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二十二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97 2019-08-02 14:59:06

  “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清美声色俱厉迅速扣动扳机!

  ——

  刚好时间到,地下室的通道突然打开,出现一条从地下室直接通到码头的隧道。运输人员刚进来便遇上了爆炸的那一刻,立马分出一部分人前来支援,另一部分人急速运货。

  灰蒙中,清美找到了重伤的优,那一枪打中了墙体扑了优一身的灰,巡逻队那边枪声四起怕是很不幸地遇上了那个男人,乘此机会,清美赶紧带着优逃走,错开所有的保卫,赶到货物的尾巴,准备将优装箱。

  清美记得这些货物中是有医疗用品的,遂立刻打开耳麦搜索,在物品清单第一页便找到了重要的医疗物资,随后赶紧找到那个号码对应的箱子,拖拽到优身旁,打开活锁一边将其掏空一边筛选出此时此刻就要用到的医疗用具。

  随后,清美迅速将优染血的衣服剪开,制服和常服一并撕扯,露出了绽开的皮肉。为了赶时间只能选用医用皮肤钉合器简简单单地将皮肤大致钉好,而后便马不停蹄将优装箱,看着优昏睡中轻微起伏的身躯,清美稍微安心了一点。

  将箱子重新盖上,确保这个箱子有呼吸眼后,她将掏出来的东西赶紧丢开,而后藏到能看得见优的箱子的地方看守起来。

  可是,还没等到运输队员来搬走这个重要的箱子,那个男人却先出现在了清美的眼前,这一次,他不再是毫发无伤,他的衣服有毁坏,全身上下皮肤有了不同程度的烧灼伤。这狼狈的样子瞬间给了清美压制他的信心,至少知道了这人不是无敌的,只是需要清美变得更强。

  “跟我走。”

  莫名其妙,那个男人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清美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上一秒还刀刀要取自己性命的家伙,这一秒却要自己乖乖地跟他走,先不说前后的做法相当矛盾,就是这邀请的方式也太诡异了点。

  “他让我带你回去。”

  那个男人的语气非常坚决,容不得清美有半点的犹豫。

  清美哪里肯,抽出刚刚捡到的那个男人的小刀,用行动证明自己绝对不会跟他去任何地方:

  “想太美。”

  那人见状,便也没再多废话,见清美要打,便不管青红皂白地抽刀杀了过来。

  清美留了个心眼,在他靠近的时候,抓住一边的绳网往他身上扔了过去,那人愣了一下,赶忙出手切开绳网,但也给了清美机会,趁这空挡,清美立刻将刀刃扎进了他的胸膛。

  然而!明明应该鲜血喷溅的胸膛,在清美面前却一丝伤害都没,并且刀刃还很诡异地陷入了皮肤中,就像陷入了流沙一样被慢慢地吸收!

  抬头,清美便看见了那人冰冷如罗刹的面容,那双碧绿的眼睛简直要将人吞噬进去:

  “我的东西怎么可能伤的了我。”

  说罢,那人掐住清美的脖子将她甩了出去。

  清美忍痛爬起,便看见那刀刃已经给那人的身体“吃”了进去,灼伤还是那些灼伤,但一丝刀痕都没有,就好像那把刀从未出现过,而清美也从未拥有过一般。

  “你到底,是谁......”

  清美忍不住问道,他们有相似的能力,但却从未见过面。

  然而,那人却并没有回答,走到半途,忽而将视线看向了那个医疗箱,语气竟平淡地说道:“他说过你会为了这个男人过来的。”

  清美立刻震惊地看向那个医疗箱,此时,有几个运输人员正举着枪过来准备运走那个医疗箱。可是一转眼,那人男人便消失在了眼前,清美赶紧起身追击。

  ——

  因为是最尾巴上的物品,运走了医疗箱之后地下室的门便要关闭了,运输人员根本来不及检查门是否完全关紧便跑进了隧道,清美和那个男人趁这个空档,在打斗中滚过了最后一丝夹缝,在渐渐熄灭的隧道灯下暗自较量起来。

  夜深人静,两个消瘦的身形从码头壁上差一丝关闭的门缝里滚出直接掉落到了河里,河水瞬间被染红。

  ——

  经不住连轴转的工作状态,奥利维亚在西格斯客房沙发上睡了过去,一夜无事,醒来时天已大亮,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向西格斯的工作台,结果却发现西格斯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遂迅速起身准备叫醒他,房门却突然间被敲响。处于谨慎的本能奥利维亚并没有开口询问,而是直接挪到门边,刚通过猫眼看清来人是谁,还没等她回想起来,身后的西格斯却突然醒了。

  “是苏堤,我的助手......”西格斯突然间地说话吓了奥利维亚一跳,“移动设备没撑住,给跟踪系统卡崩了,我让苏堤给我拿台新的来......”

  说着人已经来到门边,给外面叫苏堤的男人开了门。

  这个苏堤是第一次直面奥利维亚,言行举止都非常紧张,在门口就差点敬了礼,若不是奥利维亚看出了他将要做的动作赶紧按住了他,这一走廊的人怕是要对他们“另眼相看”了。

  关上门后也不等西格斯和苏堤组装,奥利维亚便先问道:“叫你查的那些查的怎么样了?”

