演得了白莲,扮得了泼妇,横店十年的从影经验,耳濡目染,在她面前的飙演技?简直是笑话!

  李侧福晋瞅着墨镜义正言辞的模样,越发懵懂,她是真的不曾见过这样的阵势,搞不懂墨晴是什么章程。

  “怎么不说话?”

  墨晴嘴角轻轻上扬,当即抬手在桌上一拍:“来人!”

  “福晋!”

  两个管事嬷嬷和四个侍女先后进来,躬身立在一旁,等墨晴发话。

  “去,把毓庆宫的人都召集起来,本福晋要问话!”

  墨晴端着架子,淡淡开口。

  “是!”

  管事嬷嬷和侍女们退下去。

  李侧福晋则是惊讶地望着墨晴,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墨晴这是要把事情闹大,而她成了墨晴搞事情的借口。

  “福晋,妾身并没受委屈!”

  李侧福晋忙不迭地出声,她固然很受太子的宠爱。但却不想成为众矢之的,须知这毓庆宫里的人,可是盘根错节,她纵然有太子的宠爱,也断然不敢得罪太多人。毕竟,太子不可能时时关注着她。

  “李侧福晋,你不要怕,此事,本福晋给你做主!”

  墨晴抬手,打断李侧福晋的话,“若是有什么不好的,本福晋帮你担着!”

  “福晋……”

  “行了,不用多说!”

  墨晴冷冷地扫了李侧福晋一眼,眼神极度具备杀伤力。

  李侧福晋被墨晴这般凶悍的眼神望了一眼,吓得一个哆嗦。这就是传说中温婉贤淑的人吗?怎么她感觉福晋的眼神比太子爷还凶呢?

  ……

  不到一刻钟,毓庆宫的太监、嬷嬷、侍女们被聚集了起来。

  别说,康熙对胤礽这个嫡子是真的相当的好,这毓庆宫里服侍的人,还真的是不少。

  “参见福晋,福晋吉祥!”

  一群人看到墨晴,纷纷见礼。

  “免礼!”

  墨晴淡淡开口,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别看石氏是康熙钦点的太子嫡福晋,但这毓庆宫里服侍的人,都是内务府安排的。石文炳给石氏安排的陪嫁之人,都被安排到了京城外的庄子里。

  换言之,墨晴的手上,一个能用的自己人都没有。

  这个开局,还真是衰啊!

  身为太子嫡福晋,手底下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墨晴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石氏的结局那么悲剧!

  虽然墨晴是个历史渣,但对于九龙夺嫡这段时间的一些事情,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太子妃石氏,也被称为瓜尔佳氏。

  后世的人说起这位太子妃,基本都是称她瓜尔佳氏,毕竟,她的先祖可是正儿八经的满人。

  瓜尔佳氏为太子妃,以准皇后的身份,掌管后宫事务近二十年,康熙对这个儿媳妇是很认可,很看重的。在瓜尔佳氏死后,因为那会儿太子已经被废,康熙就特别降旨,令步军统领隆科多率领三十名侍卫穿孝,依旧以皇太子妃的规格下葬。

  康熙的看重,是瓜尔佳氏立足的根本。

  墨晴一度觉得瓜尔佳氏是个蠢的,但现在明白了自身的处境,她也不得不对瓜尔佳氏说一个服字。

  不过,墨晴却不打算走瓜尔佳氏的老路。

  如今摆在墨晴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让康熙早早地放弃太子,另一条就是让太子最终能继承皇位。当然,其实还有第三条路,那就是让太子早点儿归西。

  大概地看了看院子里的人,墨晴轻咳两声,转头望了望李侧福晋。

  “谁是李侧福晋院子里服侍的人?”

  “谁负责照顾两个小阿哥?”

  随着墨晴开口,人群中有人动了,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看着从人群中走出的这些人,墨晴直接摔了杯子。

  “福晋饶命!”

  “福晋饶命啊!”

  “奴婢冤枉啊!”

  两个管事嬷嬷,两个奶嬷嬷,两个粗使嬷嬷,还有八个侍女,全都惶恐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她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作为李侧福晋身边服侍的,她们也都是兢兢业业的。尤其是照顾两个小阿哥的奶嬷嬷和侍女,更是不敢有丝毫的粗心大意。

  可这会儿,怎么就忽然被福晋给指责了呢?

  “冤枉?哼!”

  墨晴站起身来,抬手指向李侧福晋,“你们是李侧福晋院子里侍候的,那你们给本福晋说说,你们是怎么侍候的?怎么李侧福晋见了本福晋,话都没说两句,便泪眼汪汪的!”

  “奴婢们……”

  一群人都是傻眼,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啊?

  毓庆宫里,谁不知道太子爷对李侧福晋的喜爱?她们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对李侧福晋有丝毫的不敬啊!

  “怎么?本福晋难道冤枉你们了?”

  墨晴再次抬手指向李侧福晋,“你们看看,自己睁眼看看,看看李侧福晋是不是眼睛都红了?”

  随着墨晴的话,还真有人去看李侧福晋。

  李侧福晋的两眼的确是发红,看起来有些微微的红肿。

  昨儿可是太子迎娶嫡福晋的洞房花烛夜,太子跟墨晴成就好事,正所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李侧福晋心中不舒服,难免流了几滴泪,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问题是,这事儿是绝对不能拿出来说的!

  太子迎娶嫡福晋,可是大喜之事。李侧福晋在这个时候伤心痛苦,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对太子嫡福晋不欢迎吗?

  若是李侧福晋真的敢流露出这样的意思,那可是犯了大忌讳的。就算是太子宠爱李侧福晋,也是饶她不得的。

  “福晋,妾身不是……”

  李侧福晋算是彻底明白了,墨晴就是在借题发挥,而她原本带着下马威前来的敬茶之举,成了墨晴发难的理由。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这一刻,李侧福晋肠子都悔青了!

  “不是什么?”

  墨晴冷冷地望向李侧福晋,对于李侧福晋的心思,她怎么会看不懂?只是,不管咋样,她现在都是太子嫡福晋,在这个时代,她除非死掉,否则,只能认命。

  既然注定要跟胤礽纠缠一辈子,那么,她自然要让自己过得舒坦一点儿。

扶苏藤

亲们,新书发布了,求收藏,求推荐,求关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