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执念今生

第六章 神秘力量

执念今生 公子晓晨i 3056 2017-09-14 00:08:52

  经过一天一夜的特殊护理,嗔小小终于呼吸平稳了。而这一天一夜,也是姜亦辰的不眠之夜。妍绮已经回去工作了,只有姜亦辰还安静的等候在门口。直到医生推门出来,对他说已经安然无恙时,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轻轻走进病房,在她的床前坐下。看着她逐渐红润的气色,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他看着病床上的嗔小小,她的眼安安静静的闭着,狭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扇子,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这样安静的女孩,好像看到了另一个她,一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她。

  看着嗔小小酣睡如泥的模样,自己也有些困顿了,可能也和几天几夜没合眼的原因有关,他趴在床头,片刻便睡着了。

  傍晚,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城市里笼罩起金色的寂静,远处高楼大厦披上晚霞的彩衣,那天边牛乳般洁白的云朵,也变得火带一般鲜红。

  似乎是睡了几天有些累了,嗔小小终于睁开带着疲惫的眼睛。她睁眼,首先入眼的不是天花板,而是趴在她床边正睡得香甜的姜亦辰。她没有动静,只是勾起了惨白的唇,会心一笑。生病时有人衣不解带的陪伴在身边照顾自己的感觉好极了,从前是父亲和姐姐,现在有姜亦辰,不论是谁,都会温暖无比。昏睡的这几天,她做了很多梦,有从前可怕的梦魇,让她恐惧流泪,但好在,在那个恐怖的梦里,有一个温暖的声音一直回荡在黑暗中,告诉她要挺过去。她想,这个声音也是姜亦辰吧?

  她静静地看着姜亦辰,他枕着手静静的趴床前,双眼微闭,万年不变的脸上竟浮现着丝丝笑意,想来定是在梦中遇见他牵挂的人了。但转瞬,他便眉头紧蹙,看不透他的思绪,他是因何这般神秘,这般让人着迷?看着他睡觉时还紧皱的眉头。嗔小小轻轻地从被窝里伸出手,她用指尖划过他的眉头,心中隐隐牵绊着一丝心酸和心疼。亦辰,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才会让一个人睡觉都不安心呢?

  想着,她突然有个冲动的想法,那便是进入姜亦辰的内心世界,只要在人处于意识薄弱状态时,他们就可以用法力让一个人通过梦境将曾经的一切都在脑海里放映出来。而现在,姜亦辰睡得很熟,此时便是最好的时机。

  她将手轻轻触碰上他的额头,然后自己也闭上了眼睛。慢慢地,周围的空气中闪现出亮眼的金色光芒,比起窗外金色的夕阳,此时的光芒尤为刺眼。

  然而片刻,嗔小小触电似得抽回放在姜亦辰额头上的手。她并没有看到什么,只是感觉姜亦辰的身体中有一种力量在排斥她法力的进入,刚开始还能压制那种力量,但当时间越久,她的法力就彻底被排出了姜亦辰体外,受到反噬的嗔小小惊讶不已。虽然她修炼远不如姐姐,但她却还是有那个本事分辨出姜亦辰身上的力量不是神族。

  与其说这是一种与神族不同的力量,倒不如说,这是一种诅咒!是诅咒的力量!

  嗔小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吧?一个凡人身上怎会有诅咒?先不说他一个凡身肉体受不住这诅咒的折磨,就算身为神族的嗔小小也驱散不去这诅咒。究竟是谁,会在一个凡人身上下这种诅咒呢?又是为何,这个诅咒让她的心绞疼呢?

  嗔小小决定不再胡思乱想,此刻修养自己,恢复神力才是正事。本来受到疼痛的折磨便快要了她半条命,再加上在虚弱时使用法术被反噬,她现在真是脆弱的连凡人都不如,她想,如果现在有人要抓她回去,那她可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嗔小小扯起被子,将被子盖在了姜亦辰的身上,轻轻地扯动惊醒了姜亦辰,他睁开眼,对上了嗔小小疲惫的眼睛。四目相对,说不清是柔情还是尴尬,但是两个人都清楚的知道对方的眼睛让自己心慌。嗔小小逐渐红润的气色突然涨红,她又看到了这双让她心动的眼睛,第一次的遇见,昏迷前的最后一眼,一切都让她不解。

