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秦念

四十七章

秦念 梦余欢 4073 2017-10-13 10:00:00

  秦国大营,王翦收到姚贾密信,终于松了口气,可以开始打了。他命人幕府聚将。

  “楚国生变,秦军的时机终于到了。”

  “好。”

  “项燕军欲退守淮南,另立楚王,长期抗秦,待楚军移动之时,就是我秦军出击之时。”

  “全凭将军吩咐。”秦军士气高涨道。

  “楚国一动,李信就带秦军右偏军杀向平舆。”

  “诺。”李信底气十足地应道,这一战他要为自己报仇。

  “冯劫将军和李由带左偏师杀向寝城。”

  “诺。”

  “蒙恬带主力军追杀项燕。”

  “诺。”

  众人得令后,纷纷备战,王翦则将军况报给秦王。

  嬴政一得到军报后,笑道:“我军定当拿下楚国啊。”

  “恭喜陛下。”

  “小高子,备车,我要亲自去看看上将军。”

  “是。”赵高跑着出去准备了。

  景府中,景祺有些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侍从,道:“你说的当真?”

  “二公子,我多次查探,那个茶坊是秦国商社所开,方便间人之间传递消息。”

  “那个紫凝呢。”

  “只查到了是一直跟随紫苑姑娘,另外也没什么了。”

  景暄挥挥手让侍从退下,可心中却是另有所想,还是跑到了景暄的书房,见景暄一个人就问道:“大哥,怎么紫苑不在吗?”

  “我让她去休息了。”

  “大哥,我想和你说个事,你不觉得紫苑的出现有些巧合吗?”

  “巧合,什么意思?”

  “总觉得她有点可刻意接近大哥。”

  “是我将她留在身边的。”

  “我之前以为昭恤这次是我害她的,这何尝不是她故意的,让大哥参不了战。”

  “怎么会?她有什么目的啊?”

  “大哥我前些日子看到紫凝鬼鬼祟祟的去到一家茶坊中,后来去查了这是一家秦国间人联络点,而这个紫凝一直跟着紫苑,怕是她们同是秦国的间人,就为了阻止大哥对付秦国。”

  景暄本想反驳,可突然想起了日前侍从查到的紫府和秦国商社的丝缕关系,凭他的思虑,已是猜到了一二分。他对着景祺叮嘱道:“在这件事我自有判断,你先不要传出去。”

  “大哥我们不该立刻拿下她们吗?”景祺有些疑惑道。

  “我说了我有安排。”景暄沉声道。

  景祺也不好相劝,有些郁闷地走了出去。

  景暄还是遣人去细细地查了紫府和秦国商社。

  项燕悄悄知会了江东子弟,又下令平舆、寝城两大军队抵抗秦军,作虚城之势掩护他的兵马,在夜半之时便欲退兵。可就在这时,秦军的喊杀声铺天盖地的袭来,蒙恬率秦军主力有序冲杀,项燕军毫无防备,只能四处逃串,而平舆、寝城两军更是在李信和冯劫的猛烈攻打下,轰然崩溃。楚国的六十万倾国之力就这样逃匿四野。

  楚国兵马战败的消息还没有传入到郢寿,朝野仍是一片平静。但却是先传到了景暄手中,他看着眼前密信,又想着方才侍从所说,整个人都无力地瘫坐着。

  “公子,紫苑姑娘乎很少和秦国商社联系,可在昭恤封紫府前,我们查到了秦国的姚贾曾处理了紫府中的一些人,这紫府就是一个幌子。”

  “她是什么人,竟可在这周旋。”

  “秦国只有一个女客卿。”那侍从说着递上一份资料。

  景暄遣退了侍从,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紫苑就是秦凤荧,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紫苑只是为了阻止自己,他看到的,他说的,他做的,都是假的,可是自己却是真的动情了,真的爱上了,真的疯狂了。他的眼中浮现出想起初见时的那个红衣女子,他心痛的不能呼吸,可是却没有恨。

  一夜的迷惘苦痛,他不知是怎么熬了过来,他喃喃道:“紫苑,我还是爱你,不顾一切的爱你,哪怕这个国家覆灭了。”

  景暄拿起眼前的资料,看起了紫苑的过往。许久,一抹柔情的笑意跃然于嘴角,他轻声道:“紫苑,哦不,应该是凤荧,你终归会是我的。”

