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原来妖怪是我

第八章 撞见私情

原来妖怪是我 九命猫xj 2018 2017-09-14 07:58:58

  几天后,艾沫沫才领略到关门弟子的意思,就是只有婆婆跟她知道,此外再没人知道。

  平日里她穿的是记名弟子的粗衣麻布,干一样的活,根本没人在意她是哪里来的,正常弟子见了就直接使唤。

  艾沫沫也不好意思四处宣扬,只能跟别的记名弟子聊天时假装“无意”提下,那弟子听的一愣一愣的,以为她在吹牛皮。他来了这里这么多年,从没见婆婆收过什么弟子,也没见任何收弟子的倾向。

  这日艾沫沫洗完衣服悄悄溜出去放松一下,不然回去又要逃税、扫地、做饭干不完的活。

  四处溜达着,艾沫沫不知不觉走出了杂物院,穿过一片广场来到后山。深呼吸一口气,艾沫沫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待久了的缘故,她也能感受到灵气的稀疏,无极山乃灵气盛地,虽然每天劳累,但把她滋润的还不错,这里给人的感觉更舒服。

  艾沫沫走累了倚在一块大石头上,眼皮不知不觉就沉了,要不在这睡一觉吧。

  艾沫沫是被一个女子的声音吵醒的,她悄悄探出身来透过石头旁的枝叶看过去,是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弟子。

  那女子生的细眉杏眼,双目含情,楚楚动人。她双手小心的托着一个荷包:“敬哥哥,你收下吧,这是瑶儿亲手绣的,里面装了龙魂草、水灵芝,还配了朝夕花,对修为大有帮助。”

  还靖哥哥,莫不是蓉妹妹吧,原来是在幽会呀,他们会不会在这里双修?出来一趟还能撞见这样的事,艾沫沫又激动又兴奋,忍不住的把头往前伸了伸。

  那男的背对着艾沫沫,看不出是何反应,只见负手往后退了一步:“夕瑶姑娘,这荷包太过贵重,恕在下不能收。”

  唉,艾沫沫摇头,美女都送上门来了,还装什么君子呢,来都来了。

  那女子果然不能接受他这破理由,立刻瞋目怒斥:“都一个多月了,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难道我归云庄庄主之女还配不上你么?”

  尖锐的声音让艾沫沫差点跪了,这小女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呀。

  “谁?”

  吵闹的女子一眼看到石头后的身影,立刻执剑飞身前来。

  厚重的压迫感逼近,艾沫沫想也不想转身就跑,话说她跑什么呀,这地是她先来的。

  没跑两步,女子一掌打在她肩上,震的她整个人都向前飞了出去。

  修仙的就是厉害,可怜她艾沫沫来了一个月也没学个五招三式,连如何漂亮的落地都不会。

  “啊!妈呀!”半空中的艾沫沫只能惊恐的叫娘,然后悲哀的摔下。

  男子转身,猛然一个箭步冲向空中的女子,将她接了下来:“沫沫,果然是你?”

  艾沫沫站稳了脚,定睛一看,这不是张子敬么?

  “当,当然是我。”

  张子敬上下看了她这一身的打扮:“你什么时候来的?竟然还……”

  “我来了一个月了,怎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是挺意外。”张子敬啧啧道。随后又说:“你还是下山去吧,在这里做个杂物伙计没前途的。”

  你在这里有前途,我在这里就没前途?艾沫沫不屑:“哼,我可是丹药房婆婆的关门弟子,以后指不定谁比谁差呢。”

  张子敬伸手拉了拉她的麻布衣袖,撇嘴道:“你,确定?”

  他们两人聊得热乎,倒把孟夕瑶晾到了一边,她堂堂掌门大小姐,怎么能受人如此忽视,咬牙道:“你一个杂物下人是不能到修道谷来的,还不快滚!”

  修道谷灵气最盛,只有正规弟子最好是优秀弟子才能来此修炼。

  艾沫沫正打算撤呢,一听她这句话倒是不能走了,她也是得要面子的好不?

  “我是婆婆的关门弟子,怎么不能来了。你是不是怕我撞见了你的好事,四处宣扬呢?放心吧,你被男人拒绝这点破事还不值得我说。”

  孟夕瑶气的满脸通红,“且不说你说的是真是假,婆婆的弟子又能怎么样,她一样救不了你!”说完拔剑刺过来。

  修真也有炼丹这一道的,丹药吃多了也能修生长生不老的仙身,许多修道之人也都对丹药趋之若鹜。

  不过炼丹者花费太多的时间炼丹,往往在修为法力上不及他人,要么地位很低,要么地位很高。在整个修仙世界,很有成就的炼丹师也找不出几人。

  冷剑转眼就到了眼前,艾沫沫惊出一身冷汗,这一剑她根本躲不开。

  只听“叮”的一声,是张子敬拔剑挡了回去。

  “张子敬,你居然为了一个下人,你!”

  孟夕瑶气不过,连还几剑向她刺来,张子敬只得一边应付一边拉着她躲闪。

  冷剑在耳边头顶腋下频频穿过,艾沫沫心里连连叫苦,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只见孟夕瑶虚晃一剑,反手一掌向她心口拍来,这一掌带了十分的力气!

  张子敬挑了剑,又不能伤到孟夕瑶,只好一下挡在艾沫沫身前。

  孟夕瑶想收已来不及,这一掌打的张子敬连同身后的艾沫沫都连退几步,张子敬用长剑撑住地,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

  “你玩真的呀!”艾沫沫扶住张子敬,大声质问。

  “我……”孟夕瑶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掌心,冲过来:“敬哥哥,你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艾沫沫想也没想,抓住孟夕瑶的胳膊,一把甩出去,然后只听一声惨叫,她竟然把孟夕瑶甩飞了。

  张子敬和艾沫沫惊呆了,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孟夕瑶重重砸到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孟夕瑶艰难的爬起来,捂着鼻子:“你!”

  她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立刻挥剑向前,艾沫沫握紧了拳头挡在胸前,孟夕瑶鼻子一痛,竟不敢近身。

  张子敬艰难道:“夕瑶姑娘,你饶过她吧,方才她不是故意的。”

  “你们!”孟夕瑶对艾沫沫愤愤道:“你等着,今日之辱,他日必报!”

  望着孟夕瑶耸着肩膀哭着跑了,艾沫沫这才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