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冥门盛嫁:阎君欺上瘾

38.大胆设想,真相呼之欲出

冥门盛嫁:阎君欺上瘾 陈檬檬 2189 2017-09-14 22:23:31

  “五月二十九我在小竹园,一直到酉时过了才离开的,那日喝了些酒,在小竹园睡着了,醒来天色已经很晚了。”弓着身子,贺咏说的振振有词。

  小竹园啊,呵,这个理由,确实让楼青澜挺满意的。

  楼青澜捏起桌上的一条小鱼干,叼在嘴里,一手顺着大花的毛,君璃墨舒服的眯起眼睛,尾巴一甩一甩的。

  这未免也太放肆了,好在俞广威没有计较,“小竹园是哪里。”

  “是我在外面的一处小别院,平时生意劳累了就会就近到那里歇息。”

  “谁知道你买下小竹园是休息还是用来金屋藏娇的。”楼青澜咬着小鱼干,口齿模糊的嘟囔一句。

  贺咏离的近,听的真切,额间冒出一些细汗,果然楼青澜知道的很多。

  见贺咏没有坑声,楼青澜笑了,这个时候竹园里的美娇娘不知道他收买了没有,别一会带上来全给抖出来了。

  “君小友可还有其他需要补充的!”

  “有。”楼青澜往前一步跨,一手捏着小鱼干的尾巴,在空中比划,“既然提到了小竹园,还请俞大人再请人去一趟吧,小竹园内一位名为娇娇的姑娘。”

  看着贺咏瞪过来的眼睛,楼青澜当作没看到,嘴角一勾,“说到这个娇娇,她本是窈窕院里的一个怜人,半年前被贺咏买回,安置在小竹园内,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大家都知道贺咏没事会就近去小竹园里休憩,只是他真的是去休息吗?”

  呵~楼青澜走至贺咏面前的脚步一转,“其实不是,他是安抚娇娇罢了,当时齐小姐还没与贺咏定下婚约的时候,贺咏曾许诺娇娇,将她抬进府里做妾室。”

  “你...”贺咏瞪着楼青澜都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别急,听我说完嘛!”楼青澜嘴角一勾,继续说道,“而这个时候,贺老爷与齐老爷就定下了两个人婚事,而你的野心在那个时候蠢蠢欲动了,于是,你只能将娇娇继续藏在小竹园,要求她不能乱走,并且承诺她,只要娶了齐妙姿过门,你就会想个办法或者找个借口将她接进府里,我说的可对?”

  楼青澜盈盈一弯的眸子闪烁着智慧的光,好像一切的玄机皆在她心中一般,贺咏抿着唇没有说话,其实他的手早就出卖了他,他流袖下的拳头已经捏的咯吱作响。

  贺咏的眼睛开始不敢直视楼青澜,害怕被她看透。

  心中一喜,看来她的推论对上了,一只手捏了捏下巴,灵光一闪,“你看着齐妙姿挣扎沉下去以后,其实你的内心充满了恐慌,那天晚上,你再次去了小竹园,小竹园内的娇娇帮你出主意,让你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演着好女婿的角色,为的,就是在齐老爷这里得到更多的利益,甚至是取而代之!是也不是!”

  楼青澜捏着小鱼干的右手,小鱼干直指贺咏的面庞,周身的气势迸发而出,话里带着笃定!

  她是在赌,她的猜想,从贺咏说起那天晚上他的去向,去了小竹园,可能他并没有说谎,只是他当天真的是去过小竹园,却不是在酉时之前去的,而说的如此振振有词,是因为他确实是酉时以后很晚才离开的,有护院给他作证。

  贺咏被楼青澜的气势逼的往后退了一步,“你胡说什么!简直荒谬,你若是在胡言,我就要告你诬陷。”

  “嘁,心虚了吗?”楼青澜将小鱼干再度放进了嘴里,站回大花所在的桌子的位置。

  俞广威心中惊诧,却没表露过多,这个小女孩究竟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仅仅只是猜测吗?看贺咏的反应,她说出的话都应证了贺咏心里所想,心中有了决断。

  “一派胡言!”贺咏说不出别的话来为自己变白,他被楼青澜吓到了,流袖下的拳头捏出了汗,贺咏看楼青澜的眼神都像是在看鬼怪的不敢置信。

  楼青澜不屑一顾的扫了他一眼,不再说话,抚摸着君璃墨的毛,眼睛看向君璃墨,好像在炫耀,刚才的自己是不是很帅。

  君璃墨碧眸一闭,直接来了个眼不见为净,楼青澜兴趣缺缺的在君璃墨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手指轻挠着。

  齐济林站在俞广威身边,听楼青澜的言论,整个脸已经黑的不像话了,但是依旧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但是心里已经在预计要怎么报复了。

  正巧这个时候,清风道长到了。

  他身着黑白分明的衣袍,手持拂尘,一进门,就朝着楼青澜的方向看了过去,而目光落在了那把伞上。

  楼青澜将伞往身后一藏,好家伙,这个是货真价实有真材实料的,一眼就感应到了齐妙姿的所在,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平淡的目光从油纸伞上移开,转向厅中座上的两位,“请问请贫道来此是有何事。”清冷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

  “麻烦清风道长走这一趟。”齐济林上前两步,对清风道长一个拱手,眼睛看向楼青澜。

  既然是楼青澜要求请的人,看大花睁开眼睛扫了那个道人一眼,细声在楼青澜身边提醒,“可以信任。”

  这个道人确认不是邪道,这个时候楼青澜也不含糊,出声道:“我这有一个鬼魂需要道长的帮助,让鬼魂现身,想必难不倒清风道长。”上前两步,身后的油纸伞已经双手捧在手里。

  “我为什么要帮一个鬼。”清风道长拂尘一甩,看了过去,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神情,与这大厅格格不入。

  高人有点自己的孤傲,楼青澜也不恼,面带微笑,“就因为五行之力需要功德。如果道长帮了这个女鬼,她自然是会感谢您的。”给了该给的尊重,就算是最后清风道长不帮忙,楼青澜依旧是能够将贺咏绳之以法,她多做这一些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让齐济林这个为人父的,再见女儿最后一面。

  话说到这份上,清风原本没打算出手的,因为到他这一个境界,一个功德于他来说可有可无,超度一次百鬼营或者万骨窟,功德数以百计的都是他的,只是少女的那双眼睛,令他很感兴趣。

  刚才没有认真瞧,竟没发现这个少女的眼睛如浩瀚星辰,亮如明珠,清风难得的勾起一个有趣的神情,“你的眼睛,有点意思。”

  他走到楼青澜的面前,没有去拿那把油纸伞,而是一只青葱玉指,点在了楼青澜的额头,“六道之瞳,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一道白光,没入楼青澜的额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