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埃及传说:图特摩斯的宠妃

第六十八章 发起挑衅2

埃及传说:图特摩斯的宠妃 安以山 1947 2017-09-14 22:30:00

  缪瓦塔里倏然站定脚步,抬眸,金黑色的眼瞳逼近他的琥珀双眸,嘴角的笑容带有一丝冷血的说道:“王,你说如果我将此事亲口告诉女王这会如何?”

  他这是在向我挑衅么?

  图特摩斯依然邪魅的笑着,不减半分,反而笑的更大了,是夸张的。

  “让我来猜猜,你想告诉哈特谢普苏特,叙利亚与巴基斯坦再与米坦尼国王勾结,企图挣脱埃及的束缚。”图特摩斯几乎是笃定的说着:“然后你会告诉她,你将忠诚于埃及,只需将多纳尔美亚赐予你,是么?”

  缪瓦塔里毫无掩饰着自己的想法,大胆的回应道:“是的,王应该更了解女王吧,你猜女王陛下会如何抉择?”

  嘲讽,图特摩斯极其嘲讽的反击道:“缪瓦塔里王子恐怕忘了,本王再不济也是埃及的法老,而你,只不过是赫梯帝国的区区一个王子,你说的话,算什么?”

  ............

  缪瓦塔里的神色逐渐凝结在了沉寂的空气中,是啊...图特摩斯刚才所说的话,他无法反驳。

  图特摩斯再不济也是埃及的尊贵法老,而他现在只是一位赫梯帝国的王子而已。

  不过这说明不了什么,他的金黑眼瞳略带挑衅的意味,与他本身的气质完全不符随后说:“是啊,我们充其量,不过彼此彼此。”

  他很快就能找到图特摩斯的软肋袭击道:“虽然王贵为法老,不过埃及的内政不都由女王陛下决断么?王如此的尊贵,胆识过人,不如我们且来猜猜,谁输谁赢?”

  ——

  图特摩斯,议事厅

  哼,嚣张,极其的嚣张!

  埃及这是反了天了,才会让邻国最近如此的猖狂!

  “王,您当真要明日就出行么?那半月之后的埃及祭祀该由谁主持?”贾贝提是站立不安的在议事厅中颔首问道。

  “往常不是都由哈特谢普苏特主持大局么?”图特摩斯愤然的说道。

  “可...可是往常王您也会到场的啊.....”

  “那缪瓦塔里呢!我恨不得现在就带着多纳尔美亚前去港口,登上船只!”

  “王...缪瓦塔里王子不过是一位王子,何以认为他能说服女王陛下?”贾贝提极力的劝说着此刻激动的图特摩斯。

  “不,不是说服,而是你我都知道,赫梯帝国未来的国王,几乎是非缪瓦塔里莫属,你让我怎能不忌惮!单凭哈特谢普苏特的主张,一定会因为缪瓦塔里对她的承诺,就轻信与他!只要缪瓦塔里表现的极其渴望多纳尔美亚,她就会认定缪瓦塔里会忠诚于埃及,到那时候你让我怎么办!将多纳尔美亚拱手相让么?还是向哈特谢普苏特发起挑战,引发埃及的内战,再让那些邻国伺机而起么!”

  图特摩斯一番歇斯底里的怒吼过后,贾贝提便不再多言。因为图特摩斯说的句句属实,而多纳尔美亚王妃绝不是图特摩斯会轻易想让的女人。

  他在图特摩斯的旨意下前去通报了女王陛下,王将会在三日之后就前往港口训练水上舰队,而这件事希望哈特谢普苏特能够暂时帮助他保密。

  哈特谢普苏特没有什么意见,水上舰队本是迫在眉睫之事,图特摩斯越早的训练完毕他的水上舰队,她的水上船队才能尽快出海恢复贸易,自然是应下了。

  ——

  图特摩斯宫殿中

  “多纳尔美亚,收拾你的生活必备品,我们明日清晨就即刻出发!”图特摩斯站立于多纳尔美亚的寝宫门侧,严肃的对着正在与梅格拉打闹的她说道。

  闻言,美亚有些疑惑,脸上本是灿烂的笑容也逐渐褪去:“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

  说起了图特摩斯又消失了一整天,自从缪瓦塔里早晨来过宫殿后,这中间肯定有些事是她不知道的。

  “你不需要知道,现在你只需要收拾你的生活必备品,梅格拉还不快帮王妃准备起来!”

  梅格拉连忙垂头,一个哆嗦:“是是,王,我这就去准备起来。”

  梅格拉走后,美亚蹙着秀美,走向了图特摩斯,将他拉进了寝宫内,柔声道:“为什么要这般着急?不是说一个月后么,怎么明日就要出发了,那半月之后的祭祀怎么办?”

  他叹气,垂下了琥珀眼眸,大掌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随后在她光洁白皙的额头落下了一个吻说:“多纳尔美亚,你不需要知道,待在我身边,就好了。”

  美亚能深深的感到图特摩斯十分的没有安全感,她一直都在努力的尝试着让他安心,可是.....

  她无奈的抬起自己水蓝色的眸子,从他的眼眸中,美亚看到了他对自己一如既往的深情与用心,忽然间鼻子一酸,双手勾上的他的颈脖间,送上了自己的樱唇,在他性感的双唇上,印下了一个香吻。

  “恩——”

  他倏然紧紧的将她镶入了自己的怀中,化被动为主动,抓上她可口的樱唇,细咬着,唇吸着。她的味道实在是太甜美了,每次只要碰触到她,他常常都控制不住自己内心让人难熬的欲望。

  轻轻伸出了舌尖,舔上她修长白皙的颈脖,打着圆圈,一路游走向下。他实在是太干咳了,猛力的将她推倒在床,双手胡乱又急躁的解着她胸前的衣物。

  饱满的双X,傲人挺立,他的琥珀双眸因为触及到她的XX开始逐渐燃烧起来,好似逐渐化为妖野的血红。古铜色的大掌随即抚上她的柔软,他肆无忌惮的复返的覆抹着身X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他的,这个女人是他的!他的内心里还住着一头猛兽,在疯狂的咆哮着。他绝不会让缪瓦塔里的奸计得趁,他知道,因为他知道,缪瓦塔里也想占有多纳尔美亚。那个阴险的男人是不是会在夜里想象着多纳尔美亚恩爱的画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