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城市树下女孩

懒洋洋的周末

城市树下女孩 林下女孩 3138 2017-09-14 10:50:18

  头疼,呕吐感,浑身无力,宿醉之后的后遗症。

  筏薇闭着眼睛晃了晃点点钝痛的脑袋,拉着窗帘的房间也看不出来是几点。这周的工作碰到了点麻烦,加上子然犯花痴的刺激,一不小心就喝的过量了。

  看着一旁还睡的死沉的子然,筏薇恶意地用脚踢了下,然后用手撑着脑袋起床。

  “呜,几点了?”睡的迷迷糊糊的子然感觉脚被碰了下,迷糊中也不觉得疼。只是感觉到筏薇起床了,眼睛睁了条缝看了眼后又马上闭上问道。

  筏薇打了个呵欠,伸手拿过床头柜的闹钟看了眼。“十点半,你继续睡吧。”子然这家伙每次都喝的烂醉如泥,不到下午是绝对起不来的。

  ”哦”,然后没声音了,又睡着了。

  筏薇也不管,只管摇晃着进了洗手间。

  这里是子焉和子然租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周末的时候一般筏薇和矣心也都在这过夜,一些洗簌用具两个人在这也都有备份。

  镜子里的人大大的眼睛,宿醉后显得憔悴苍白的脸。筏薇先用冷水拍了拍脸,然后才刷牙洗脸。看见筏薇出来后,矣心正好端出刚煮好没一会的浓粥。

  “哇好香啊,矣心,如果我是男人绝对抢你回去当压寨夫人。”筏薇嘴里还含着调匙含含糊糊地说,真是贤妻良母的不二人选啊,自己怎么就不是男人呢?筏薇第NNN次地边吃着矣心煮的食物边在心里想着。

  “少贫嘴了,小心烫啊。”矣心不雅地翻了个白眼,筏薇其他都好,就是在吃的方面,真真是“好吃懒做”的典型啊。

  自己懒得做,总说做的没滋没味。又不喜欢外边饭馆里做的味道,到了周末就会央求着矣心多做几道好菜,大餐几顿。

  “咦,子焉呢?”

  子焉就是个怪胎,甭管前一晚闹的多晚,她都能在翌日早上的六点起床去跑步。不过平时周末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在的,今天却没看见她。筏薇又盛了碗粥,然后问着矣心。

  “对啊,她怎么还没回来?没料酒了,她说去楼下买瓶料酒中午煮虾用,不过去挺久了。”听筏薇这么一问起,矣心才觉得子焉去的也太久了吧,子焉又不是个喜欢乱逛的人。

  说曹操曹操到,正觉得奇怪,那边就传来了开门声。一袭白色运动装的子焉关了门,提着一瓶料酒走了过来。

  “筏薇,昨晚在KTV子然那丫头趁上厕所又干什么缺德事了?”子焉一屁股坐到了筏薇的另一边,然后质问着昨晚同去厕所的筏薇,难怪去了那么久。

  筏薇赶紧扒拉着碗里的粥,矣心也想知道子焉会这么问的原因,又一边得提醒筏薇别烫了舌。

  吃完了,好饱啊。将碗推了推,然后左看看一脸好奇的矣心,右看看一脸质问的子焉。“好吧,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们,刚才在楼下怎么啦?”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啊,然后形式就变成了筏薇和矣心同时一脸好奇猫猫般地盯着子焉。

  “刚我下楼买好料酒刚转身,就蹦出一人问我怎么没给他打电话。我问他是不是认错人了,然后他说他叫楚什么的,说是我叫他帅哥的谁谁的朋友。肯定又是子然那丫的犯的花痴事。说什么一直在等给他电话,没想到先在超市遇着了。丢人都丢到家门口了,亏得我们每次故意去那么远的KTV。”

  子焉说话又急又快,那人看自己的那眼神。犯花痴的是子然那丫头,却得自己替她背这锅。纯粹被子然气的。

  “呃……”

  筏薇常常想,子焉这家伙会不会是个百合啊?性子像个男人,却又厌恶男人。这两姐妹,怎么这么奇葩呢?

  然后形式再转回最初,矣心继续当她的好奇猫猫,子焉的表情是更气愤和严肃了。一般情况下,子焉是不管子然怎样嘀,只要不扯上自己,加上一般子然的花痴症还是在正常范畴的,谁料想这次会这样呢?

  唉!

  “这样……那样……如此……这般……“

  筏薇如此这般添油加醋地详细讲述完了昨晚丢脸的全过程,然后矣心被震住了,子焉爆发了。

  子然的房间内,子焉正一把将子然从被子里扯了出来,还边扯边骂道:“你丫的刘子然,陌生人的包厢你也敢乱闯,信不信被人奸了后再杀啊。MD,犯花痴也得有个度啊…………”此处省略NNN字。

  子然虚弱渺小的反驳声,彻彻底底不留渣地被子焉的谩骂声淹没了。

  筏薇也不理子然将会在子焉的折腾下如何,谁让昨晚害得自己那么丢脸,刚才述说时添的油加的醋当是这个周末生活的调味剂了。呜,头还有点点疼啊,子焉加油啊!

