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十七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74 2019-07-16 11:57:05

  阿雷诺受伤的消息很快就上报到了奥利维亚那里,奥利维亚忙着找凶手,在事发的时候并没有侵入“女士优先”的监控系统进行实时指挥,此时收到消息,她立马就让西格斯放下手中的活,先调取现场的监控了解一下情况。

  而当看完整个过程之后,奥利维亚虽是疑惑,但也稍微放心了一些,看麦哲伦的样子,应该还没有从那个记者的嘴里套出话来,遂叫西格斯继续追查凶手,自己则拉着翼来到了房间的另外一边。

  “你的伤怎么样。”通过耳麦,奥利维亚联系上阿雷诺询问道。

  耳麦另一头,因为处境不佳,阿雷诺只开了声音:“惯用手扭伤,举枪手抖,对不起!”

  听到阿雷诺的话,翼立马握紧双手,神色紧张。

  “严重吗,需要医生吗?”奥利维亚继续问道。

  阿雷诺摇了摇头,虽然奥利维亚和翼看不到:“只是扭伤,近期不要过度使用就好。”

  “那就好,”奥利维亚进而进入正题:“你觉得对方的身手怎么样,和罗佧区凶杀案的凶手有没有相似之处?”一边问,一边还将搜刮到的监控录像毫无保留地传送给阿雷诺。

  阿雷诺闻言略微震惊:“您是怀疑那个姑娘......”

  “恩,”奥利维亚点了点头,“事实上若不是你说,监控里根本看不出它是个女的,她的速度如此之快,甚至快过你的子弹,如果一直保持下去,一个晚上杀掉七位军官也不是不可能。”

  阿雷诺闻言立刻打开视频,仔细观察视频中那个黑影的身手,同时回想着那位扭伤自己的姑娘的姿态,认真分析了一会儿之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不,不可能,这两个人怎么看都还差很多,就算速度相当,他们出手时的力度、精准度或者是杀人时的决绝都大相径庭,虽说那位姑娘在占优势时也想要过要置我于死地,但真的出手的时候,我依然感觉到她没有将我当成必杀的目标。一个杀人如麻的凶手,是绝对不会分心的。”

  “你是说‘分心’?”奥利维亚好奇于这个形容词,它既不是“迟疑、犹豫”,也不是“手下留情、妇人之仁”,而是“分心”。

  但其实阿雷诺自己也说不好,这种东西只能靠感觉来判断,在那个距离他看到的那个姑娘的眼神并不是想要杀死他,而是想要拼尽全力去保护那个记者,就意图上来说,这个姑娘和那个凶手就有很大的区别。

  且身处逃跑隐蔽时刻,阿雷诺也分不出太多脑容量来思考其他层面的问题。

  见阿雷诺许久答不上来,奥利维亚也不再追问了,她从来没有上阵杀敌过,可能有些事情真的不懂吧,与其在这里想象,不如相信别人的经验之谈。

  “既然如此,那就按个案处理吧,全身心投入到罗佧区凶杀案里来,至于那个记者,”奥利维亚思考了一下,“你觉得我应该派遣怎样的人来暂替你的班合适?”

  阿雷诺闻言立刻说道:“全凭准将调遣!”

  奥利维亚并没有试探阿雷诺的意思,只是因为阿雷诺见识过那姑娘的手段才让给他提个建议,可能是自己的语气有点威慑感吧,便降下语调说道:“那姑娘要怎么对付,只有接触过她的你才知道,纹章在你手里,要怎么安排你看着办就行了。”

  虽说感觉到了奥利维亚的赐权,但阿雷诺仍不敢放肆,立刻回话道:“那个姑娘战斗经验不足,只需派遣前辈去便可压制!”

  “这样啊~”还真别说,决定权一回到手上,奥利维亚立马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派遣推荐你成为我手下的那位前辈吧,正好他待命中,难得能调过来。”

  “您是说喀戎前辈?”

  单纯语音交流看不见表情,但阿雷诺万年冰山的脸上确实出现了一抹浅笑。

  “塞尼奥·亚斯帕拉·喀戎,怎么样,没问题吧?”

  奥利维亚以为能听见阿雷诺带着愉悦的回答,却没想阿雷诺压制地很好。

  “全凭准将调遣!”

  既然如此,那么奥利维亚也不再浪费时间在这个方向上,保持与阿雷诺通话状态的同时便要联系塞尼奥,可没想刚调出塞尼奥的通讯界面,恩师——肯的语音通话便插了进来,因为和恩师的联系一直是绝对保密的,而且早就让翼上了防护,所以这一插队,直接就将阿雷诺和塞尼奥的通讯给切断了。

  想要做的事情突然被打断,奥利维亚难免生出些浮躁情绪,为了不顶撞恩师,她深呼吸几口气,先将事情交代到翼身上:

  “你帮我去联系塞尼奥吧,叫不动就让阿雷诺下纹章指令。”

  “......是......”

  “还有,”奥利维亚突然转了语气,将耳麦暂且拿下,靠近翼耳语道,“担心他就去找他吧,不知道他脱困没有,你自己小心点。”

  听到这样的话,翼再也忍不住湿了眼眶,虽说拼命点头谢了奥利维亚,但也没等奥利维亚再多交代两句便跑出了客房,留下奥利维亚一人在原地无奈叹息。

  看到翼跑了出去,一直奋战的西格斯脑残了一下停了手中的活,回头刚想要询问奥利维亚怎么回事便看到了上司特有的锐利眼神,吓得他赶紧闭了嘴转回身去继续干活,不敢再说话。

  定下心来后,奥利维亚戴上耳麦接起恩师的通话:

  “抱歉老师,忙着没来得及接,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想通讯另一头的肯没有回一句话,反倒是一个熟悉又欠揍的声音传到了奥利维亚的耳中。

  “......我立马认输,承认某人爱徒是赢家,怎么样?”

