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二十三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59 2019-08-11 21:06:54

  政府大楼顶层,代理寝室——

  与往常一样,中将整装将早餐送到代理寝室外间,而后进入内室,拉开窗帘,为代理准备合适的衣服更换。

  晨光熹微,映照出代理毫无血色的脸。

  “还有几日。”

  睁开双眼,代理语气微弱地问道。

  “很多日。”

  中将回答地很刻板,虽未表现出催促之意,但也没有允许代理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代理强撑着起床,顺手便带上了耳麦,打开投影查看中将为自己安排的日程,那种连正常人都该感叹的忙碌行程,疲惫的代理竟毫无波澜地接受。

  “这个是什么?”

  代理发现在一堆主要事件中混进了一个支线任务。

  中将将挑选好的衣服放在离代理最近的椅子上:“今日凌晨,负责运送联合政府日常用品的艾克蕾西亚河港发生爆炸,主要仓库地下室被内置轨道炮炸出一个隧道,货物倒是尽数运出,运输船现在在河道上以最低速度行驶,等待上级指令。”

  “上级是谁?”代理说着下床更衣。

  中将见状,开始收拾床铺:“暂归财务部门管理。”

  “艾塔尼亚啊。”代理若有所思,衣服有一件没一件地摆弄着。

  “是的。”

  看着窗外微明的天空,这个时候,各个部门恐怕都还在沉睡当中,像这种事情,本只需交代负责人去解决就可以,不是什么重要物品,但隐约中代理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炸出了一条隧道啊……”

  思考一番后,代理调出了那个支线任务,给运输船的负责人回了封邮件,这操作中将那边能同步显示,便看见代理回复到:速度于最近港口停靠并开箱检查。

  指令发送成功,代理继续更衣,中将收拾完床铺开始收拾代理,没过几分钟,运输船那边便发过来一份红头邮件......

  ——

  “医疗箱中藏着一个人,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

  “这就有意思了~”

  代理说着,放大随邮件而来的现场照片,仔细分辨照片中拍到的那个身受重伤的人,竟发觉有些眼熟,并且他也很快想起了那个人:

  “优?”

  中将也认出了他,没想这么个小角色居然还能被翻到台面上来:

  “代理打算怎么处理。”

  代理颔首,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麦哲伦和奥利维亚搞的鬼,二人之争,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他不会插手,这个记者能活到现在也证明了这两个人仍有所忌惮:

  “这件事情责任在艾克蕾西亚,待我拟份处分文件,你看着没问题就下发吧。”

  “是。”

  顿了顿,代理又说道:“人还是得救,毕竟是我钦点的人。”

  ——

  数小时后,医院普通病房——

  优做了个长长的梦,梦见自己被烈火包围,耳边枪林弹雨,烈焰中总觉得有人向自己冲过来,但那个奔跑的剪影却从未变化过,而后手上渐渐有被浸湿的感觉,低头看,却发现自己已身负重伤,腹部血流如注,将自己的双腿也慢慢浸透,顿时一阵剧烈的恐惧,即使头痛欲裂,胸口要炸开,也想从这困境中清醒过来。

  身体很沉重,恍惚中场景开始转变,自己还是这么半坐卧着,眼前的场景却由红变白,星星点点斑驳的白影开始汇聚,像是拉开了另一场序幕,不一会儿,白色开始变得清晰,线条开始明朗,逐渐逐渐,四肢的感觉真实起来,手边柔软的被褥,一呼一吸中清晰的药水味,周身夹杂寒风带来的阵阵凉意,猛然一个哆嗦,场景已然真切。

  但,虽说感觉是真实的,眼前所见却让人无法相信——

  一个单人病房内,齐全医疗设备,沙发书桌一应俱全,几张可移动椅子:一张在自己床边,坐着一位橘发友人;另一张在自己床尾,某个棕发男子正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打盹,感觉到自己的苏醒,竟睁开眼睛抬起头来看向自己。

  天已大亮,所有的感觉都是清晰的,针水管道,监护心电,一切都并不虚晃,可是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艾瑞和麦哲伦会同时出现在陪护椅上?

  “你醒啦~”还是麦哲伦先说了话。

  “你们...你们怎么会...一起???”

  艾瑞了解优疲惫中的疑惑,是个人见到自己的队友和敌人一起和平地陪护着自己都会震惊的,便解释道:“医院通过脸部识别找家属找到了索萝,买家还没有来她走不开就单我来了,至于这个家伙......”

  麦哲伦见视线到了自己身上便坐直身子说道:“工作人员在你身上找到了‘女士优先’的付账卡,本也是想在里面找会员信息的,结果被‘女士优先’反侦测到,见是你的付账卡便通知了我,我怕医院夜场搞得不明不白就亲自出面啦,然后就在这里啦~”

  接着艾瑞便忍不住开始发飙:“我说你也真的胆子够肥啊,我和索萝巴不得清美把你送回来,你倒好,跟着她手牵着手去冒险,冒丢半条命回来!”

  优很想解释,但没有力气。

  麦哲伦听着竟也不甘示弱,紧接着艾瑞的话说道:“还有啊!联合政府的物资你也敢潜,你这是要见谁啊?我吗?怕不是吧?想见我去‘女士优先’啊!”

  而后艾瑞又继续狂啸:“那种地方清美想想还行,你跟着去?嫌自己不够蠢还是命太长?你觉得那个杀手会让你顺顺利利见到麦哲伦吗?现在是见到了你也别得意!那不是靠你的聪明才智,那是那杀手百密一疏!”

