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美人来兮

第七章 绣花枕头定北王

美人来兮 猜花眼 2631 2017-09-14 10:54:09

  “你竟是林剑锋的女儿?”皇帝心里有些激动,让林简起身说话,怪不得觉得熟悉,原来是林剑锋这老匹夫的女儿。

  林简已经听到四周窃窃私语之声,她知道自已的名声在西京不太好,整个西京没人不知道护国将军二小姐当年寡鲜廉耻,哭闹着嫁给罗子鸣,后来又因为不守妇道,虐待小妾被休弃的事儿。林简对这些已经免疫,因为被指指点点习惯了。

  “是的,皇上!”林简本来也不想说是林剑锋女儿,但是没办法,这求自已办事的是六皇子李玄的魂,而且李玄所求之事只能找皇帝或者定北王,而这两个人在林简记忆中跟自已的爹林剑锋多少还是有些交情的,所以为了最大程度保命,林简只能把老爹亮出来,希望有点作用。

  “你头也磕过了,还有何事?”皇帝看林简一脸菜色,眼窝深陷的样子,看起来过得不是很好,心里生出一丝心疼和愧疚,这老匹夫替自已打了一辈子仗,自已却没替他照顾好妻儿。

  “我爹在梦里让我告诉皇上,六皇子并非因为私吞军饷畏罪潜逃,而是被人谋害,六皇子死的冤枉,请皇上一定要彻查此事,不能姑息养奸。”林简一口气说完,手心里都是汗。

  皇帝听罢,激动地坐了起来,不只皇上激动地坐起来了,连张皇后都站起来了,指着林简呵斥道:“你可知欺君是死罪!竟敢在这儿怪力乱神,胡说八道,混淆视听。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林简心中哀嚎:“我命休矣!”

  “母后息怒,且听听林二小姐怎么说。”李煜吊儿郎当地走到林简面前,俯下身用他那双能滴出水来的桃花眼盯着林简问道:“那林将军有没有告诉你,我六皇弟他死在哪里?”

  林简觉得自已的心突然“砰砰砰”地快速跳动着,李玄看着林简的样子,知道她又要犯傻了,忙对着林简耳朵喊道:“姑奶奶,你可别犯傻啊,要出人命了。”

  林简一个激灵,看着近在眼前的李煜的脸,提醒自已保持定力,挤出一个笑脸,小声对李煜道:“这件事情,我只能跟定北王说,还请定北王跟我单独聊聊,我怕我再这么说下去,一出王府,哦不,也可能不需要出王府小命就没了。”

  “煜儿!让她大声说!”皇帝有些着急地看着林简和李煜,自从林剑锋身死,玄儿已经失踪一年多了,兵部呈上来的证据说玄儿是私吞军饷,畏罪潜逃,但是皇帝心里还是不信,这一年多一直派人在寻找李玄的下落,但是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皇帝其时也知道李玄生还的可能性极低,但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老泪纵横。

  “启禀皇上,您先不要激动,六皇子即便是死了,也不希望您太过悲伤,以免伤了龙体。六皇子只想告诉皇上,他没有当逃兵,他是被人谋害的,他只希望您能彻查此事。”林简看着皇帝老泪纵横的样子,有些心疼。

  “你父亲可有告诉你我儿尸身在何处?”皇帝忍住悲痛,已经镇定下来。

  “我爹还没来得急说,我就醒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林简看着李玄问他怎么办,万一公开说了,那人家把尸体转移了怎么办。

  “我三皇兄一定会找你的。”李玄感激地看着林简。

  皇帝挥挥手让众人散席了,让太子送张皇后先回了宫。程公公到林简跟前耳语道:“林姑娘留步,皇上有请。”

  慕尘的心从一开始就在嗓子眼吊着,本来以为只是像往常一样的小事,谁知竟是这么大的事情。林简让慕尘先回去,示意慕尘不必担心,自已有办法自保。

  定北王府书房,皇帝已经换了便装,坐在书桌前问林简:“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吧。”

