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往事不往

第五十二章

往事不往 斯瓦提星 2568 2017-09-13 20:51:00

  王汉尘心情愉悦的用餐,目光温柔的看着关真儿。关真儿低头慢悠悠的品着苦涩的咖啡。七点钟的时候,方队长走进西餐店,附在王汉尘耳边低语,王汉尘听完后就微笑着对关真儿说:“关小姐,抱歉。你看,一刻都不让人闲,我先送关小姐回去。”关真儿微笑着站起来说:“谢谢王主任。我自己可以回去,王主任公务重要。”王汉尘低声说:“送关小姐也很重要。”王汉尘送关真儿到门口时看见何大少爷的车停在门口,王汉尘握紧拳头,轻声说:“关小姐,再见。”关真儿也看到了正德的车,关真儿对王汉尘说:“王主任慢走。”王汉尘在倒车镜里看到关真儿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车开走,王汉尘笑了,心情愉悦的开车走了。关真儿看着王汉尘的车没有影了,才进门。看到正德后就紧张的说:“怎么这时候来了?”正德笑着捧出一束花说:“追求关小姐当然要殷勤。”关真儿瞪了正德一眼,走到谭二毛和正德面前低声说:“我有事要说。”正德看看谭二毛,谭二毛点点头。正德起身向外走去,谭二毛起身相送。谭二毛看着正德开车走了,转身进门对阿毛和唐嫂说:“上好门,睡吧。”关真儿笑着说:“我去看看孩子们。”敏之和浩之在房间里嘀嘀咕咕,关真儿笑着说:“还不睡?”敏之说:“娘,这就准备睡觉了。”说完,敏之看着娘,关真儿坐在床边柔声说:“敏之有事要说?”

  “娘,我想买几本书?”关真儿柔声说:“让舅舅带着你去买。”

  “娘,我想自己去,让浩之陪我。”

  “好,娘的敏之长大了。”敏之笑了,过来坐在娘的身边,拉住娘的手,关真儿看到敏之的手臂受了伤,紧张的问:“这是怎么了?”

  “没事,骑单车摔的。”

  “哪来的单车?”

  “借同学的,就骑了一小会儿。”关真儿摸摸敏之的头,低声说:“可曾上了药?”

  “这就让浩之去拿。”

