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玄物道语之第五区域

第十七章:开始

玄物道语之第五区域 猫下乡行者 4658 2017-10-12 21:52:01

  【杀戮时间标准时四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子时三刻六分】

  此时虽是子时,但此广袤天地间,竟是青空绿地。而离此不远处,生长着一座望不到边际的森林,可远观其内云树天山,又有薄雾轻烟仙然飘渺。猝然,森林之内奔出一骑马之人,溅泥飞叶。只见人与马皆穿着铠甲,裹得严实,气势虽逊,古风仍在;马下闪动着一个蓝白色的咒印。而此人坐下马匹竟似乎踏着虚空一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急速往前飞奔,转眼了无踪迹。

  晴空之下,嶙峋石山之域,山峰林立,树木稀疏,水脉密布,高峰低谷之间,矗立着一座山城。城墙土色素裹,不见城砖墙缝,曲折围合方圆四千里。城墙之上,架设繁杂奇特器械,似为御敌所用;行道宽阔,十人并行无碍;一里一岗,城岗与城内高山高楼,接以索桥,四通相连。岗哨行道,众多甲士往来巡视,尽皆漆甲覆身,手持流光铳械。转看城内,山峰众多,居者打穴为宅,筑满楼梯栈道平台于崖壁之上;山峰之间,诸多桥梁交错相连,来往畅通;其下低谷沟壑,江河溪流纵横交织如巨网。城内之人多为甲士,鲜有妇孺,过半者聚于各山峰平顶上,往来建筑间各尽其职。

  注目一山峰平台上,几幢尖牙状的高楼错落着。一高楼前,有几人戴着护甲去了兜鍪,束手昂扬;各踏着小型圆形飞具来往查看。在先带头者,身形硕硕,气势凛凛,披发短须,黑丝银夹,料测长岁。可谓长岁?此地三百岁之长者乃称长岁,长,音同涨。而续观之,长脸鹰鼻,容颜却仅似中年,而肤色如麦。其身除却兜鍪,玄甲紧缚余肤,不容一发,不过滴水;其甲,不知何物所制,竟光滑无棱角,游光澈幽,晶莹剔透,如盛黑雾,不见肉身;腰间挂物,白弢素裹,吞含剑身,衔吐剑柄。此人名曰“姜麸子”,字“厚基”,号“啸鬼山”,属墨风千羽乙级大将,乃此棘山军塞统帅,麾下干将谋臣众多,统辖棘山四千里峰林水网、七百万精兵雄师。

  姜麸子身后众将紧随,众者多披甲襦,今先不多介绍。姜麸子领着众将缓缓飘行,左观右看。不久时,前头一玄甲骑者风雷疾奔,卷尘而来,转息至面前,勒马,翻身,跪报:

  “将军,众位大人泰安。”

  “起身,了当报来便是。”姜麸子道,声虽有几分雄厚,亦掩不住几丝老气。

  军士起身施礼报曰:“是!果如将军所言,影大人真往林中去了。小的始终谨慎前行追踪,无奈再往深去,各灵兽阻挡在前,不得其踪,只得回程来报。”

  姜麸子细思回想:“据悉,其不曾盗学,不投兽门,本无能如此。嘘兮,其族通兽通灵之言传,可证不虚。”两眼一转,“咒符之托,可行矣?”

  “性命担保,已按将军的要求放了。”军士信誓道。

  姜麸子微微点头道:“嗯,如此便可。且歇去吧!”

  军士抱拳低头敬语:“谢将军!”言毕便勒马转道离开。

  姜麸子稍往后别过头,对身后谋士吩咐道:“阿纪,传令狼魂,张弓猎狐,无论生死。”

  姜麸子身后一人领命离开。

  姜麸子仰天悠悠道:“影大人呐影大人,你真如你当日所言,问心无愧么?”

  荏苒一梦,已是卯时三刻二分。

  一台休眠仪缓缓掀盖,坐起来的是睡眼朦胧的陈潇。

  “哦!起来了呀!”

  陈潇扭头一看,是天英宋,似乎刚起不久,其身正换上一套战斗服,显出了他偏胖有肉的身材。

  “天英宋?你也才起床吗?”陈潇下床走近问道。

  天英宋拉拉扯扯整理着衣服说道:“嗯~早上约了罗尔和马尔一起训练,结果还睡晚了。等下罗尔又要啰嗦一顿了。”

  陈潇两眼发光,在一旁羡慕:“啊~训练~”

  “嗯?你不用急,会有机会的。走吗?去卫生间?”天英宋问道。

  陈潇操作着腕灵说道:“嗯,等下,我换衣服。”

  二人清污洁垢完后便开门入了餐厅,见已有几人在此用餐,而又有一两人不见,估计已是去忙碌了。二人打了声早安也入了坐,各自拿出食物以作分享,又拿来餐具便开动了。陈潇一边吃着一边贼眉鼠眼瞄着其他人,时不时露出诡笑之容似乎在做着什么鬼心思。

  莫卡尔奇无意间看了一眼陈潇,却正好抓到了那一抹奸邪异笑,不禁好奇发问:“陈潇,你,笑什么呢?”