  他彻底沦陷了,有时候爱真的让人癫狂,让人不知所措,他放下了所有,只为了能抓住爱的人。毕竟一生能动一次情会多么不易。

  景暄走到紫苑的房中,她才刚起来就见到他,有些诧异。他却是一把抱住她。

  “怎么了?”紫苑弱弱地问道。

  他没有说话,抱了好一会儿,道:“我想娶你。”

  “什么?”紫苑惊讶地道。

  “我爱你,现在要娶你。”景暄坚定地说道。

  紫苑一时不知怎么反应。

  “你不愿意。”

  紫苑想了下眼前的处境,说:“我愿意,可现在不是秦楚两军对峙,况且姝儿···”

  “这些你都不要想,只要美美的当我的新娘就可以了。”

  “可怎么突然这么急?”紫苑疑惑道。

  “我啊,就想你成为我的妻。”景暄柔声道。

  紫苑只好应下了。

  景暄见我同意,便立刻知会府中众人,又告知了父母,筹备起了婚礼。

  景祺知道这事后忙跑去找景暄问个究竟,景暄却在准备请帖等诸事。

  “大哥你怎么能娶那个紫苑呢。”景祺急道。

  “紫苑不好吗?”

  “她有可能是秦国间人,这样的人欺骗你,应该杀了。”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她就够了。”

  “大哥你还要在楚国举事呢。”

  “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我和她的婚礼为重。”

  景祺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景暄,这样不理智乃至有些癫狂的大哥他从未见过。

  “大哥。”景祺无奈道。

  景暄顾自安排婚事,不再理会景祺。

  景祺望了自家大哥一眼,就走了出去,却看见屈姝正在院中询问。

  “我能见景暄哥哥吗?”屈姝弱弱地问道。

  “屈小姐,大公子忙着筹备婚事,实在没空啊。”

  “他在哪儿,我就见他一眼。”

  “屈小姐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人。”管事求饶道。

  屈姝只好让管事走了,可想着景暄竟是要娶亲,还不肯见自己一面,心中不由的绞痛,一是没站稳竟是直直的倒了下去,景祺见此状,忙上前扶住了屈姝。

  “姝儿。”她焦急地道。

  屈姝见是景祺,柔声道谢:“多谢二公子。”

  “姝儿,你不必如此。”

  “景暄哥哥真的很爱紫苑。”

  景祺想着编个谎话安慰下屈姝也是好的,便说:“大哥或许只想着利用她呢。”

  “怎么可能?”

  “那个紫苑可不是什么商人,而是骗大哥的秦国间人。”

  “他不是会妥协的人,要真是如此,景暄哥哥还要娶她那是真的爱的很深。”

  “不是的。”景祺一下子不知该怎么说了。

  “我不会有事的,景祺你不必宽慰我。”屈姝喃喃道。

  屈姝推开景祺,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景祺望着他的背影,却不敢上前抱住她,告诉她,自己爱了她十年,从小时候第一眼起就印到了心里,可是她的眼里只有大哥,他只希望能看着她幸福地嫁给大哥,成就一段佳话,他可以永远守护在她的背后,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紫苑想着景暄的异常,心中不安。紫凝急切地走了进来。

  “姚贾传来消息,秦军那里一切顺利王翦已带军破楚国,拿下平舆、寝城两大重城,长公子带兵攻向郢寿。”

  “这是好消息,你说景暄知道吗?”

  “王翦将军沿途封锁消息,想来没这么快吧。”

  “朝野不知道,景暄就不一定了。”

  “怎么了?”

  “景暄现在突然要娶我,不觉得急了些。”

  “姚贾查到景暄派人查紫府,怕是我们已经有间人的嫌疑了,难道他是要困住你。”

  “如果想拿我对付秦国,把我扣押起来,不是更保险吗?”紫苑不解道。

  “是啊,这就奇怪了。”

  紫苑我想了一会儿,道:“我们现在恐怕也不能逃吧,一旦我们有动作,这毕竟是景暄的地盘要把我们截杀还是很容易的。”

  “那难道你要嫁给他?”

