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月笙

Chapter14:风波(三)

网王之月笙 叶清让 4150 2017-09-14 10:05:00

  月笙拨动手指,字符在手机屏幕上跳跃而出。

  她告诉北桥美琴,今天下午的部活她要请假。这场比赛,她不想告诉任何人。从松本的神色之中,她可以看出来,松本只是因为精市才想要和她比赛的,带上源院是以防万一的激将法。所以说,这场比赛还是她独自应对的比较好,如果是牵扯了立海大的人进来,难免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之处。除此之外,月笙也是不愿意让他们担心。尤其是网球部众人,县选拔赛已经开始,全国大赛的日子数着数着也就到了,虽然部员们有着必胜的信念,但还是要加倍的努力啊……

  月笙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慢慢滑动,深思许久。

  下午下课后,月笙默默地收拾着书包之类的东西,想要等到教室之中的人都走光后,自己再走。然而,事情总是不如人愿,刚下课没有多久,松本就出现在C组的教室门口,还是如同中午一般,半倚着的姿态。嘴角勾着不怀好意的弧度,身后背着大大的网球袋。

  月笙淡淡扫过她一眼,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还在教室的同学们已经有些躁动不安起来。

  “天,这货怎么在这?”

  “你看她样子像是在等人。”

  “等谁?等你?滚出去。”

  “等等,你看她盯着月笙啊。”

  “不是来找茬的吧?”

  ……

  还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月笙迅速提包,和众人道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出了教室。身后的松本也适时跟上。

  看见两人一同离去的身影,原来微微躁动的教室瞬间炸裂开来。

  松本步子迈大,与月笙肩并肩走着,“千君,似乎很着急和我比赛呢。”

  月笙听着她欠抽的不行的语气,隐隐憋着自己的怒火,心中不断夸奖自己,这些日子的性格要好了许多。不然,对于像松本这样的人,她肯定是早就是一巴掌扇在她那张欠抽的脸上了。

  状似心平气和的月笙微微笑着,“拖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似乎是答非所问。

  走到楼下,月笙停下脚步,“接下来,麻烦松本君带路了。”她回首道。

  “好啊。”

  松本带着月笙在立海的校园中转了又转,唯独绕开网球部和新闻社走。还在各个社团部活的时间,所以路上,人不算多,但是也说不上少。途径的路人看见她们走在一起,多半会有好奇,而再一部分有些无所事事的人,甚至是无声无息地跟上她们,向看看接下来的发展。

  松本察觉到身后的目光不断增加,心中笑哼了两声。她要的就是这样,今天,越多立海的人跟着她们,就有越多的人看千月笙的笑话!她也特地绕过了网球部和新闻社,就是担心那些人会出来阻止!她已经查过了,这个娇小姐可是对网球一概不知!哼,连网球都不会,她还配得上幸村吗!松本的眼中淬着恶毒的光芒。

  街边网球场

  松本选的网球场靠着学校,平日里,人不算很多,只有假期才会有人零零散散地来这里练球。

  而今天,球场逐渐开始热闹起来,自从月笙和松本走进球场之后,身后的看台上就陆陆续续地进来些穿着立海大校服的学生。

  月笙扫过看台上的人微微抿了抿了嘴角,要是今天源院和千家的脸在她这儿丢尽了怎么办?她垂下头,咽了口水。手心的薄汗开始渗出。

  松本在一边的长凳上坐下,从中抽出两只球拍,向月笙扔过去一只。

  “千君,可要当心。”松本挑眉,挑衅似的看向她。

  月笙抬头,顺手接过球拍。将球拍在手中转了两转,抬眸,眼神中仍是从容不迫,纵然她内心再多慌张。“那就请指教了。”

  月笙看着看台上的人越聚越多,右手稍稍握紧。她仰头看了一眼天空,真是个好天气呢。此时的精市应该在和她享受着同一片天空呢。再转眼时,月笙眼中闪烁着坚定地神采。可不能松懈啊。即使,她不会呢。

  月笙走到球场另个一边,转着球拍,挑了一个球拍握在手中舒服的姿势。

  “松本君,请多指教了呢。”月笙仍旧看似谦恭有礼。

  松本看她手上的握拍姿势都不正确,嘲讽似的哼了一声,“那是。”

  “不过,千君,你知道规则吗?”