  陈潇知没掩住,露了狐狸尾巴,故作姿态答道:“没啊,我,没笑啊。”

  可惜演技着实太差,根本没瞒过,反而引得其他人的注视。

  杰尔西一眼也看出了几分不对:“对啊。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听听?”

  陈潇知是败露了,但是又犹豫不决,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张开口欲言又止,干脆继续吃饭。

  杰尔西不解笑道:“肯定有点花花肠子了。”

  见陈潇不开口,其余众人也只好继续吃饭。却见陈潇三下五除二潦潦草草解决了早餐便火急火燎要走,却走到门口回头问道:

  “马尔、加奎在哪儿你们知道吗?”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而罗尔抬头便作了答:“刚才加奎跟马尔应该去了驾驶舱。早些来的时候听加奎说昨晚寅时几刻来着,收到了求救信号。他们应该是去看情况了。”

  陈潇道了句谢,转头问着腕灵路线,边问边跑了出去。他按着腕灵的指引兜兜转转不久便寻到了驾驶舱外头,刚准备开门而入,哪知门先打开了,和加奎、马尔打了个照面。

  加奎诧异:“诶?陈潇。你怎么跑到这里了?早上吃了没?”

  陈潇一脸欢喜:“嗯,吃完了。那个……”只见他话刚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似乎害羞胆怯,加奎和马尔却一头雾水。陈潇呼了一口,亢奋道:“马尔,带我一起训练吧?好不好?”

  马尔同加奎相视而笑。马尔对着陈潇说道:“你现在可。”

  话还没说完便见着陈潇闭眼使着劲,周身渐渐泛起红光一片,又似有点点荧红星光飘忽闪烁,随即一个鲜红亮丽的咒印浮现脚下。

  “咒,咒咒印!”

  马尔、加奎二人当场怔住。而陈潇脚下缓缓转动微微泛光之物正是货真价实、常规形态下的神魔咒印。

  陈潇再次鼓起胆:“现在能带我一起训练吗?”

  马尔回过神来,稍有些匆忙:“你,你先等一下,”随后缓缓抬起手臂,对着腕灵另一头的人说道,“天英宋,你跟罗尔,去二号室,训练。”

  “哈!?你说话怎么?!”腕灵另一头传来惊呼。

  “这是,命令。”加奎随即下令,眼睛却是盯着陈潇脚下的咒印,有那么一时间怕自己是花了眼。

  餐厅里,天英宋刚接完命令,一脸不悦,怨道:

  “明明都约好了,居然反悔,还拿命令压我们。”

  “就是啊。”罗尔在一边赞同道,显然几人已经听闻。

  杰尔西起身收拾着餐具说道:“应该跟陈潇有关。但是早上不是我的课吗?他们带着陈潇干嘛?”

  马尔一人带着陈潇来到陈潇期待已久的训练室。门开便见其内空旷密闭而广,墙色漆白;刚踏足入内,本纯白茫茫的房墙即刻变成一片灰蓝;身处其中不知房室何形,边界何处,光源何来,只隐隐绰绰识得舱门所在。马尔入了门便在墙上唤出了一块彩文白底的光幕浮跃空中。随着一通滑动指点过后,室内翻转一现,一片广袤无际的草原呈于眼前;而头顶上盖着青空白云;又若有丝丝游风拂脸而过;地上青草茂密,随风招摇,带出清新草香;全然不觉此时正置身于太空。陈潇转身观之,着实吃了一惊,本知这些人能抚火吞雷以光成像,却不曾想竟还有如此造化天地之神技。此时,天上落下几道光障之物围定四下,这才大致看出了房室纵深高低。

  “这里就是训练室了,”马尔转身说明,“周围这些屏障之内是用现实改造形成的,而屏障之外则是虚拟的。这些屏障很坚固,在这里面我们可以尽情地修炼,不用担心打破屏障。”

  陈潇问道:“那如果打破了呢?能出去吗?”