  “这···”紫苑露出为难的神色。

  “现在我们也不好联络姚贾,如果把他们的势力全部引出,景暄想是会下狠手。”紫凝担忧道。

  “哼,当真成了瓮中之鳖了。”

  “先和景暄周旋,也没几天就可以拿下郢寿了,要是能赶在你们成亲之前就没事了。”

  项燕败退,项伯听闻景暄娶亲之事,心下惊诧,就星夜赶回郢寿,想问个清楚。他飞奔入景府,只见府邸喜气洋洋,管事告知景暄不在家,他正气冲冲的离去,却碰见了景祺。

  “项大哥,你怎么过来了?”

  “还不是听闻景暄那事。”

  景祺听后,叹了口气,和项伯将这件事一一诉说。

  “岂有此理,他是疯了吗。”

  “项大哥,我就让你劝劝大哥。”

  “你让他今日夜半到城墙上找我。”项伯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暮色渐至,夜风微凉。景暄走到了城墙之上,见着许久未见的老友,他直直的挺立在那,傲然不屈。

  “项伯。”

  “你来了。”项伯还算沉稳地说。

  “为什么?”

  “我爱她,想娶她为妻。”景暄认真地说道。

  “你知道她是谁吗?”

  “秦凤荧,秦国客卿。”景暄朗声道。

  “楚国战败,平舆、寝城被攻,六十万楚军溃逃,这个国家要被灭了,都是她一手造成的。”项伯吼道。

  “我还是爱她。”

  “你看看这片天下,你的宏图伟业,你的锦绣山河,都不要了吗?”

  景暄不语,看向这万家灯火,微风吹过,青丝飘扬,他慢慢的低下了头,过往的意气风发,豪情壮志,可是他还是守卫不了了。

  “项伯,楚国没救了。”景暄沙哑道。

  “不会的,只要你能站起来。”

  景暄摇摇头。

  “我这就去把那个女人杀了。”项伯气道。

  景暄一把拉住项伯,道:“只要我在,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她。”

  “你···”

  “我这一生动了这一次情,只为她。”

  “可楚国一破,她才不理会你呢。”项伯没好气地说。

  “项伯,我求你一件事。”景暄软弱地道。

  项伯看着自己的兄弟,心中一酸,这样的骄傲的人竟为了一个女人会如此低声下气,他承诺道:“你说,我替你起做。”

  景暄在他耳边低语。

  “你不要命了。”

  “我要她。”景暄的眸子中闪现出精光。

  项伯无奈地望着他,有些不舍。

  景暄在最后的时光中为紫苑缝制了一件独一无二的嫁衣,他柔情地抚摸着这件衣裳,而屈姝悄悄的站在门外望着景暄,好一会儿,她才离去,却是去找紫苑了。

  紫苑见着她来,有几分尴尬。

  “紫苑,恭喜。”

  “姝儿。”紫苑有些抱歉地说。

  “既然你要做他的妻子,请一定要爱他,好好照顾他。”屈姝看着我说道。

  紫苑一怔,笑着说:“我会的。”

  “景暄哥哥真的很爱你,你千万不要···不要负他。”

  “姝儿怎么这么说?”紫苑有些疑惑的问道。

  屈姝似是反应过来,说:“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我可以放弃他,只要他好好的。”

  “姝儿,你真的很好,我以为你会想法设法置我于死地。”紫苑轻声道。

  “我狠不下心来,也不忍心看着我爱的人伤心。”

  紫苑望着这样的屈姝,心中不免有些愧疚,若是他日城破,她能做的也只能保她的命吧。

  自从景暄宣布与我的婚礼后,姚贾便无法与我取得联系,他拿不定主意,只好将我的情况和之前的事一并写到密信中传给长公子。

  扶苏正和蒙恬的兵马会合,准备悄悄包围郢寿,姚贾的一封密信让他慌了阵脚。

  蒙恬见着扶苏这样,说:“是凤荧出事了。”

  “你自己看。”扶苏将信递给蒙恬。

  “景暄要娶凤荧。”蒙恬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我看景暄是真的喜欢上了,怕是觉得以自己的能力也回天乏术了就想着先把凤荧娶了。”扶苏愤愤道。

  “可我们最快也要后天才能攻下郢寿啊。”蒙恬也有些急切地说道。

  “蒙将军,这里就交给你了。”

  “长公子!”

  “我先行去郢寿。”

  “扶苏不可啊。”

  “你放心,我会让城内的姚贾做好安排的,我会和凤荧平安的回来。”扶苏沉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