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十九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89 2019-07-20 23:23:56

  入夜,优跟着清美穿街过巷,经过少许商厦后来到河港。

  河港上仓库、办公楼、集装箱比比皆是,掩体众多,在黑夜的掩护下,优和清美躲过了一波又一波的巡逻队,最终到达了一个超大型的仓库楼附近。这个仓库楼每一个进出口都配有保卫,但看保卫的装备:头盔、面罩手套、特制制服、高质量的靴子、防弹衣、自动步枪,还有最重要的通讯耳麦,与其说他们是保卫,不如说他们是士兵来兼职保卫的。其他仓库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可见这个仓库的重要性。

  优和清美就躲在离侧门最近的那个集装箱后边,虽说是离得最近的一个,疾跑过去也还要个十秒时间,带着优,清美每一步都需要慎重考虑。

  刚停下来,优还有点喘,看着来路,他忍不住吐槽道:“每天清晨要跑这么远做保洁,他们是闲的蛋疼吗?!”

  对此,清美一本正经地回答:“保洁都是有专车接送的,地方虽然大,但可以让保洁随意进出的地方却不多,并不存在过劳方面的问题。”

  优闻言长呼一口气,随后探身,视线越过清美想看看目的地的情况怎么样,因为正门的保卫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俩才绕了远路来到了侧门,可是就现在来看,侧门的两个保卫也不好搞,门与集装箱之间一片开阔,根本没有避开他们视线的可能,再者门上有摄像头,走过去就是正面照,还有可能是遗照。

  “只能这样了。”清美说道,随后她撤了回来,将优也往后挪了一点,确定四方没人之后,对优说道,“现在应该已经九点多了,十点钟他们换班之前我们必须得跟那两个保卫换过来。”

  “换?你是说换?”优一脸懵。

  “对。”清美说道,“你出去把他们引过来,我来解决他们。”

  “我要怎么......”

  “引”字都还没说,清美就突然间抓住优的衣领,将优丢了出去!

  “谁在那里?!”两个保卫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了过来。

  见状,清美赶紧几步脚将四周围检查一遍,确定没有引起其他保卫的注意后,原地观察。

  优也是吓傻了,刚站定就看见两支枪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两个保卫以极慢的速度靠近,枪口之下,优全身上下都止不住颤抖,背脊汗湿,大脑一片空白。

  “把手举起来!手掌向前!”其中一个保卫命令道。

  优不敢反抗,噌一下就把手举起来了,结果动作太快,反而吓了保卫一跳。

  “动作慢一点!”

  “是!是!”

  胆颤心惊几分钟后,保卫们终于站到了能看清优脸的地方,便问道:“你是谁?!做什么的?!来这里干什么?!”

  优立刻回答:“我...我叫优...我是个记者...来干什么的......我...我...我来......哦!我来...采访!我来采访的!我来采访的......”

  “采访?”保卫忍俊不禁,“你这是拿命采访呢?!大晚上你也敢来?怕不是间谍吧?!”

  听到“间谍”俩字,优瞬间慌了,赶紧解释道:“我真的是记者!前几天公开会议上提问题的那个!优·乔纳森!那个提过代理问题的那个!”

  两保卫互相看了一眼:“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物~”

  说罢,其中一个保卫便打开耳麦投影,搜索网页,没一会儿功夫就搜到了优的信息,还有铺天盖地的新闻。放大优网络上的图片进行对比,确认了优的记者身份后,俩保卫对着监控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还真是要猛料不要命啊,你这样作死就不怕那一天真死了啊?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要来也得经过领导层的同意,大半夜过来采访这么拼命,别说我没提醒你,上一个硬闯的记者已经被我队友当场击毙了,家属连理论的机会都没有,今晚好在不是遇到他,要不然你也是一样的下场,趁现在还早赶紧回去吧,要不然等下换了班,新到的人可能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是是是!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不敢了!”说罢优便要转身走掉,但刚抬脚却猛然想起自己站在这里的原因,身子立刻僵硬杵在原地。

  “怎么?你还舍不得了?”保卫们已经收起了枪,看见优还不走,忍不住调侃起来。

  优急速思考,这种被赶走的结局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以往他都是怎么解决的,或许可以将那时的方法用到这里来......

  哦~不,以往他都是乖乖走了的。

  顿时,优心底里就哭了,怎么自己老干这种夸大海口又半途而废的事情?!

  “你不愿意走,我们也不能放你进去啊,要不抓你进禁闭室关一个晚上让你体验体验?就当是来过了?”

  优听着觉得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只好抬起头用真诚的眼神看着两位保卫,可怜又无助地说道:“两位大哥!就这样走出去我一定会被骂死的,要不就在这里,我采访一下二位好不好?”

  保卫闻言,轻触耳麦调出时间,优看见,离十点只剩下不到半个钟。

  “也行吧~”保卫说道,“十分钟吧,我们一人给你十分钟时间。”

  确实也只有二十分钟了!

  “那我们到那里去,那里可以坐下来!”优指着一堆远离侧门的杂物堆说道。

  然而保卫立刻拒绝:“那里离监控太远了,被抓到我们会被罚的。”

  “我也知道离得远啊,我就是要离得远啊!”优心里焦急暗想。

  投影没有关,时间越来越少。

  “那就一个一个来!”优急中生智,“两个一起采访也容易受到影响,一个一个来方便一些!”