  半个小时后,子焉回到了客厅,回归淡漠表情地和筏薇一起看喜剧电影。矣心已经在厨房开始忙活中午的大餐了,筏薇摸了摸肚子,应该还能塞下不少吧?不然可吃亏了。一般周末筏薇也就八点半左右起床,今天起的晚早餐也就吃的晚了,不过谁让矣心煮的白米粥也那么浓郁芬香好喝呢。

  而房间内被子焉骂的狗血淋头,又被折腾的再也睡不着的子然一看见子焉出了房门,便立马拿出手机拨了那个什么楚天扬的号码,刚一接通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开始破口大骂。

  子焉很少真正骂人,一旦爆发了子然还真不敢正面地顶嘴。被骂了半小时憋的郁闷气,加上听出了竟是楚天扬这小子闹的祸,子然心里的这个气不打一处来啊。

  楚天扬把手机从耳朵旁拿到眼前,这这这……谁啊?一大中午一打电话就开始骂人。

  “有病吧,谁啊?”

  “去你丫的你才有病你全身都有病…………”哒哒哒哒,此处省略N句不和谐的话。然后呢,楚天扬也在省略的N句不和谐脏话中听明白了,这个泼妇是昨晚包厢里的美女。

  一边听着电话里的不和谐语,一边在心里苦苦纠结。你说昨晚一阳光美女,上午一气质美女,怎么转眼就成了泼,妇呢?

  纠结着纠结着,然后那边啪的一声挂电话了,只剩“嘟嘟嘟嘟……”的声音还在耳边余音缭绕。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阳光美女,我的气质美女啊。

  中午十二点某栋楼某间房中传出了恐怖的呐喊声,呀呀,乌鸦缓缓地从天空飞过。

  话说子然把人骂完,心情也重新明媚阳光。刷牙洗簌,刚好可以吃午饭。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子然踢踏着拖鞋,嘴里哼着不成调的调子走进了洗手间。

  四方桌上,六菜一汤,三双筷子你争我夺,只有矣心的筷子镇静地见缝插针戳进盘子夹一些菜吃。

  这也是四个人之间的另一个习惯啊。

  筏薇是嫌弃自己和饭店煮的味道,子焉子然两姐妹呢是完全的不开火自己煮。虽然这厨房里的配备挺齐全,却完全是为矣心的到来而准备的,幸好矣心自己也喜欢煮东西给朋友吃。

  媲美军队的吃饭速度啊,只是那个剩下的场面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有两个成语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那就是“狂风过境”“杯盘狼藉”。

  意犹未尽地放下筷子,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你争我夺的三人全都瘫在了沙发上。

  “去,洗碗去。”矣心也半仰在沙发上,然后伸腿踢了踢筏薇。矣心负责煮食,子焉负责采购,中午的碗筏薇负责清洗,子然则负责晚上碗筷的清洗。

  “呜,才刚吃完饭呢,都不让人缓缓。”筏薇喃喃地抱怨,却还是听话地起身开始收拾桌面。

   NND,以后一定要找个负责洗碗的男朋友。

  别说筏薇没雄心壮志说找什么三高男人,过日子嘛还是舒服着好。

  洗完碗筷,筏薇甩了甩手然后找了个位子继续瘫着。有人说演电视的是疯子,看电视的是傻子。然后客厅里的四个傻子,看着疯子们演的喜剧电影。随着情节,不时地大笑出声。

  笑笑没什么不好,即使无厘头,喜剧永远都有它的市场,因为谁都渴望一份快乐,一个喜剧性的结局。

  “哇,外面的阳光好好啊。”

  电影结束了,以一个美满的结局形式。筏薇走到阳台伸了伸懒腰,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真舒服啊,便扭头对着客厅里的其他三个大声说道。

  “嗯那下午该干吗呢?”

  客厅里的三人也都来到了阳台,各自拉伸着身子舒缓着身体,然后矣心弯了弯腰问。

  “去逛街吧?嗯?嗯?””NO!”

  子然刚提出建议便立马被筏薇给否定了,这么好的天气去逛街,纯粹是浪费阳光的美好温度啊。说是逛街,还不是从这家店逛到那家店,哪能晒到太阳的。

  “爬白云山锻炼去”

  “Yes sir。”

  筏薇和矣心调皮地对着子焉敬了个军礼,子然则耸耸肩表示赞同,然后各自回房准备运动服和运动鞋。

  爬白云山和星期五晚固定的KTV聚会一样,是子焉要求每个周末必做的事,纯粹是子焉觉得这三个家伙真需要好好锻炼锻炼。

  整装待发,出发了。

  周末尤其是有暖暖的太阳的时候,必须出去走走晒晒太阳,这样才不会让被现实困住的心发霉病变。走在太阳底下闭上双眼静静感受,可以轻轻嗅到幸福暖暖的味道。狭义的幸福可以很简单,就比如一抹上天恩赐的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