  马尔发笑,却依着作答:“出去?出哪儿去?都是模拟出来的,怎么可能出去,顶多去到训练室外面,另外破了的话,墙壁也会破掉,房间的系统会停止模拟并进行自我修复;如果修复系统损坏,房间也就无法提供训练了。不过呢,这是不用担心的,因为到现在为止,可很少听说有人能从内部破坏训练室墙壁。”随后弱弱带出一句,“除了那群杀人如踩蝼蚁般的人。”

  “这么坚固!”陈潇走上前,抚摸屏障。

  马尔说道:“训练室外部的墙壁虽然跟常规建筑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内部却使用了高精尖的符印科技——虚空之壁。虚空之璧在小范围作用之下拥有极强的防御性,但随着覆盖范围扩大,防御性也会相应减弱,而且也无法进行复杂结构的覆盖。即使如此,它极强的防御性还是使之能够运用到许多的地方。比如训练室、一般的监牢、防爆箱、盾牌、飞具、特制武器等一些构造简单、体积适当的器物。”

  陈潇突然一惊:“连盾牌武器都有?!”又设想了往后,“那以后要是打起来的话……”

  马尔点头道:“嗯~这些也是有的,而且对付起这些的时候也很棘手,不过并不是不可破。你只需记住,倘若以后要面对来自虚空之璧的威胁,只能从其背而破,不可以正面相攻。虚空之璧这种符印科技还不成熟,它正面虽然防御性极强,但是背面却相对弱了很多;而且它需要有附着物才能使用,一般称之为‘载体’。只要你从背部或内部进行攻击,损坏它的载体,虚空之璧就无法发挥作用了。”突而笑道,“不过呢,一般是不会遇到持有虚空之璧的人的。因为这种技术还不成熟,制造量也少,多用于特殊用途的器物,比如防爆箱、训练器具这些的;用于战斗的虽有,但很少,一般是稍弱的望族皇室或入门级别的精英才有。那些多是相较而言较为弱小,需要保护的人,所以才会被分配获得附有虚空之璧的装备。而能力强大的精英是有能力从正面将虚空之璧击破的。他们拿着去执行任务或战斗的时候,如果遇上同等级的,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有时还会反添累赘;如果是能力弱小的对手,三两下便结束了战斗,根本无需防御;就算是刚好遇上了成群的入门精英,用上自身的御阵也足够用了。所以啊,不用担心这个。如果实在幸运遇上了,那方法我也教你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陈潇说道:“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马尔点头说道:“嗯,那我们就开始吧。”

  陈潇点头,内心渐而激昂,溢于言表,。

  马尔站在陈潇面前,威严起来:“接下来,你按照我的提示去做。首先,召出咒印。”

  陈潇听着指示,奋力激发,脚下却无半点动静,越发使劲,面色涨红,热气徐徐,额间冒汗,终有一丝红光闪跃,血色咒印隐隐而现。

  陈潇缓了一口气:(这次怎么这么难,太紧张了?)

  马尔看着陈潇的咒印颇为怪异:(他这咒印……按他的资质……还是再等一下吧。)想罢,开口:“你先把咒印收起吧。杰尔西之前给你上课,应该有说到能量元素这些的吧?”

  陈潇放了咒印,回想说道:“嗯~有,有说到。”

  “嗯,召唤咒印,并不需要用力,需要的是感觉、感应。”马尔讲说着,脚下咒印浮现,状态轻松,不作动作累赘;继而言说:“每个人都不一样,感觉感应的理解和方式也都不全一样。按我的感觉,召唤咒印就是像呼吸一样,一张一弛间与周围环境共通感应。”言毕便收了咒印。

  陈潇受了指导,放松下来,开始感受周遭的一切。他渐而闭眼专注,心中念想:(周围……有什么……不用用力,像呼吸一样……可是,什么,都没有……嗯……要不,昨晚,那样……躯魄什么来着?什么在心中?完蛋,想不起来……)

  “别想着立即就把它召出来,”马尔仔细观察着陈潇每一丝神情,每一个动作,指导着,“先感应,找到与你相呼应能量,然后记住那种感觉,慢慢地收取它们。”

  陈潇吞吐一气,定心而做:(周围的能量……在哪儿……嗯……凉,好凉……皮肤不凉……心里,凉凉的……好像有什么……好近,在我旁边。马尔?可是,发凉……感觉,好像慢慢散到身里……妈妈……嗯?!妈妈?为什么我突然……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喊……不,应该是我想太多了,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感应……咒印……能量……好像,有什么东西……肯定有什么……像烟,像雾一样……一下有一下没的……难道那些就是……马尔说可以收进身体里……是这样吗……好像,透过头,脑子,可以看得更清楚了,不,不是看,是……感觉……像雾一样,在周围……利用它们……召唤出我的咒印。)

  等待了良久,马尔忽觉周遭变化:“对,就是这样,集中,汇聚。”

  听此一言,陈潇果断汇聚能量。只见影影绰绰在其身旁四周,点点萤光微微闪烁浮沉飞舞。弹指一过,咒印隐隐而现。然而陈潇闭着眼,并不知咒印已出,而聚气更甚。马尔方欲出言提醒,却觉能量在陈潇周边多点聚集:(怎么会……这种聚集方式……)不时方悟:(莫非是?!)

  只见陈潇四周多处同时闪出光芒,怪景惊现,六点光芒悬浮空中,像极了几个小灯泡,缓缓旋转,飘忽,闪耀一时后却渐渐黯淡,几欲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