  “民女谢过皇上体恤!我确实知道六皇子的尸体在哪里,六皇子怎么死的我也知道,民女即想帮六皇子,也想自保,所以希望皇上能派人暗中查探,找到洗刷六皇子冤屈的证据。”

  “这件事我一直在查,但是什么都没有查到,连玄儿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不相信玄儿会私吞军饷,更不相信他会畏罪潜逃。”

  “皇上,六皇子在天之灵,如果知道你这么相信他,他会非常高兴,也希望皇上您不要过于悲伤。”

  “你爹他有没有怪寡人,让他唯一的儿子流放?”

  “没有,皇上!我爹很感谢皇上对我们的暗中照拂。”

  “你知道?”皇帝有些诧异,他对护国将军府的暗中保护,只有心腹暗卫知道。

  林简点点头:“我爹刚去世的时侯,家里确实艰难,我娘拼了命才保住了将军府的房子,为了保护我也经常与人争吵。但是后来我成了大理寺的特别顾问,大理寺的人很照顾我,如果没有皇上您的准许,我怎么可能进得了大理寺。再加上以前府外经常有流氓闹事,后来竟突然都不再来闹了。我就知道有人暗中相助,前些天梦到我父亲,他说是皇上您在暗中帮助。”

  “算他林剑锋有良心,知道想着寡人。”皇帝想到年轻时跟林剑锋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眼眶有些湿润,对林简道:“你回去告诉你母亲,你哥哥林英平安无事。”

  林简对这位皇帝充满感激:“民女谢谢皇上!请您让定北王主办六皇子的案子,这也是民女父亲所嘱,希望皇上答应。”

  “之前此事一直是太子在查办。”皇帝是想说太子比定北王靠谱。

  “您让太子继续查办,定北王和民女在暗中查,此事希望皇上对任何人提及,包括太子。”

  皇帝嫌弃的看了眼吊儿郎当站在一边的定北王李煜,头开始疼了:“寡人这个儿子除了吃喝玩乐,没干过正事。”

  定北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听皇帝这么说,有些郁闷:“我最拿手的是品酒赏美人,父皇。”

  “逆子!”皇帝瞪着李煜,手抓起了桌上的砚台,直接扔了过去。

  李煜没躲过,直接倒在地上,有些狼狈地捂着肚子叫:“父皇,好疼,要不你还是让大哥查吧。”

  林简看着李煜的样子,瞬间没了起初的惊艳感,这完全就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绣花枕头,真不知道李玄为什么一定指定要李煜去查,连大理寺也不行。这李煜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样子,怎么查啊。

  看到林简失望的样子,李玄忙道:“一定要我三皇兄来查,我只相信我三皇兄,我三皇兄以前可是文武双全。”

  “如果你三皇兄什么都办不成呢?”林简用意念和李玄交流着。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林简无奈地叹了口气,向皇上道:“我爹说了,就让定北王查。”

  “父皇,这事儿您还是交给大哥吧,我可不想天天面对这个丑丫头,要是个美人,我还可以考虑。”李煜嫌弃地看着林简。

  林简看着李煜一脸欠揍的样子,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飞,刚才在桃花宴上,自已眼瞎了,才会觉得他有那么一点定北王的气势。

  “皇上,此事必须定北王来查,另外希望皇上给我一份密函,关键时刻保命用的。”

  皇帝见林简主意已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也想让李煜借此事锻炼下,便对李煜道:“煜儿,此事事关你六弟,你必须接手。密函我会让暗卫送至你家中,大理寺的人你也可以抽调。”

  “好咧,谢谢皇上。大理寺的人我只需要郑家和就行了。”因为郑家和武功最高,办案经验最丰富,长得也是赏心悦目,是跟李煜完全不同类型的型男,林简暗戳戳地笑得口水又快流出来了。

  林简非常欣赏郑家和,是个爷们儿,有担当,可惜不是命定的纯阳之人,不然林简早就下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