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凰朝:蛇蝎女帝

第二章 乱世愿求同路人(上)

凰朝:蛇蝎女帝 伊语还休 1365 2017-09-14 10:54:09

  “令郎果然气度非凡,一表人才。”

  “田少卿过奖了。”

  看着老父亲拢在眉宇间的惨淡愁云,管朔风想起方才在流霜阁门廊外,两个小太监抬着紧覆白布的尸体从自己身边走过,胸口一阵翻江倒海。

  方才侍郎来宣,信王八公子弘弋要他作为伴读,即刻进宫,家中老少还以为定是管公看好了弘弋公子的病,受到来自宫中的恩赐。

  这哪里是恩赐,这是分明要挟,是想要掩盖事实的不择手段。

  可想要掩盖的,究竟是什么?

  寝殿内刚刚刷洗过地面,还燃了熏香,合着重重帘幕,升腾出袅袅带水的烟气。

  不过这扑面而来的水烟气仍旧掩不住血腥味,管朔风抽了抽鼻子,环顾四下。

  玄郡公主躺在闺床上,田夫人坐在床边低声啜泣,一长一幼两位宫女正伺候公主擦身、整理衣衫。

  父亲和田少卿则一来一往的说着客套话,话里藏针。

  “管公老来得子,对令郎定是呵护备至,视若心肝。”

  “是,田大人,犬子年幼懵懂,老夫又疏于管教,怕是难当重任。”

  “是难当,还是不敢当?管公可要想清楚些。”

  “哪里哪里,承蒙八公子和夫人看得起犬子……”

  管朔风的目光最终落定在一身玄色衣衫的八公子身上,姿容端丽,眉目清朗,风华万千。

  坊间传言,果然不虚。

  他正在自顾自的系着青色的束发绸带。

  袖口处露出一双腕子,细瘦清雅,轮廓绝美,转绕间变幻着颜色,仿佛是剔透的白水晶,又仿佛上好的昆仑玉。

  没有一点瑕疵。

  管朔风略皱了皱眉。

  幼时,他与八公子曾见过一面。

  当时自己大概六七岁光景,被父亲带进宫来。

  一对双生子更小,也就一两岁的模样,粉妆玉琢,话还没说全,由奶妈带着,在园子里晒太阳。

  正巧遇见,又都是孩子,他便同两个娃娃玩耍了一会。

  比起子夜,弘弋更喜欢他,要他拉着走路,和他一起捉虫,甚至黏着他抱。

  管朔风已不记得最后到底抱没抱小公子了,但是他记得,弘弋的右腕内里,有一道像小蚯蚓一样蜿蜒的淡红色印记。

  他还问奶妈,小公子是否伤着了,奶妈说不打紧的,这仅是道胎记,旁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胎记而已。

  “怎么,我头发梳得不好?”

  弘弋抬头,一双如渊墨眸,深不见底。

  大概是看到我方才皱眉了罢,管朔风略摇了摇头,俯身行礼:“八公子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一丝不苟。”弘弋低低的重复了一句,不再看他,转身到床边。

  “母亲,事已至此,莫要太过伤悲,子夜,”管朔风听到他的声音清清灵灵却略有些犹豫,“子夜这里,我来守着就好,你且去歇歇。”

  田夫人抬起满脸泪痕耸动双肩,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香灯,扶母亲先回去休息。”弘弋下了命令。

  “是。”

  年长一点的宫女上前掺扶,田夫人猛的捉住了弘弋的腕子。

  “子……”

  “兹要听我的,回去休息便是。”弘弋重重回握住田夫人的手。

  田夫人不再多言,悲怆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郡公主,便任由宫女扶她出去。

  田少卿随即叫上管公,同田夫人一道离开。

  “你们也都出去罢,我想同子夜单独呆会。”弘弋摆手。

  “是,公子。”小宫女欠了欠身。

  在她转身之际,管朔风不动声色的顺掉了她头上的银钗,藏在袖袋里。

  “你怎么还不走?”弘弋回眸瞪他。

  “管某不才,学医不精,不过对毒物倒还略知一二,八公子可否让我给郡公主把把脉?”管朔风俯首。

  “不必了,方才你父亲都看过,说郡公主五感已失,神难回天,也就再苦熬个把时辰便会……”

  不等弘弋说完,管朔风抢先两步冲到床前,一把拉开锦衾,抓起郡公主的右手。

  这手倒也风雅好看,可比起方才束发那双,明显要大一些,也硬一些。

  而腕子内里,赫然一道蚯蚓样蜿蜒的淡红色印记。

  胎记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