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点将为妃

第三十六章

点将为妃 边茉 3002 2017-09-14 00:07:07

  柳贵妃嘴上说是如此,内心却很崩溃万分,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不会活着出去的打算,皇帝深知自己这些年来冷落了她,听到她这么说皇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跪着的柳贵妃哭的也更是伤情

  “陛下从不来臣妾这里,臣妾夜夜独守空房,每日都是子时过后才敢休息,生怕陛下哪日想起了这冷清的宫殿里还住着一位柳贵妃...”

  皇帝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柳贵妃

  “即使这样,你也不该伤害媛儿啊,竟然还敢在茉儿的酒水里下药..”

  “臣妾也不想,臣妾在郡主酒里下的药并不致死,可一想到这世上若是没有了夏媛,陛下会不会就更加眷顾臣妾了呢?”

  越听下去皇帝就越恼怒

  “这些罪你可都是承认了?”

  话都说到了这里,柳贵妃也不曾给自己辩驳

  “臣妾自进来了这里就没有了再活着出去的奢望..”

  听她的意思是承认了那折子上所有的罪证,皇帝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因着表姑的关系,本不想要她性命,可她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蛇蝎,皇帝背过身去,思量了片刻对着身后的人霸气下令

  “来人,柳贵妃谋害郡主,多次陷害夏妃,证据确凿,给朕压入天牢..”

  随声而进的几名侍卫将瘫软在地的柳贵妃给架了起来,一直站在一旁看戏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反应,不是不敢而是不想,也只有萧茉站了出去单膝跪在殿前

  “皇上,贵妃的作为确实不对,可也从未伤及任何性命,望皇上对贵妃从轻发落...”

  皇帝慢慢转过身来,看向跪在下面的萧茉,欣然一笑

  “茉儿快起来,,她害了你,你为什么还要替她求情?”

  萧茉双手拱在前方,两眼看向地面

  “皇上,贵妃娘娘并非与茉儿深仇大恨,此番对茉儿如此不过是为了想得到皇上的垂爱,可耐一时鬼迷心窍用错了法子,皇上,贵妃娘娘犯的这些错不过是因为太爱您了,再说,茉儿这不是好好的待在这儿呢吗?....”

  皇帝没有说话,皇帝本就不想真的要了柳贵妃的命,可又不得不给她一些惩罚,一时间倒真是想不出什么法子来

  “茉儿此话的有理,可虽如此,死罪能免,活罪也难逃..”

  皇帝看向洛之痕等人

  “痕儿,你们给朕出出主意,可好?”

  洛之痕平时就沉默寡言不爱管闲事,对于这件事他打从一开始就是怀着看戏的心思来的,洛之痕对着皇帝微微敬礼

  “父皇恕罪,儿臣是在沙场上带兵打仗的,对于这种事,儿臣守在不懂...”

  皇帝又把目光投向陶奇,陶奇也连忙把这件事推给萧茉

  “皇上恕罪,陶奇也不知道该如何..”

  萧茉看着他俩那模样就想抽他们,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解决了眼前的事

  “皇上,您既然饶了贵妃的性命,那你就不要夺了她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要让贵妃娘娘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错在哪里,至于要如何惩戒,就只能全凭皇上做主了..”

  萧茉话一说完,洛之痕就拉着萧茉往外面走

  “父皇,竟然事情已经解决了,萧茉的身体也还没有好完,我们就先退下了..”

  陶奇和展枫他们也紧跟着洛之痕的步伐一起退出了大殿。。

  这宫宴的事情是告一段落了,在宫里住了几天,萧茉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陶奇就带着她回了陶府,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院落,进到院子里,萧茉贪婪的闻着院里的花香。接下来就是秋风的事了,萧茉派人去秋风的老家打探了一下,然后就给她备了一辆马车,吩咐展枫一路保护秋风回家,等到展枫回来时,他们就动身回北暝。本来秋风是十分不愿意离开萧茉的,可萧茉又何尝不想让秋风伴她身侧,但萧茉不忍心让秋风跟着自己远离家乡,到那危险的地方去,这里才是秋风的家,秋风家里的人也比自己更加需要她的照顾,萧茉好说歹说好劝歹劝,终于劝得秋风依依不舍的回了家。秋风走后,本来话就不多的萧茉就更加寡言了,看见萧茉这个样子,陶奇便说要给萧茉再找一个贴身的侍女,可萧茉却拒绝了..令人有些惊讶的还是洛之痕,隔三差五的就来陶府看望萧茉,萧茉正处于忧伤的情绪中,根本就没工夫搭理洛之痕,洛之痕知道萧茉的性子,也知道了秋风的事情,所以也不生气不恼怒。展枫将秋风安全送回她的老家后,就抓紧了时间回陶府..在陶府静养的这些日子里,且先不说陶奇为萧茉准备的补药,就洛之痕次次来陶府时从宫里带来的那些,就够萧茉吐血的了,身体也早就被他俩“养“的红光满面的了。展枫回来后的第二天,洛之痕就筹备着要启程回北暝了,意空来陶府通知萧茉的时候,萧茉也没有想到洛之痕会这么快动身,陶奇更是依依不舍的粘着萧茉,不让萧茉走,萧茉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答应陪着陶奇再出去逛一次街。。