  (麦)“就是就是!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你看看你!部门现在就我一个人,一堆事就我一个人干,本来都急着去抓犯人的,就你这根搅屎棍打乱我的计划!”

  (艾)——(矛头转向麦)“我说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求你来了还是怎么?!”

  (麦)——(被吼地一愣一愣)“我...我也没说什么啊...这不是帮着教育他嘛......”然后小声嘟囔几句,“不是在说他吗...这火力咋还转移了......”

  紧接着,艾瑞收回火力准备继续斥责优,外面的工作人员听见声音终于气冲冲地进来吼了一句:“病人需要休息都给我小声点!”

  见状,艾瑞只好闭了嘴,将炮弹收了回来。

  优见自己终于能插上话了,而且刚好自己的得力“军师”和敌方头目都在,正好把话讲开,赶紧转移话题使尽力气说道:“麦哲伦...也在,我们...把话...说清楚先...好不好......?”

  艾瑞和麦哲伦互相看了一眼,才发现现在确实是个好时机,都怪优这家伙打乱了思路。

  “也对,本来这一趟就是为了找你问清楚,”艾瑞说着稍微移了一下椅子,面向麦哲伦,“正好现在把话说清楚”

  麦哲伦一惊,没想到这帮家伙还真的是专程来找自己的,但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想下个先手,反说道:“我可以回答你们所有的问题,但你们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艾瑞不想再浪费时间。

  “我现在因为某个原因,一个手下都没有了,想向你们讨个人。”

  麦哲伦的意思很明确,艾瑞和优也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人。

  “不......”

  “可以没问题。”

  优刚想拒绝,艾瑞却立刻答应了下来,优还想反驳,艾瑞却趁他虚弱并没有给他讲话的机会:“我现在也因为某些原因,迫不及待想要赶走她,且她现在就在这家医院重症病房,来的时候看见的,刚被送进去,不过既然是你提的条件,那么即使人财两空,你也不能反悔!”

  “可以没问题~”麦哲伦居然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要知道送进重症病房的病人可不一定能再活着出来,他这么干脆,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清美一定能活下来,“你们不问一下原因?”

  “为......”

  “原因很简单,按你的说法,你肯定见过清美,我跟你一样,对她的能力有些了解,你会想要她,我能理解。”

  优已经完全赶不上艾瑞的语速了,只要一使劲,伤口就剧烈疼痛,根本说不出话来。

  麦哲伦爽快地拍了下手,表情变得愉快起来:“那我们就正式开始吧!”

  “为什么抓优?”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但麦哲伦听后却很奇怪他们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猜透他的想法,遂看向优,问道:“你在公开会议上就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优满脑子都是重症病房的清美,表情呆愣,好似不知道。

  麦哲伦再看向艾瑞:“你也知道优问了代理什么问题,优被人操纵了你不知道吗?”

  艾瑞回道:“这个我早就看出来了,优也已经被告知,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被选中,只是操纵他的人顺势而为。”

  麦哲伦摇了摇头:“操纵者不可能选一个不好控制的人作‘傀儡’,正是因为优单纯稚嫩,而且做事一股脑儿,所以才会被选中,也就是说从一开始那人就已经调查清楚了所有的记者,而优作为一社之长的儿子,不得不说,换做是我我也会选他;

  至于纸条,耳麦固然方便,但投影太敞亮,容易被同行窥探,所以来参会的人要么带脑子要么带小抄,看优的样子,八成是带小抄的,哦,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一厢情愿的蛤~

  不过操纵他的人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呢?当然是为了问出那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关乎这个世界未来主宰之位的最重要的问题——谁是杀害上将的凶手。这一招借刀杀人,比起直接问可以透过屏幕看出更多的微表情,凶手是不可能承认的,搞这么多就是为了出其不意,当着世界所有人的面,我想没人会真正淡定。”

  “所以,你通过优找到那个操纵者,然后呢?”艾瑞真不觉得这样勾心斗角的事情有什么好值得麦哲伦去拼命的。

  麦哲伦闻言却耸耸肩直白地回道:“搞他啊,搞倒他啊!有功绩我才有晋升的希望啊。”

  还真的是......

  艾瑞继而回头看看优,见他一脸颓废的样子便也知道靠他完全不行了,便说道:“他怕是真想不起来,你还要纠缠吗?”

  结果麦哲伦却不以为意,还很是热情地说道:“想不起来没关系啊!上机器扫一下记忆就全取出来了!安全无痛无副作用,本来诚心邀请他来就没想过他能自己想起来~”

  艾瑞倒是奇怪了,什么机器,什么取出记忆,完全没听说过:“你手下差点没把我们打死,还说诚心邀请?”

  这下麦哲伦也奇怪了,难道自己下错命令了:“我让他们全力以赴,尽宾主之谊啊......”见艾瑞越来越黑的脸,麦哲伦似乎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咱们不讲这个了吧,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这是最重要也是唯一的问题,不多口舌,艾瑞摇了摇头。

  “那~”麦哲伦起身,捋直自己的衣衫,对着优说道,“你好好休息,上机器的事情事实上现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我去重症病房那里看看那个...那个......哦~清...美......对,清美,我去看看她情况怎么样了,我想你(单指优),他不在乎,你应该还是挺在乎的,放心,我也希望她活着。”说罢,便步履轻佻地走出了病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