  西格斯回道:“崩溃之前查到了一些,大致分为三个部分:”

  “首先是教堂的交易记录,因为是艾克蕾西亚家族的资产之一,所以交易金最后是归这个家族所有,即所谓的‘买’,先前也说了这不符合竞技场的规则,而且是出卖女儿,且这个准尉镇长居然也心甘情愿地给钱,怎么都说不通,里面肯定有比竞技场规则还要重要的东西存在,而且超过了寒柔院长对于这个家族的意义;”

  “第二个是这个家族、七名死者和区政府之间的往来信件和一些合同,包括曾经被删除了的那些,明面上的就没什么问题,倒是那些被删除了的,甚至是找了人想彻底毁掉的那些,我拼凑好后发现在很早期的时候,一些信件里面‘不小心’提到了一个‘货物’,这个货物甚至不能拥有名字,我猜测这个东西就是准尉镇长花钱买教堂的原因,可是这个东西出现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时间也太早了,我找不到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它跟事件有关,而且准尉镇长也没有什么产业,这‘货物’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在哪里都无法追踪;”

  奥利维亚听得出神,没想这简简单单的连环凶杀案后面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原本以为是为寒柔院长报仇的“仇杀”,现在却发现真相越来越复杂。

  苏堤的手速很快,说话这档子已经把设备给组装好了,因为都是西格斯的设备,他操作起来驾轻就熟,没一会儿就把昨晚除了追踪系统以外的窗口找了回来,而后继续说道:

  “还有一个部分,是我在等结果的时候灵光一闪想到要去查查的,就是寒柔院长的竞技记录,结果出乎意料,她的竞技记录甚至比准尉镇长的还多,平均下来每月至少有两次,大的小的,战利品从她身边的小物件到可覆国的资产都有(这是比喻),简直是把她身上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比试了一遍,院长也是强,百战百胜,估计到最后对手都只是为了看她表演才来找她比试的了,还有就是你看这个,”

  西格斯调出一个网页,

  “这是个暗网,用来竞技投注的,除了投注比赛结果,还有悬赏令,果不其然呐寒柔院长的悬赏金相当高,在被准尉镇长打败之前已经超过了教堂的最终购买金额。我查过了,准尉镇长并没有这个网站的账号,即使打败了院长也拿不到悬赏金,可问题就是,悬赏金最后被合法取走了,也就是说,要么这个准尉镇长是个顶尖黑客,要么就是跟寒柔院长比赛的根本不是准尉镇长本人,”

  “因为这个网站的东家是科洛公司,除了加几个好友聊聊八卦,我也不敢再做些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多聊几句还可能会被封号,我搞了好久才知道他们说的那些短语代名词是什么意思,如果还要继续深究的话,首先得有这个权利或者胆量,而后它肯定有很多黑客的支持,我还需要翼来对付他们,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啦~叫我偷偷摸摸查还好,被反黑的话,能力有限,还是另请高明吧~”

  奥利维亚一听,嘴角禁不住勾起,这事还需要翼来对付?为什么要搞这些暗的花里胡哨:

  “翼就不用叫了,罗佧区凶杀案已经过去这么几天了,区政府一直都是一副代办的模样,按你刚才的说法,这个案子实际上连区政府都脱不了干系,让他们细查拿刀子捅自己岂不是太为难他们了?”

  “头儿的意思是?”西格斯问道。

  “罗佧区虽然设立了政府,说话的权利还没有科洛公司大,查他们不亮身份是不行的,他们不怕一般人,我想我在这里也躲够了,通知我的部下火速赶到区政府,然后用部门账号给区政府发个通知,告诉他们我很快就会去看他们,顺便验验尸。”

  “你要露脸了?!”西格斯嘴上震惊地问着,手上已经止不住敲击起来,心里想着赶紧送走这尊大佛,自己都好久没有睡个好觉了!

  奥利维亚也确实是要出发了,但她却并没有打算放过西格斯:“带上耳麦,随时联系。”

  西格斯愣了半响,最后明白了,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声:“哦……”

  随后奥利维亚便走出了西格斯的房间。

  见状,西格斯赶紧探个头看看祖宗还会不会回来,见没有调头的趋势变立马回头对苏堤说:“我就沙发上睡,有事叫我。”

  说罢不等苏堤反驳便躺到了沙发上做起了春秋大梦。

  事实上奥利维亚也确实是回了房间换制服,顺带整个精干的发型,补些脂粉遮盖疲惫的面容,同时备好武器,准备给即将面对的敌人一个下马威,打压一下他们为所欲为的嚣张气焰,但临出门一抹耳后却突然想起耳麦还在西格斯那里。视频内容不知道西格斯备份下来没有,再检查一下身上没有其他遗漏后,便出门顺带再跟西格斯拿一下耳麦。

  为了更方便进出西格斯的房间,奥利维亚早就跟前台要了备份钥匙,根本不需要敲门,然而随着门锁机关吻合的声音响过,门内却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惊地奥利维亚以为有人偷袭,破门而入的同时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可没想进屋后却啥危险都没有,只有G字形坐在电脑前傻敲的苏堤和脸朝下躺在地板上的西格斯。

  “你在做什么。”奥利维亚冷峻的眼神如期而至。

  西格斯感叹还好不是在沙发上躺着被抓到,摔地上至少还能想到理由。

  “我想试试我的胳膊好没好,做了几个俯卧撑,没想一点儿都撑不住,摔了。”

  说罢还有模有样地踉跄着爬起,给人感觉他是真的很辛苦一样。

  (奥)“我的耳麦备份地怎么样了。”

  (西)“刚备份就崩了,得重新来过。”

  (奥)“你的给我。”

  西格斯赶紧交出自己的耳麦。

  (奥)“你最好别偷懒,否则后果自负。”

  看着自己还松垮垮的胳膊,西格斯相信奥利维亚的态度,便没敢怠慢,赶紧挤开苏堤坐回了原本属于他的位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