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等一树山茶花开

17.别离

等一树山茶花开 画泠 1396 2017-08-13 15:46:15

  南宫冬儿生气归生气,却还是跟着柳绣娘学着绣了一个粉色荷花荷包,还特地找了调香料的师傅教她调香,为调成山茶花香,冬儿还每天去皇后的山茶树林,清晨采集晨露,待到花开了,便采集花瓣......

  其实,有一事南宫冬儿也是不明白的,这山茶花本不该这个月份开放,却是只要她来过,下午申时(下午一点到三点)便会开花,为此,她还惊异了好一段时间呢。

  如此反复,做好那荷包时,已是两个月过去了,南宫冬儿兴冲冲的跑到颜凉必过的御花园装偶遇,只是,她在这儿假意走了许久,却是连个人儿都没瞧见。

  “小云,你所言可是真?怎么我逛了如此久,还是未瞧见他?”南宫冬儿的兴致从开始的高昂至极,渐渐地淡了下来。

  “回公主,奴婢可不敢欺瞒您,奴婢为了这事儿可是天天跟踪颜公子呢......”小云一脸委屈。

  “公主,若是累了,奴婢陪您去凉亭里歇一歇吧。”小罗见南宫冬儿有些乏了,非常贴心的说,眨巴着眼睛,示意小云聪明些。

  “如此,便依你吧。”

  南宫冬儿在小云小罗的陪同下,到了凉亭,只是很不巧,自己的母后请了宝元母女正在那凉亭里在唠嗑儿。

  南宫冬儿脸上尴尬,对着皇后凤婉行了一礼:“母后。”

  “冬儿,你也来了,快来母后身边坐。”凤婉一见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高高兴兴的道。

  “是,母后。”南宫冬儿闻言,乖乖巧巧的坐在了凤婉身边。

  “来,母后跟你介绍介绍,这是左丞相夫人,旁边坐着的是她的女儿,宝元郡主,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儿过呢。”

  宝元郡主?南宫冬儿愣了愣,转过脸看向宝元郡主,嗯,的确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只是,她怎么老觉得那宝元郡主瞧自己的眼神儿不太对呢?

  “阿蓉,这是本宫的女儿,名叫冬儿,宴会上你见过的。”杜若蓉闻言,看向了南宫东儿,这一看,竟是愣了一愣,不曾想,世间竟有这般美的女子,便道:

  “诶呀,那日在宴会上远远一瞧,就觉得是个美人儿,今日近了一细看,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啊。”杜若蓉笑的极温婉。

  “蓉姨谬赞了,您和宝元姐姐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呢。”南宫冬儿自谦了一把,心里别扭的很,这种大家闺秀的做派,真真不适合她。

  “哎呦,瞧你这小嘴儿甜的。”

  ......

  南宫冬儿听着他们唠嗑儿觉得无聊至极,半天只听进了一小截儿对话,颜凉家中出了事情,要走了......

  “母后,孩儿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可能是今天中午酸梅汤喝多了,我便先告辞了。”

  “你这孩子,多注意些身体,行了,小云,小罗带公主下去歇息,以后多注意些公主的饮食。”听到准许,南宫冬儿站了起来,准备走了。

  “是,皇后。”

  随即,便跟着早已站起身的南宫冬儿走了。

  御花园小路上。

  死颜凉,臭颜凉,我叫你桃花儿多!我叫你答应她!我叫你走!哼!

  南宫冬儿不知从哪里摘得花儿,狠狠地蹂躏着,摘完了花儿瓣儿,南宫冬儿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绣的七扭八歪的荷包,摸了摸,突的又似发了狠似的,将那荷包丢进了花丛里,刚转身就要回自己的宅子里,很不巧的碰见了走过来的颜凉。

  颜凉看着地上一地的花瓣儿,叫住了南宫冬儿:“公主为何如此蹂躏这些花儿?”

  “与你何干?”

  “是是是,与我无关。”颜凉温柔的看着她说,“冬儿,我......明日便要走了......我......”

  “跟我有关吗?”走走走,都走!说罢,南宫冬儿便跑开了,一旁的小云瞪了颜凉一眼,颜公子怎么竟说些不合时宜的话!随后急急地跟了过去,小罗却是脚步顿了顿,对颜凉说:“颜画师,你确实过分了些。”说着,小罗指了指身边的花丛,也跟着跑开了。

  他做什么事儿了?

  颜凉拨开花丛,发现了一个粉色荷花荷包,针脚有些丑,但看得出是极用心的。

  冬儿......

  颜凉拿起荷包在鼻尖嗅了嗅,是他迷恋的山茶花香,他展颜一笑,像个得了糖的稚童。

  他抬眼望向南宫冬儿离去的方向,时而喃喃自语,时而笑出声来......

  “原来,颜公子的心上人儿,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