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湖隐

第二十章 郑达的解释

湖隐 秋笤子 1293 2017-09-14 11:01:43

  第二天上午,镇政府周书记通知开了个会,会上宣布,县里已经盖好了新的镇政府院子,春节后就搬过去。他还宣布,院子有宿舍,大家可以把家属接来了,小青年也快点结婚吧。大家欢欢喜喜散了会,各做各的安排去了。

  李志远看上午没什么事,在办公室写了封家信。他把写好的信交给肖玉棠邮寄,肖玉棠冷着脸翻了个白眼:“没空。”李志远笑了笑,只好自己出外寄信。

  李志远经过医院的时候,看见陈汉升和那个叫袁芳的护士从里面出来。看来是陈汉升接袁芳下班。袁芳在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陈汉升在笑着点头。两人并不顾及旁人的眼光,所以也没有注意李志远。

  李志远想:这个陈汉升,总喜欢往女人堆里跑。那个覃小玉生的女儿不知道怎么样了。

  走了一会,李志远看到来仪。猛然清醒:怎么不知不觉又跑到南头来了。他见来仪穿过大街,进了君悦酒楼,一会子又出来向家里走去,正想着:不知道她干什么的,难道家里来客去叫菜的?不一会儿郑达从酒楼走了出来。

  李志远叫了一声郑老板,郑达回头见是李志远。

  两人一起走进巷子。李志远说:“昨儿傍晚见你在酒楼,老板娘还舍不得你走,拉你回头吃晚饭,今天怎么没有拉你吃中饭?”郑达笑笑,没有说话。过了会儿,他见李志远没离开的意思,想了想问:“你和公安那个陈股长是同学?”

  李志远说:“我们不是同学,只是组织上把我们同一批分配出来,我和陈汉升同时分来了建冈镇。”

  李志远等郑达往下说,郑达犹豫着拉着李志远走到河边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说:“我和葛玉兰是表亲。他们家有什么事有时也和我商量。”他见李志远认真听着,继续说到:“爱乔怀了身子,眼下肚子大了,这丫头死犟,问她啥都不说,整天要死要活在家瞎闹。她妈妈估计是陈汉升的,但那个家伙老婆刚投了河,人家会不会说是爱乔逼死的?”

  郑达摇着头叹了口气,说:“现在,这个陈汉升跟袁家那个做护士的姑娘好得蜜里调油。葛家娘儿们能带着个肚子去找他?那个家伙很有可能不承认啦。”李志远面无表情,其实心里一肚子火,这个浑蛋,真想扯了他来痛揍一顿。

  李志远平静地问:“现在怎么办?”

  郑达说:“有个水利上的技术员叫吉家庆的,拼死拼命要娶爱乔。葛玉兰请我跟吉家庆谈过,那个吉家庆赌咒发誓,一定对爱乔好,把爱乔生的孩子视如己出。”

  李志远也有点意外,问:“这吉家的家里人怎么说。”

  “这吉家庆是个孤儿,从小在外婆家长大。外婆家在泰州是做生意人家,家里有些祖产,他外婆去世以后,是他小舅舅当家。吉家庆说,家里没人会有意见。”

  李志远想,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可能。他跟郑达说:“我还以为你恋上了老板娘的菜,天天舍不得离开了呢。”

  郑达笑笑没说话。

  李志远说:“郑大嫂身体不行吧?你是个好脾气的,天天哄哄老婆,老婆开开心心的,对身体好。”

  郑达想想也是的,老婆身体不好,老会发脾气,自己耐着性子哄哄嘛,二三十年夫妻了,值得争什么闲气么。

  来仪走出门口张望了一下,见她爷和李志远站在避人的地方说话,没说什么又进家了。李志远说:“回吧,叫你吃中饭了。”郑达说:“不跟你客气,你也快回去吃饭吧。”李志远挥手而去。

  看着李志远矫健的身影,郑达心里暗说可惜。这个人非常不错,就是岁数大,不然做自己的女婿多好。估计要大到十多岁的吧。郑达暗暗摇了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