  此次回来,大大小小的事拖使他们在洛都待了大概一个月,洛之痕他们走的时候,陶奇送他们到了城外都还不愿意回去,吵着嚷着还要和他们再走一段,可萧茉不想让他跟远了,好说歹说的让他回去,两人拖拖拉拉的耗了好一会儿,陶奇才极其不舍的往回走了,对于陶奇的这种行为,洛之痕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洛之痕走在最前面,之前陶奇送他们的时候是陶奇走在萧茉身边的,这会儿陶奇走了,洛之痕就放慢了步伐等着萧茉跟上,最后和萧茉平行着....

  一路上,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寂静无聊,一向冷漠的洛之痕总会主动开口和萧茉说话,萧茉也不再像以往性子那样漠视相待,意空和展枫跟在后面都有些惊讶,两人相视一眼,展枫知道秋风的离开对萧茉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的,看着前面谈话中的两人,心里想着这样也好,可以分散分散她的注意力,,这边,洛之痕虽不像陶奇一样会笑着说话,可一脸规矩的模样也一点都不惹人嫌

  “你的身体好全了吗?要不还是换马车前行吧..”

  萧茉看着前方,脚下的白马轻快的前行着

  “你觉得我会吗?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矫情....”

  洛之痕跟萧茉并肩着,对萧茉的后半句没有任何的不快

  “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不喜欢就算了..”

  听到洛之痕说担心自己,萧茉心头一紧,偏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很快又转回头来继续看着前方

  “我的身体很好,不用担心..”

  洛之痕偏头看向萧茉,回想着前段时间她住在陶府时,身体一天一天的好转和脸色一天一天的变得红润,如今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有什么事,便也不再拿她身体的事情烦她了,想了想又换了个别的话题

  “你,很喜欢逛街?”

  萧茉脸上本是面无表情,可听到洛之痕的问题后却有些想笑

  “你说什么?不知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萧茉的回答让洛之痕有些迷惑

  “怎么,意思是不喜欢?”

  对于洛之痕的问题,萧茉似乎不是很想回答

  “我喜不喜欢逛街,和殿下有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洛之痕本不是很纠结,可萧茉如此态度,使得洛之痕偏想问出个答案来

  “是或不是,一两个字的事,回答一下很麻烦吗?”

  今日的洛之痕似乎变了个人一样,以往的他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言语,也不会于一个问题上多加纠缠,萧茉也是个耐心十分有限的人,对于洛之痕的一再追问,也是感到有些烦闷,微微皱了皱秀眉

  “殿下今日是怎么了,逮着个问题问个没完..”

  听了萧茉的这句话,洛之痕才发觉了自己的反常,一时到安静了下来,不过没过多久,两人就又开始谈起了话来。一路上,他们都是缓慢的前行着,就像萧茉第一次从陶府去北暝一样,边行边赏景,本来洛之痕对这些就不是很在意,可是当他看到萧茉一路上的反应后,洛之痕就知道了,她喜不喜欢逛街洛之痕虽不清楚,可这一路的美景,萧茉还是很喜爱的,从她一路脸上都带着浅笑就知道了,见她如此,洛之痕便故意放慢了前行的脚步,本来只需要三天的路程,洛之痕一行人硬是走了六天才回到北暝。。

  回到北暝后,洛之痕和萧茉刚刚回到洛府,就接到了边境穿回来的快报,说是有临川的残军在边境扰民,洛之痕回到洛府椅子都还没有坐热就动身去了军营,他打算瞒着萧茉自己一个人领兵前去,萧茉一进洛府的门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桃苑,丝毫不知道边境的事,这也正合了洛之痕的意,洛之痕也吩咐了下面的人不许让桃苑的人知道边境的事,尤其是萧茉..

  洛之痕从白天去了军营,到第二天早上带兵出征,中间没有回过一次洛府,而萧茉除了正事,从来不会主动去找洛之痕,所以一两日不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时间长了,即便性子再隐匿的萧茉,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