  姜亦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不明白这是何种感觉。但他却懂,自己孤独的生活中已经住进了她,不再可能风平浪静。然而他更知道,如果不阻止自己的冲动和心里的自私,那么嗔小小将会受到不可预知的危险。他更是认为,嗔小小这次住院和他身上的诅咒脱不开关系。

  “亦辰,你醒了?”嗔小小别过头,羞涩的低头轻语,“是不是我太吵了……我怕你冷。”她支支吾吾的解释着刚才那尴尬的一幕。然而她越解释,姜亦辰的心中就会多几分不确定。他知道,她一定是天使,所以才会带着温暖来到他的身边,进入他的生命。

  “没事,你身体虚弱,先休息吧。”姜亦辰的语气温柔了不少,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冰冷。褪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姜亦辰的魅力又提升了许多。他意识到自己原有的决心可能被打破,所以他在心里不停劝慰自己,这是最后一次。

  “亦辰,你好温柔。”嗔小小偷偷看了一眼他的侧颜,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她觉得今夜的他柔情似水,一滴一滴滋润着她的心田。

  姜亦辰嗅到了一丝暧昧的味道,不敢再多逗留,“晚安。”他道完晚安,便走出了病房。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怕自己沦陷。他不了解嗔小小,也不知道她靠近自己的目的。但无论怎样,他都不可以再动情,再去伤害无辜的人。即使,她是那个天使。

  他无力的靠墙,深深的疲惫感让他慢慢滑坐在地上。将头垂在胸前,两手搭在膝盖,心中的无力感让他心如死灰,再燃不起丝丝的希望。为什么这一切都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他要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不可动情,那活在这世上的也只是一具叫做姜亦辰的驱壳。

  当第一抺阳光升起的时候,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朦胧中。天边的云朦朦的,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清新,仿佛如海般浩瀚。一缕光从云朵后射了出来,接着便有千万缕金色的霞光展现在天空,它们犹如一只神奇的巨手,拉开了淡淡的雾帷,整个大地豁然开朗。旭日正从东方冉冉升起,大地被披上了一层绚丽的彩霞。

  清晨的阳光羞涩的只散发出淡淡的黄,淡得难以觉察。这微弱的颜色被玻璃窗挡在外面,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不久,阳光有些放肆,它试探性地把颜色点点加深,黄、深黄,最后终于大胆地变成了金黄。病房里靠窗的粗木桌子上,水壶都被阳光滚上了一条洒金的花边。

  姜亦辰去过了前台,办理了出院手续。返回病房时,嗔小小还在睡觉,阳光淘气的从桌边跑到了她的身上,金黄的颜色渲染着她白净的皮肤,她安静的沐浴在这点点的阳光中,柔美极了。姜亦辰推门而入,没有破坏这平静的一切。他从袋子里拿出一套裙子,摆在她的床头。

  当夏天的太阳从清晨的温暖慢慢转变为燥热,嗔小小终于睁开了眼。她用五指放在眼前,挡住了刺眼的阳光,她四处张望,然而病房里没有人,只有床一条粉色的裙子静静地躺在床头。这是上次姜亦辰买给她的,她还没有穿过呢。她知道,这一定是姜亦辰放在这的,只是此刻他去了哪里呢?

  姜亦辰去买了早饭,再次回到病房时,嗔小小不见了,床头的裙子也不见了。姜亦辰放下早餐,慢慢坐到了床上。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心里有些极大的落差与矛盾。

  “亦辰,你回来啦。我们可以回家了吗?”嗔小小推门而入,看到了皱着眉头坐在床上的人。

  姜亦辰闻声抬头,而入眼的却是嗔小小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粉色的修身裙子在她的好身材下映衬的美轮美奂。

  端正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细致地排出了绝美的轮廓,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是浑然天成的高贵而忧郁的气质。这一眼仿佛便是一眼万年。

  “既然身体好了,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他从她的容貌中回神,心里矛盾的情绪再次出现,但当理智打败自私时,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亦辰,你为什么又要赶我走?我是不是做错什么让你不开心了?”再次听到他的逐客令,她还是难以接受,不同于第一次时的豁达,今天的话让她心如刀割。她跑到了姜亦辰的身边,抓住他的衣袖,眼里充满着焦急与不安。

  姜亦辰看不得她的眼睛,因为她的眼睛总是会影响他的决心。他别过头,再次恢复冷然,扯开了她用尽力气抓住他的手,他静静道:“我和你本就是陌路人,你不该跟着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