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点将为妃

第二十三章

点将为妃 边AI洁 3045 2017-08-13 01:16:53

  说到后面,刘杭的声音小的让人听不清,本就心情不好的洛之痕听到刘杭断言断语的,更是烦躁:“带了多少?说话..”“带了两万..”“什么?这个萧茉..”而萧茉和展枫这边,战事已经结束,整个皇宫现在看来只是一片废墟,两人身上也是负伤累累,战死的士兵们也是不计其数,只能说留下来的人是屈指可数,毫不比江河城那边的人差,不,应该说比那边还要差,况且萧茉还是大伤初愈,精神头也不比康健时的那般好,不过好在临川已被拿下,仇敌也已经被灭。萧茉看见自己手中提着的那一刻人头,眼角流出了既高兴又难过的微笑,嘴中喃喃自语:“父王,母妃,哥哥,今日茉儿为你们报仇了,虽然杀害你们的是高蒙,不过你们放心,解决了临川,下一个就是高蒙..”收拾完外面的残况,天际已经开始泛白,萧茉进到国库拿走了传国玉玺和凤印,带上了该带的东西便骑上自己的白马带领着剩下的人不带休息的赶回了江河城..此时的江河城这边,两军正在恶战,而萧茉一赶到这儿还没下马便有敌军朝她攻击而去,萧茉来不及反应其他提起手中的赤月剑便杀了回去,洛之痕看见萧茉回来了,顾不上骂她教训她,但心中也是放心了不少。从昨天到现在,萧茉就没休息过,身体的本能反应是精疲力尽,打了许久,从马背上打到地上,扎在敌人堆里的萧茉一个没注意到便被人从后面狠狠的砍了一刀,不过这一刀倒是将萧茉给砍醒了,顾不上疼痛,一个转身就将身后之人一剑刺穿喉咙,然后一把抓下那人身上的黑色披风。萧茉来到自己的马儿旁边,抓住空隙一跃而上,不给跟上来的敌军任何机会,一把扯下绑在马背上的两袋东西高高举起,声音更是比往常还要清冷几分:“临川军都给我看看,这是谁!”闻声看过来的临川军看到了萧茉手里的两颗脑袋,顿时安静了下来,也忘记了厮杀,个个都放下武器跪向萧茉,见到这样的场景,萧茉很是满意,不过脸上却没有笑容,声音也像刚才那样:“降者生,不降者死,就像你们的旧主一样..”此话一出,所有的临川军都向萧茉连连叩头:“愿为新主效力..”。

  经过江河城一战,一举击败了临川国,而现在的临川在北暝的管辖范围内被全部打散了重新规划属地..江河城外,士兵们正在处理战争留下的后事,至于萧茉,洛之痕见她脸色十分难看,便让展枫先将她带回去休息,他自己则留下来跟着士兵们一起善后。

  回到酒楼的萧茉,脸色煞白毫无血色,最后晕倒在地,这可把展枫给吓坏了,抱起萧茉便回了她的房间,将萧茉放在了软塌上才发现了自己手上的血迹,展枫一惊,连忙将萧茉身上的黑色披风扯下来,只摸见那件披风上有一大块血迹都还没干,展枫不敢再多想,连忙吩咐人去请江河城中最好的女大夫..女医还没到萧茉就慢慢转醒了,醒来时发现展枫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背对着自己,听见声响的展枫转过头来看见萧茉醒了正努力的想要坐起来,展枫连忙上去将她按住:“大人,大夫一会儿就到了,你还是先躺下休息吧..”萧茉的脸像纸一样白,身体也是疲惫不堪,不想说话,点点头便轻轻的躺下了。不一会儿,女医就来了,女医进来后展枫就退出了房间,守在了外面..房里,萧茉被女医扶着在床上后背朝上的躺着,女医先是将萧茉上身的衣服全都褪掉,露出整个后背,然后再给萧茉的伤口清毒上药,萧茉背上的砍伤很严重,女医虽不认识萧茉,可也知道这家酒楼里住的都是什么人,但第一眼看见萧茉伤口的时候也很是惊讶,心想一个女人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看这伤口的样子恐怕是要留疤了,可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身上留了疤不就等于毁容了吗?女医一边给萧茉上药一边在心里想着..上完药之后,萧茉没有去想女医为什么不给自己包扎,刚想起身将衣服穿上,女医却一把将她拦住:“这位姑娘,您还是先不要穿衣..”萧茉被女医重新扶回床上,有些疑惑:“为何?”“姑娘,您背上的伤口很是严重,上完药还是不要急着包扎穿衣,容易炎症,还是让伤口就这样先敞着吧,一个时辰换一次药..”竟然大夫都这么说了,萧茉也不好再多言,反正房中也只有自己一人,女医边说着边收拾着自己手里的器具,收拾完了以后,给萧茉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房间:“那么姑娘,您就先休息,过会儿民女再来给您换药..”想着临川国的事已经结束了,萧茉也没有什么好记挂的了:“嗯,对了,出去的时候告诉外面的人让他们不许来打扰,我要休息,有什么事等我出去了再说..”“是..”....女医走后,萧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想动一动挪一下身体,可一个很小的动作都会扯得背上的伤口一阵抽痛,几番折腾下来,萧茉的脸上就已经全是细汗。动累了,动困了,萧茉就趴在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