  “敏之喜欢单车吗?”敏之点点头:“喜欢。”关真儿笑着说:“上完药早点睡吧”关真儿又去茉莉的房间,茉莉已经上床了,看到关真儿进来,就爬起来叫:“娘。”茉莉快八岁了,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关真儿坐在床边,抱着茉莉,低声:“娘的茉莉乖,快点长大。”丁香倒了洗脚水进来,就看见茉莉赖在娘的床上,就笑嘻嘻地说:“茉莉羞不羞?”茉莉把头藏在娘的怀里,摇着头说:“不羞,不羞。”关真儿和丁香笑了。关真儿拍拍茉莉柔柔的说:“乖茉莉,娘陪着,睡吧。”茉莉乖巧的躺好,关真儿轻柔的拍着茉莉。半个钟头后,关真儿下楼,谭二毛一个人坐着,唐嫂和阿毛已经收拾完去睡了。关真儿看看钟,才八点一刻。谭二毛说:“去睡吧。”夜里,正德紧搂着真儿,吻醒了真儿。真儿坐起身:“我去叫哥哥。”正德低声说:“二毛就在门外。”真儿脸红了,推着正德,正德笑了,低声在真儿耳边说:“真儿的样子很可爱,为夫想了。”真儿娇柔的推着正德,正德亲了真儿一下,下床去开门。正德问:“真儿发现了什么?”真儿仔细回忆了一会儿,慢慢说:“那家西餐厅不对劲,王汉尘只吃西餐厅的食物,服务生每次都是那个人,方队长直接就找到了西餐厅。王汉尘说:人手少,事情多,都要忙成陀螺了。今晚七点钟的时候,方队长从西餐厅叫走了王汉尘。”正德想了想说:“西餐厅是王汉尘的暗线,王汉尘应该是已经盯上了咱们的人,可能只是联络员,但这名联络员位置比较重要,若是王汉尘现在不动,就是上下线也已经被王汉尘盯上了,王汉尘是想破坏整个上海的地下组织。”正德低头沉思,然后说:“我去提醒一下。”谭二毛说:“不行,除了中央,上海几乎没人知道你的身份,现在什么情况还没摸清,不能贸然行事,不然,损失会更大。”正德想起自己的任务就说:“二毛,谨慎一点,尽量提醒同志们。我会向上级汇报的。”九月下旬时,正德带来了极为不利的消息,中央苏区由于内部矛盾重重,几位领导意见不一致,军事路线出现偏差,这一次的反围剿伤亡惨重,牺牲了许多红军战士,根据地大部分失守,仅存一些狭小的县区。正德说:“革命到了生死存亡之时,我们一定要坚持,要相信,党中央一定会及时纠正错误,做出正确的决定,人民一定会胜利!”关真儿看着正德,目光满是崇敬和爱恋,关真儿认真的说:“正德,我要加入你们。”谭二毛说:“真儿,叫入党。”关真儿点点头,坚决的说:“对,是入党,正德,我要入党。”正德紧紧握住关真儿的手:“好,真儿,要相信党,我和二毛做你的入党介绍人。”正德问:“真儿,王汉尘那里什么情况?”关真儿说:“有十几天没见着人了。”正德皱了下眉头,对谭二毛说:“联络你周围的同志们,迅速转移。”谭二毛说:“他们要行动了?”正德说:“不能确定,但王汉尘近期应该会有大行动。”谭二毛第二天早上,就让阿毛通知纱厂的党员,自己则尽快联络上下线,通知他们近快转移。实际情况比预想的来的更为迅猛。十月五日,上海法租界的的警察晚上十点钟,突然包围了麦其里34号,秘密带走了里面所有的人,仔仔细细把麦其里34号搜查了几遍,搜出了令他们惊喜的东西。上海中央局的帐本被搜了出来,中共中央在上海的财务部门被彻底破坏,陈太生叛变。经过酷刑审讯,特务处又在公共租界华盛路同乐坊122号搜出了电台,这场针对共产党人的大抓捕,一直到十月九日才结束。这次事件,沉重打击了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叛变者居多,组织内一片低迷。王汉尘趁此机会,将王妈妈和电话接线员秘密抓捕,经过严酷的审讯,供出了张处长,王汉尘急电南京总部,总部回话:日本人就算了,中国的汉奸绝不会放过。张处长很快被秘密处决,特务处对外宣称:张处长在行动中,身受重伤,正在抢救。三天后,特务处对外称:张处长由于重伤,经抢救无效身亡。王妈妈和电话接线员与这次抓捕的共产党关在一起,特务处的报告上没有做出任何特殊说明,最后与中共地下党员一起被秘密处决。王汉尘大获全胜,受到南京总部的嘉奖,并很快荣升为特务处的处长,接受了原处长所有的个人财产,一时在上海风头更盛。王汉尘坐在处长室,看着这次抓捕共产党人的名单和供词,红笔勾出的是已经投诚的,可以利用的人名单,剩下的拒不投降的,王汉尘想起总部的命令,对方队长说:“处决了吧。”方队长点点头。王汉尘说:“那几个人还是没说?”方队长点头说:“是真正的硬骨头。”王汉尘遗憾的说:“此等人才,不为我所用,实在是可惜。他们才是真男儿啊!”方队长亦是同感。俩人感慨一番,方队长领命去执行。王汉尘默默坐在办公室,张处长死不足惜,日本人的手也伸的太长了,总部对日本人颇有微词,秘密通知王汉尘,防范日本人,对于刺探军情的日本人,要秘密处理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