  这轻浮又狡黠的声音......

  “麦哲伦!”

  一瞬间奥利维亚就明白了肯此次通话的用意,并且没一会儿代理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不用说麦哲伦又杀到了代理面前,现在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请求现场画面。”奥利维亚对肯说道。

  耳麦有个缺点,如果一开始就选择视频通话的话,通话两头都会弹出投影,从而暴露肯的行动,所以肯选择单纯语音,等对方确认之后,再打开摄影功能进行实时画面传输,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现场画面泄露给对方。

  现在奥利维亚已经确认,肯便将现场画面传输了过去。

  画面中,肯坐在所有人的后面,投影所到之处都是他人项背,只有代理面对镜头,中将不在,而麦哲伦站在高层军官的另一侧,挟持着一位仪容娇好的女士,在那里耸肩跺脚。

  ——“我和我弟弟二人,共杀害麦哲伦内职外勤人员31人。”——

  “如此说来,其余麦哲伦的手下都是他们杀的?”奥利维亚若有所思,若真如此,那她一直担心的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不仅如此,顺利的话,还能将自己手头上的几条人命也栽赃到他们身上,到时候别说现场反驳,她连审后上诉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看到麦哲伦吃瘪,奥利维亚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之后发生的事情,令奥利维亚足足愣了五分多钟。

  “隐形耳麦!”

  这个结果,连肯都接受不了,更何况是奥利维亚这个正在跟麦哲伦争夺功劳的人。

  不仅如此,之后爆出的罗纳德·查尔斯的名字更是让奥利维亚呆若木鸡!

  即使肯后来不得不切断了通讯,奥利维亚仍缓不过神来。

  ————

  “头儿?”

  ......

  “头儿?!”

  ......

  “啊?”奥利维亚好不容易回过了神,转头看见西格斯已经站了起来,并且在离自己五步远的地方呼喊自己。

  “头儿,你怎么了?看见什么了?”

  这个位置,西格斯其实还看不清投影的内容,不过看自己头儿从未有过呆愣的状态,受到的打击应该蛮大的。

  奥利维亚见状赶紧收了投影站定,想要对西格斯破口大骂,但一想到是自己神游在先,却也是皮球泄气没有爆发出来,只能故作镇定问道:“有什么事么?”

  西格斯并不纠结于刚刚的情况,而是立马认真且兴奋地回答道:“我查出端倪来了!”

  这句话,对奥利维亚来说就是拨开乌云见天日,赶紧追问道:“什么端倪!”

  西格斯赶紧邀奥利维亚到屏幕前来看。

  奥利维亚跟了过去,看见西格斯又坐回了原位开始捣鼓,并且一边捣鼓,一边对自己解说道:

  “你让我查消费记录,我查到了,但有问题的不是那些风花雪月的消费,而是这个!”

  画面一闪,出现了一个教堂的图片。

  “艾克蕾西亚教堂!”

  奥利维亚此时还在胆战心惊中,思绪回话暂时没有经过思考:“怎么?教堂还能有不法交易?”

  西格斯比个让奥利维亚稍等的手势,随后马不停蹄地调出几个画面,开始解释道:“艾克蕾西亚教堂原本属于艾克蕾西亚家族,是这个家族的慈善设施之一,在基因突变性疾病爆发之前就全权交给了家族第五千金寒柔小姐管理,教堂被用作孤儿院一直有收养无家可归的孩子,而寒柔小姐也被称为寒柔院长,但你看这个!”

  西格斯调出了竞技场比赛记录:“寒柔院长和最后那位死者——那位准尉镇长,唯一一对父子死者里面的儿子,还记得吗,在案发前不久刚刚比赛过,为的就是教堂的所有权,比赛结果以寒柔院长战死为终,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起,教堂就归准尉所有,但你看,”西格斯调出消费记录进行时间对比,“在比赛结束之后,准尉仍花了一大笔钱才将教堂买下,他们比的可不是购买权,而是所有权,不管怎么说,这钱都花的奇怪!”

  这么一提,奥利维亚的思绪勉强被拉回来一些:“这些也只能说明它奇怪,有没有更直接的证据。”

  “有!你再看!”西格斯立马将之前一直没关的追踪系统提到界面最前面来,里边的画面停在一个墓地,一口棺材正在被下葬,西格斯摆弄了几下换了个角度比较好的摄像头,指着墓地后边的坡对奥利维亚说道,“你看这是谁!”

  奥利维亚定睛看,在那坡上有个黑影,形状跟那个凶手几乎一模一样。

  “我这可是标记追踪追到这里的,人是绝对不会错的,神奇的就是!”西格斯指向那口棺材,“棺材里装的就是寒柔院长!”

  这就是关联!奥利维亚一下子就精神了!

  “不仅葬礼全程他在那里,等人都走光了之后,他还亲自去献了花!”

  “查!”奥利维亚立刻说道,“把教堂给我翻个底朝天!查它为什么一定得用钱买!”

  “是!”西格斯也来劲儿了。

  顿了顿,奥利维亚摘下了自己的耳麦扔到了西格斯的桌面,说道:“这个也给我查!”

  “可是,这是你的私人耳麦啊!”西格斯感觉到了压力,“您不如等翼回来了再看吧~”

  然而奥利维亚却说道:“现在是紧要关头,没必要拘泥于这些,麦哲伦那个混蛋不知道跟那个女的说了些什么,没几个字那女的就全招了!给我查,找部里最顶级的唇语专家,一定要把那家伙说的话一字不差地给我翻译出来!”

  “是!”西格斯不敢怠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