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沧月千千隔

七 千千阁之白落炎

沧月千千隔 墨围研 2008 2017-10-13 10:30:28

  “你是何人?可知这里擅闯不得?”慕容何凉此时正远远地操纵着自己的一个新制的玉偃人偶,通过偃术察觉到了自己设置在毒宗居所数里之外的机关蝶传来的信息知晓了有一陌生男子来到此处。

  自那日沧惜怀离开起,毒宗外出始终未归,而苍梧婳也是终日里不知在忙着练习着什么秘术,慕容何凉隐隐约约知道的便是此处的生灵似乎会受苍梧婳的影响似的。

  巫族于世间之人来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外人并不了解巫族之人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也并没有人确切的知道他们居住之所,便是这落谷之说也不过是传闻;但世人都认可的是巫族之人大多有“神术”,但并不同于一般的方士用来唬人的命理之说。而敢在落谷之外自表身份的巫族之人无一不是可以更改气候,操纵千百林中生灵的能人术士,且之其中大部分巫族人是有精妙的武功傍身,是以与天下的掌权者来说这巫族人是福也是祸,只是比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神秘背景的偃师一族,非是势力雄厚者不敢轻易对巫族人下杀手。

  “我道是何人?像你这般不分轻重的用玉偃人偶守门,就不怕招惹杀身之祸?”

  通过与玉偃人偶之间的联系,慕容何凉可以时刻知晓外界发生的事,自然这个范围也是有所限制的,偃师其本身的灵力越高,掌握的术法越好,他所能控制的范围就越是大,是以偃师才会被人觊觎,终致杀身之祸。

  不过以慕容何凉现在的实力来说,她所制造的玉偃人偶断然是不该如此便可轻易识别出来的!玉偃师是偃师的最高等级,江湖之上一向为数不多。而玉偃师之所以如此抢手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高级玉偃师所创造的人偶常人是辨识不出来的,因其外在看起来实与常人一般无二。而她慕容何凉正是一名高级玉偃师,也是因为如此她方可以借助与石玉何凉的人偶身份躲藏起来,只是换了身份仍然成为了名扬与外的玉偃师倒是在她的设想之外。

  慕容何凉见他可以轻易识破自己的人偶,心中倏忽戒备起来,心中默念着偃术的咒语,只见数里之外的人偶手中不知何时就翻出了一柄寒剑,剑气肃萧,直指来人。

  “你究竟是何人?寒刃之下不斩布衣。”人偶在慕容何凉的控制下语气凌厉的问到。

  陌生男子并没有理会人偶手中的名剑“寒”,嘴里回着不想干的问题:“你可知当你使出这柄剑时,便是相当于自曝家门?”那男子随意的折了一段树干挥向人偶手中的寒剑,慕容何凉见他虽是动作迅速非凡却未曾带有杀气也就不再操纵人偶反击,只是自己处于戒备状态时刻准备迎敌。

  “啪”

  只听一声脆响,树干在刚刚接触到人偶手中的剑刃时便应声折断,这名剑“寒”的称谓可不是随意便可叫的。

  “你是何意?因何知道它的来头?”

  慕容何凉操纵着另外的一个人偶将自己从别处带到此地,看着现在自己不远处的陌生男子,慕容何凉收起了前几日的玩笑之气。她知道此时的住处只有自己一个战斗力,偃师若是与高人单打独斗,短时之内自是无與,但若是那人存了心致人于死地,那偃师定是要吃亏的,毕竟偃师的灵力会有消耗殆尽的时刻,而到了那时,一向手无缚鸡之力的偃师怕是只有死路一条。

  “你且莫要紧张,若是我想要杀你,也算不上什么难事,顶多就是麻烦了些。”男子看着应声出现在这里偃师,并没有感到意外。

  “哼,”慕容何凉冷哼一声,“你来这里做什么?”

  “不为你,”男人指了指慕容何凉,“你便是那何凉。”他肯定地说到。

  慕容何凉皱了皱眉头,自己印象中并没有招惹过这号人物,“你到底是谁?”人偶将手中的翻了一下,剑再次逼近了来人。

  “落谷,白落炎。”

  “师叔,”苍悟婳知道白落炎已经到来以后,便停下了此前的修行,前来拜见自家师叔。

  “不须如此,你可是已经见过他的人了?”白落炎阻止了她行礼的动作。

  “是,”苍梧婳不知想到了什么,秀眉微蹙,一向美丽温婉的脸庞倒是显出了几丝的英气来。

  “怎么会是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哎!”坐在一旁闲闲喝茶的慕容何凉看着站在厅中的俩师徒,嘴中小声的喃喃着,不时的还会抬头望上白落炎几眼。

  “你在这里看什么?老夫我又不是怪物。”正欲告知苍梧婳巫族现状的白落炎察觉到了来自他处的探究眼光,转而看向慕容何凉。

  听闻此句,苍梧婳也将目光转了过去。

  看着俩师徒齐刷刷看过来的眼睛,慕容何凉也就不再装出一副饮茶的模样来,走向俩人站着的地方。

  “你,”慕容何凉收起了此前流漏出的好奇少年情绪,认真地说道:“似乎与我设想的有些不大一样。”

  “是么?在你看来,老夫该是怎样的?”

  白落炎顶着一张青年意气风发,俊秀无双的容颜,一口一个老夫的说着。

  “若以年纪相论,你本该与那沧无名相仿,真真当得起‘老夫’这个称谓,只是,”说道这里,慕容何凉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沧无名的样貌来,又看着面前此人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心中不由的起疑。

  “怎样?”白落炎打断了她的中断。

  “说不上来,总之你不该是这幅模样才对。”慕容何凉看向一旁静默的苍梧婳,挑眉相望,无声的询问着。

  苍梧婳只是对着她点了点头,没有解释什么。

  白落炎笑了笑,本就风神俊朗的样貌便是更加担当不起‘老夫’这个称谓来。

  “如你所想,老夫我用了‘驻颜’。”

  “嗯?怪不得。”慕容何凉收回了眼光,失了兴趣,重新坐了回去,自顾自的喝茶,不再理会俩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