  俩保卫闻言互相看了一眼,使了几个眼色,互通意思之后,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稍微高一点点的保卫先说道:“那我先来吧,你最好抓紧。”

  “没问题!”优高兴地都要跳起来了!

  紧接着,那个保卫就跟着优走向了一边,一边走,还一边嘱咐优道:“你是用耳麦来录像的吧,像素差一点,不过还是尽量把我拍好看一点,虽然我戴着面罩,这个不能摘下来,但也还是拍正经一点,还有别问太敏感的问题,我会拒绝回答的。”

  优一幅“我懂我懂”的样子,头点的不怕脑震荡似的猛,有些人真的可以为了维护自已的形象做出些自认为正义凌然的事情来,只要文章里稍作修饰,完全可以保住两位保卫的脸面,反之亦然。

  而就当那位保卫坐定,准备接受采访,说实话还有点小激动的时刻,清美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有些紧张,开始了吗。”保卫问道。

  “当然开始了。”清美突然作答。

  保卫吓得立刻回过头去,只回半截便脑门吃痛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不远处的另一位保卫因为在巡视四周刚好没有看到队友被害的过程,等他回过头来时,优那边已经急急忙忙地招呼着他过去了。

  这位保卫也是疑惑,但没有怀疑,见优撑着队友招呼他,便半拉着枪快步走了过去。清美计算着他离开监控的那一瞬间,在时间仅剩十来分钟时,她迅速从集装箱后边冲出,将不知所措的保卫制服。

  随后清美让优快点儿换衣服,优不敢迟疑,赶紧将人拖到后头去扒衣。

  时间只剩五分钟,优勉强把装备戴好,还在提鞋子就见到清美原模原样、蓝衣蓝裤地从后头走了出来。

  优赶忙问道:“快没时间了,你怎么还不换?!”

  清美第一次这么尴尬,晃了晃手里的衣服,很抱歉地说道:“衣服太宽了,肯定会穿帮的。”

  清美的身高即使是在男性中也是说的过去的,但是真的太瘦了,优看着她那身材,只能想到任务中她频繁提裤子的样子。

  可就在他们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侧门突然打开,两个新保卫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外面没人,立马举枪开始搜查周围,同时,优耳朵上那个保卫的耳麦也响了起来,看着敌意那么重的那两个新保卫,优没想太多便接起了通讯,而且是视频通讯,蒙着脸大家谁也不知道谁,通讯那边的人看见优胸前的编号,警惕性降低了一些。

  “120910!你特么死那儿去了?!你搭档呢?!十点钟了大家都在换班,你们跑哪儿去了?!”

  优怕自己的声音会暴露,赶忙系好鞋子走出去让两个新保卫看到自己稳住现场先。

  清美见状,心生一计,也跟着从黑暗中跑了出来。

  两个新保卫看见后边有个女人跟着赶紧举枪,并厉声吼道:“谁在那儿!给我站住!”

  优见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过身去想看看清美在干嘛,一回身,却突然被清美撞个满怀,两人拥抱在了一起。

  新保卫见此情形,谨慎情绪瞬间被疑惑占据,虽没放下枪,但松开了扳机,并且慢慢的向着优和清美走了过去。

  “她是谁?”靠近优和清美后,其中一位保卫问优道。

  优和清美对视了一下,优抿嘴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敢说话,清美表示明白,便探出头跟保卫说道:“我是他的家人,我来看看他。”

  “家人?”保卫不信,“从迪尔斯坦区(距罗佧区千山万水的一个区)调过来才一两天,除非你家开火箭,不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到达这里!”

  枪口开始靠近,优下意识地将清美护在了身后。

  (清)“我真的是他的家人!”

  保卫没啥耐心,但对方又是队友他也不能下死手,便用枪口指着优说道:“你说,她具体是你的谁?!”

  优指了指自己一脸难以置信你干嘛要我说的表情,回头看了看清美。清美也迟疑,但为了能进去,只得扯了扯优,让优赌一把。

  既然无可奈何,优便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没想清过了头,开腔居然有些沙哑:“她是我的私生女,一直被我养在这边,所以根本不需要坐火箭!”

  闻言,清美差点没憋住笑出来,赶紧把头一瞥藏在优的身后防止暴露。

  保卫听见却还要刁难,但突然间三只耳麦都响了起来,“三个保卫”赶忙接起,便听见里面的声音说道:“五号门怎么回事,赶紧交接!非当值人员即刻离开!”

  是监控室发来的命令,保卫接令立刻回复道:“120910带了家属,要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这还要问?!”通讯那边的声音更加愤怒,“赶紧交接!他既然那么想家,明天就把他调回迪尔斯坦区去!永远当个三流士兵!”

  “是!”

  那保卫回答的声音,还有那眯起的双眼,很明显的幸灾乐祸,随后,他对着优说道,“你也听见了,去仓库把装备卸下吧,回宿舍去,明儿一早就可以回家了。”

  虽然优不是真正的120910士兵,但看着那保卫的样子,真的很想冲上去揍他一顿。

  清美赶紧扯了扯优的手臂,提示他这是个好机会,让他快点。优见状,只好压制火气往仓库走去,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松开紧握的双拳。

  “等等!”

  “又怎么了?!”

  保卫又叫住优,优很是不耐烦。

  (保)“你搭档呢?”

  (优)“他身体不舒服先进去了。”

  (保)“这样啊,那你进去告诉他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优根本不想再理他,拉着清美便走进了仓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