  “知道,劳松本君挂心了。”月笙冷了下眼神,基础知识她还是知道的。

  松本扬着嘴角,她很想知道,等会儿,这位娇小姐是不是还有心思这样礼数周到。想着,想着,她扬起了球拍……

  “嗒!”是网球重重落地的声音。

  “15-0”松本轻蔑开口。

  而看台上唏嘘一片……

  一路上,星野几乎一直在保持沉默,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是如此。他最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自家那个傻子交的朋友没有一个正常的!首要突出代表就是高岛和眼前的这个!

  “能说句话?啊?”星野忧伤地说道。

  “恩。”

  ……

  ……

  星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从他在她的别墅下了直升机,她就说了一句“跟着”,其他就只有“恩”了。要不是高岛让他来找她,他是不会给自己找罪受的。

  “我们去哪?”星野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

  ……

  所以他是该庆幸她不是只说“恩”了吗?!

  “那你怎么知道我姐在那!”星野怒吼起来。

  “GPS”她停下脚步,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望着星野。

  “言倾落!你在我姐身上装GPS?!!!”

  “恩。”倾落斜昧着眼瞥着星野,眼神中含义无数。

  ……星野原本火冒三丈,却在她的眼神和理所应当的语气里完全失了火气……好吧,他知道,对于自家老姐这种极品路痴来说,GPS是个好东西……

  猛然间,倾落在一群灌木前停下脚步。星野也停下,张望着前方急匆匆赶来的一群人,最前面的那人看着极为眼熟。星野将食指抵在眉间仔细看了看,弦一郎?!星野正准备大叫,却被倾落一把捂住嘴。然后被她拖着,悄悄地跟着弦一郎。他不断挣扎,但仍然抵不过她,星野没想到,他居然没能力反抗?!这个女人比弦一郎还强悍?!他在心底默默发誓,回去一定要勤修苦练!而且!以后他再也不要单独见这个女人了!!!幸好这个场景没有认识的人看见,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啊!!!!!星野在心底哀嚎。

  “嘭!”

  “嘭!”

  一声又一声的击球声。

  顺着击球的声音望去,倾落一眼就看见在街道尽头的网球场上奔跑的身影,她瞳孔紧缩了一下,甩开手中的星野,将刚才捂着他嘴的手在他身上擦了一下,瞬间迈开步伐,赶上前去。星野好容易稳身形,在看见球场上的景象时,也没稳住地冲了出去。

  弦一郎一众人正准备冲进球场时被一个俏丽的身影拦住。弦一郎急忙停住脚步,定睛一看,熟悉的黑色瞳孔,熟悉的淡漠的眼神,熟悉的精致面容……弦一郎呆愣了一下,“倾落?”网球部众怔然。

  倾落还没回应,弦一郎等人就感觉到一阵疾风从身后袭来。倾落冷漠地移了脚下,转了个身,将已经急疯了的星野抓了回来,并将他甩到弦一郎一边,“去看台上。”

  “可!”星野还没将话说出口,倾落冷冷的眼神已经射杀过来。于是星野将话吞了回去。

  “我们也去吧。”弦一郎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

  于是一众人就乖乖向着看台走去。可还没有走几步,北桥美琴就气势汹汹的大步跑来。倾落望了弦一郎一眼,弦一郎很自觉地将人拦住。

  “北桥。”

  “干嘛?!!让开!!!”北桥怒极,眼神似是要吃了弦一郎。

  倾落饶有兴味地看了一眼北桥,心想着,高岛的情报看样子还是没有错的呀。

  弦一郎颇为无奈,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倾落不让他们去,所以只能去看台上?

