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往事不往

第157章

往事不往 斯瓦提星 2563 2018-02-13 20:49:31

  正德亲吻着关真儿的额头,低声说:“真儿,不要哭了,我们都活着。”关真儿低声抽泣,轻轻靠在正德怀里,正德突然吸一口气,关真儿急忙抬起头,抚摸着正德受伤的地方,声音有些颤抖:“正德,是不是碰疼你了?哪里痛?”正德摇摇头,低声说:“不疼。”谭二毛说:“我们是回家?还是继续在医院?”正德说:“在医院,真儿还需要医生。”

  “我没有关系,关键是你们。”

  这时一郎走进来,调侃着说:“病人醒了,竟然没人通知我这个医生,这是都准备自己治了?”正德笑着说:“一郎,谢谢你!”

  “不必客气,对你的身体,我比你自己都要了解,所以我是最适合给你做手术的医生。”

  正德笑了,笑声爽朗迷人。一郎微笑着看着正德。关真儿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俩人,谭二毛也是好奇的看着俩人。一郎说:“当年高中毕业,选择学医,可能我没有天分吧,总是班里最差的学生,到后来,我自己都没有信心了,是叶生,叶生鼓励我,每次生病都要我给他治疗,并美名其曰:这样省钱,还有免费护工。所以,我很熟悉他的身体状况,就是没有给他做过手术,这次亲手做了。”关真儿轻轻笑了,对一郎说:“一郎君,少爷和哥哥没事了吧?”

  “当然,只要不感染,七天后就基本好了。”

  “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不会,都是外伤,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正德说:“一郎,我太太呢?”

  “听我说完,我知道你们在医院不方便,所以你们可以回家,每天来换药就可以。何太太只要好好休息就行。”

  一郎说完后,三人高兴了,正德站起身说:“谢谢一郎,我们现在就回家了,明日再来。”

  回到家后,何叔让厨房准备了饭,知道吃饭时,关真儿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两天。吃过饭,正德说:“真儿,去休息吧。”

  关真儿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傍晚,天边晚霞似火,耳边依然传来隐隐的枪炮声,关真儿看着屋顶,目光茫然。正德轻轻走进了,坐在床边,正德的右手肩膀和后背都受了伤,缠着纱布,正德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着关真儿。关真儿看着正德,微微笑了,坐起身,轻轻抚摸正德包裹着纱布的地方,低声说:“正德,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活着。”关真儿说完,泪水模糊了双眼,晶莹的泪珠滑落在真儿苍白的小脸上,正德低头吻去真儿的泪,什么都不说。关真儿仰头看着正德,轻声说:“不是在租界吗?怎么就受了伤?”

  “那天是去火车南站附近的库房,正好日军的飞机轰炸南站。”

  “火车南站不是离战区远吗?”

  “是,那里挤满了要离开上海的难民,空袭过后,南站几乎没有人活着,我和二毛离南站有些距离,所以只是受了伤,南站,一片焦土。”正德低沉哀伤的语气说完,正德看着关真儿又说:“真儿,我们一定会胜利,一定会胜利。”关真儿低声说:“正德,我信你,我只信你。”

  “真儿,去吃饭。”

  “哥哥的伤不要紧吧?”

  正德笑了,低声说:“真儿,你终于想起来问二毛了,二毛都快郁闷死了,二毛说真儿这是有了丈夫忘了哥哥。”关真儿娇嗔的说:“哪里有,我很关心哥哥的。”正德的嘴唇贴着真儿的耳朵,低语:“记住我是最要的。”关真儿红着脸,低低应了一声。餐桌上,关真儿看着谭二毛说:“哥哥,头还痛吗?”谭二毛闷声说:“不痛,就是想不起来有些事。”关真儿看着谭二毛,焦急的说:“会不会一直这样啊,明日再去医院好好看看。对了,一定是没有休息好,正德,哥哥的头伤的很厉害吗?怎么会这样?”正德看着谭二毛,淡淡的说:“好,明日去换药的时候,让一郎在仔细检查一下。”

  “对啊,明日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用,你再家里好好休息。”

  “我想听听医生是怎么说的,以后要怎么做?”

  “真儿,这些我都会问清楚的。”

  关真儿这才听出来,正德的语气不对,侧脸看看正德,低声说:“哦,我在家。”正德满意的笑了,谭二毛微微抬头看看正德,嘴角的笑意明朗开心。正德则直接无视了谭二毛那令人讨厌的笑容。吃过饭,何老爷、关真儿、念雨上楼休息,正德和谭二毛进了书房。书房里气氛沉闷,正德忧心忡忡的说:“日军的攻击愈来愈强烈,海上攻势更是我们束手无策的,现在,日军已经疯狂至极,不停的轰炸,连车站和平民区都不放过,不知道,我们的防线还能坚持多久。”谭二毛想起那日的惨状,眼睛通红,握紧拳头低语:“天杀的小鬼子。”那日,去火车南站的库房,路过车站时,看到车站挤满了急着离开上海的老百姓,满脸疲惫,满身沧桑,拖家带口,男人叹息,女人哭泣,孩子哭叫,当时,正德看着车站的状况,低语:“国之大难啊。”谭二毛说:“老百姓,只能逃命,以期活着。”可是仅仅半小时后,正德和谭二毛从库房出来,日军的飞机突然空袭了车站,正德听到飞机的轰鸣声马上说:“二毛,下车。”俩人下车,正德往人多的方向跑去,大声喊:“趴下,快趴下。”此刻,茫然的人群惊慌失措的到处乱跑,老百姓不知道如何躲避这突然而来的空袭。正德边跑边大声喊,声音却被淹没在嘈杂纷乱之中。谭二毛看到正德的做法,也立刻向人群中跑去,大声喊着:“趴下,快趴下。”俩人声嘶力竭的喊着。空中飞机的轰鸣声,地面上炸弹爆炸的巨响声,人群惊慌失措的呼叫声,哭喊声,俩人拼命的喊着,可是几乎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喊声,正德和谭二毛只好冲进人群,把手边的人拉倒。谭二毛却受伤倒下,炸弹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爆炸,谭二毛满头是血倒在地上,正德疯狂的靠近谭二毛,大声喊着:“二毛,二毛。”谭二毛没有回应,正德迅速靠近谭二毛,伸手摸摸谭二毛颈部的大动脉,感觉到跳动,正德背起谭二毛,炸弹不停的在四周爆炸,正德背着谭二毛匍匐前进。感觉到炸弹不是很密集的时候,正德怕谭二毛坚持不住,很快背着谭二毛开始奔跑,炸弹再次爆炸,正德只能压在谭二毛身上,正德感觉到了弹片飞进了自己的后背和肩膀,但正德不能停下来,因为谭二毛满头是血的昏迷着,正德咬着牙背着谭二毛上车,把谭二毛放在车上。空袭过去了,正德来不及看这满目的疮痍,只能顺手抱起车旁孤零零哭泣的孩子,忍者手臂和后背的剧痛,开车急驶。满天的焦土,满天的血色,染红了正德的双眼,仇恨从没有此刻来的猛烈,嗜血的仇恨疯狂的吞噬正德的心,正德把油门踩到底,赶到医院时,鲜血染红了正德的上半身。车停在医院门口,刺耳的刹车声,让谭二毛醒了过来,谭二毛睁眼看到正德时,直接跳下车,大声喊着:“正德,正德。”正德虚弱的说:“叫我少爷。”谭二毛哭了,扶着正德走进医院,在过道里大喊:“医生,一郎。”一郎赶过来时,看到正德的样子,对护士说:“准备手术。”正德轻轻一笑说:“一郎,车上还有个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