  城外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那就该回去解决城内的事情了,洛之痕可没有忘记萧茉偷偷潜去临川的事,对萧茉的这个行为也是非常生气的,一回到酒楼便直奔萧茉的房间,可这会儿却换了展枫将他拦在外面:“殿下,萧将军已经歇下了,您还是一会儿再来吧..”听到展枫的说辞,洛之痕想起了萧茉在城外时的脸色,不免还是有些担心:“她受伤了?”展枫一怔,不知道该怎么说,“严重吗?”在展枫看来,萧茉的伤是很重的,但他不想让洛之痕进去打扰她休息,便小跨一步站在了门口处挡着:“谢殿下关心,萧将军就是累了想休息..”展枫从门边站到门中的这个小动作被洛之痕看在眼里,自然就不会再相信他说的话,一把将他推开就进去了萧茉的房间。此时的萧茉正趴在床上睡得可香了,不过习武之人都是很敏锐的,一点声响都会让他们马上惊醒,可当萧茉听到动静醒来的时候,还来不及穿上衣服,洛之痕就绕过屏障走进来了,吓得萧茉一惊,随手撩起旁边一件衣服就披在了身上,洛之痕进来后就看到萧茉正坐在床边系腰带..见到此幕的洛之痕有些惊讶,可表面上却装的反应平淡,也没有转过头去,就站在屏风旁看着床边的人:“有什么好惊慌的,又不是没见过..”萧茉有些恼洛之痕刚刚说的话,知道他说的是当初自己右臂受伤他给自己换药的事,没有回答他的话,皱着眉头站起来走向一边的衣柜,可就在经过洛之痕身边的时候,洛之痕突然朝萧茉攻击而去,萧茉反应到快,一把挡住了洛之痕的攻击,却因为扯到背上的伤口没有站稳连退了好几步,洛之痕见状刚想过去扶她,还没有走近,萧茉以为洛之痕又要来攻击自己,竟扯下身后的长绫朝洛之痕奔去。洛之痕也不会站在原地被萧茉打,很快两人就陷入了热战..没过两招,洛之痕就发现了萧茉的不对劲,眼睛敏锐的看向萧茉的后背,萧茉感受到了洛之痕的目光,小手一挥不再给洛之痕更多的机会看自己,手里的力道和速度猛的加大了不少,萧茉的如此举动让洛之痕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没错,萧茉的背上有伤。有了这个答案,洛之痕便不再单纯的跟她过招了,也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朝萧茉的后背攻击而去,几招下来,萧茉的招式越来越弱,洛之痕也趁着萧茉不注意的时候抓住她腰间的腰带用力一扯,合着衣服一起扯了下来,因为洛之痕的力道有点大,萧茉连着旋转了好几圈后才抓住机会躲到了屏风的另一边..

  此时的萧茉躲在屏风后面那可是惊恐万分啊!再加上刚刚的打斗让她累得直喘气,背上的伤口也被拉扯的直冒血,疼的她额头上全是细汗。站在对面和萧茉只有一纱之隔的洛之痕看到自己手中的雪白衣裙上有点点血迹,连忙将衣服拉敞开来看,位于后背上的位置有一条长长的斜着的血迹..洛之痕有些生气,将手里的衣服一扔便想要绕过屏风来查看萧茉的伤口,可他似乎忘了此时的萧茉可是一丝不挂,洛之痕的这一举动可将对面的萧茉给吓的不轻,连忙制止着:“等等,你干嘛?别过来,我,..”反应过来后的洛之痕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站在原地:“你的伤..”萧茉连忙回答:“没事,我的伤没什么大碍..”“你过来我看看..”听到洛之痕说出这样的话,萧茉是既害羞又不知所措还有一点恼怒:“什么?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