  恰在弦一郎不知如何开口之时,倾落说话了:“我有办法。”

  北桥带着审视的眼光看了一眼倾落,又看了一眼弦一郎,发现他身边有一个不陌生的男生,她皱眉思索了片刻,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神一紧,“你是?!”

  “去看台吧。”星野点了点头,说道。

  “走吧。”倾落的语气稍微缓和,眼光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直直走向看台。

  北桥为难地看着球场,又看向星野,最终还是和他们走向了看台。

  “原因。”弦一郎问道。

  “比赛是她的。”倾落冷冷应答。

  场上的月笙不停奔跑着,一个接一个的球朝她袭来,很多球直朝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位袭来。她全部忍下。而某些侥幸接下的球却也因为她的发力不正确无一得分。而且自己的手臂现在已经有些错位的痛处。不过此时她十分庆幸的是,以前的柔道剑道训练增强了她的体能和耐挫性。不然早在第三局的时候,她就已经倒下了。

  “5-0”松本报着分数,满脸得意。

  月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伤,握着球拍,满眼坚定。她还不能倒下,就算是一个球也接不到,自己也要坚持到最后!

  “请松本君指教!”月笙眼中仍是坚定不移。

  松本冷哼。这一局她可是要发挥全力了!

  比赛进入最后,看台上也达到了人声鼎沸的时刻。弦一郎一干人站在看台的最上面不显眼的角落处,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场上的人更是没有注意。

  “喂!我们不能就这样看着啊!”海带率先发声。

  “那你觉得呢?你去阻拦?半路截下别人的比赛是什么行为?”倾落严厉斥责。

  切原闷声,无言以对。

  周遭的人因为海带刚才的出声将视线转到这里。周围迅速交头接耳。

  “网球部的人来了!”

  见此情状,倾落走到看台的最前方,其他人也跟着向前走了去。

  “这女人!”是北桥在咬牙切齿。

  切原不满喊道:“这是暴力网球啊!简直比我的还暴力!”

  “这位同学,难道我们就只能看着吗?”柳生推了推眼镜,场上的月笙简直太让人心疼,他微不可查地皱了眉头。

  “恩。”倾落应道。

  “言倾落!你不是真让我姐就这样被打?!”星野忍不住地再次怒吼,她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

  “你姐?!你是月笙的弟弟?!”文太惊奇。

  “我是啊,我现在想问问你们!什么情况!她才来立海大还没一个月,不仅有了男朋友,还在打网球的时候被伤成这个样子?!”星野完全失去了任何气度。

  男朋友?幸村吗?众人这样想到……

  看台上的争吵成功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松本回头看见他们,一颗球滑落手中。

  她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网球部人有所行动。他们没有制止这场比赛,她天真的想到,果然千月笙她是可有可无的吗?松本泛起笑容,从口袋中抽出一个球来,下手更重。这个球径直击中月笙的手腕。

  浑身的疼痛席卷着月笙的大脑,身边的情况她也没又精力再去关注了。她的脸疼的发白,手腕上的痛感抽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像是要将她的神经扯出来一样。月笙的手也不受控制,球拍从她手中滑落。之前已被蹭伤或是击中的膝盖已经开始红肿。她单膝跪在球场中间,一手撑着自己的右手腕,眼神空洞迷茫。而球拍就横五斜三地躺在那里……

  星野的心都在颤抖,他的老姐从来都是优雅的形象示人,这是她从没有过的狼狈和伤痛。他恨不得立刻将她直接打包带回京都!

  北桥的怒火几乎到达顶峰,她想要冲上去,可那个女生说的也是理,这是比赛,她要克制,尽管不是正规的比赛,但输了总比半途放弃来的光荣许多。她不能阻止。而且月笙肯定也不想让他们阻止。北桥不禁偷偷看了一眼那个女生。刚才月笙的弟弟叫她言倾落,她也对月笙很了解的样子。

  阳光打在倾落的脸上,泛起晕光,北桥必须承认,这个女生简直是像落入凡尘的天使,清冷,高贵,周身气质绝世独立。不过她的资料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北桥晃了晃脑袋,将视线转到月笙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