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十五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97 2019-06-18 00:19:07

  “女士优先”,福格街上最大的销金窟,顾名思义,在这个夜场女士拥有最高权利。

  在消费上,“女士优先”坚持“女士分文不收,男士三倍收费”的原则,从开业起便火爆至今。按麦哲伦的话讲,里边就是一个圈:有底气的男人才敢进来,而“信女”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会很乐意进入这个自在逍遥的地方,女人多了,男人也就乐意来了,层次高低且不论,敢走进来就已经吸引了众多淑女的视线。

  如果说外边一金的水这里要三金,那没什么吓人的,问题是福格街的物价从不由官方管制,它的价格是随着许多奇奇怪怪的因素变化的,例如销量、原材料的稀有程度;商品的浪漫指数、魅惑指数;明星效应、跟风吹捧等等,甚至只是某个人用某件商品做了某些奇怪的事情,总而言之就是炒,都是虚的。福格街夜场众多,每六天,各大店长就会齐聚一堂讨论出新的报价来,但无论怎么压价,都不会低于市价的十倍。

  所以说为什么“女士优先”可怕,在这个纸币已经淘汰的世界,一水三十金,消费得起的都是“风雅人”。

  当然麦哲伦也是,为了钱权他可以做任何事,有了钱权他也可以做任何事。

  自得到代理许可之后,麦哲伦便换上夜场要求的正装,驱车来到“女士优先”。福格街一街三道,“女士优先”位于最北角落,门庭普通,口小体大,就像是一个葫芦,倒卧在街道入口,想把所有过路的人都吸进去。刚停车,便有侍者上前为麦哲伦开门,通常情况下麦哲伦是有司机的,这次亲自开车,令认识他的人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多问。

  刚进店,一众淑女的视线便被麦哲伦吸引了过来,抛开他的人品不说,他的面相还是可以的,稍稍修饰一下,可以甩店内大多数男人几条街。天生的乖乖男棕发掩盖了他的秉性,再加上一身正装道貌岸然,给人的第一印象反而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而不是联合政府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不才在门口站一会儿,便有淑女起身准备出击。

  “女士优先”前边是散座后边是厢包,吧台和歌舞在正中央,二楼布置厢房和办公区,还有功能齐全的衣帽间和卫生间,老板真人从不出现,最多只是投影屏直播,反正是个男的。

  以往麦哲伦都是被簇拥着走进店的,身边有一大帮子下属,给人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感觉,而被他临幸是件极度光荣的事情。这次他一个人前来,也并没有降低自己的身段,眼眸之中仍流露着对低层人士的蔑视。他缓缓走下阶梯,来到“女士优先”的腹地,眼前尽是撩人的香艳,明明是大白天,这里却聚集了形形色色的饮食男女,虽不及深夜的多,但已经很令人不可思议了,且质量似乎是比深夜的要好很多。

  麦哲伦喜欢坐厢包,这次也不例外,厢包的灯光略显黯淡,从影子里往光耀处看,像极了狩猎中狡猾的野兽。白日的舞台稍微收敛一点,此时只有一位身形修长的美女在唱歌。一位侍者绕过舞台给麦哲伦上了一杯他必点的烈酒,麦哲伦顺手便将一枚一指大小的卡片放进了侍者的托盘,那是他专属的付账卡,插进店内的收费主机便可以不停地被扣费。

  麦哲伦不知道他等的女人什么时候会到,但现在也只有等这个办法了,坑害了自己这么多的下属,没有理由在最后放弃他这个唯一的幸存者。

  ——

  “闭上眼脑海里只有你,睁开眼全世界都是你,依恋你是我本性难移,将我从深渊中拯救,初见便是永恒,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人......”

  ——

  “这首歌还真是经久不衰啊。”麦哲伦这么想着,看着台上那位美女深情地歌唱,视线逐渐凝固。

  正当麦哲伦走神的时候,几位美女拿着几瓶酒来到了他的厢包前,光线瞬间被挡住,麦哲伦惊了一下。

  “先生一个人?”其中一位美女问道。

  麦哲伦看着这位唯一拿着两只空杯子的美人,不禁露出愉悦又邪魅地的笑容。

  “是啊,一个人。”

  “不介意我们跟你一块儿坐吧?”

  麦哲伦挪了挪位置坐到了厢包的正中央,摊开手示意美女们随便坐。

  几位美人见状也就不客气了,在麦哲伦左右两边坐了下来。

  ——

  原本是想目不转睛地盯着阶梯上的店门的,被几位美人一顿劝酒一顿夸,不醉也被迷得找不着北了。麦哲伦一得意,手便情不自禁地搂住了身边最近的那个美人——也是那个带来两只空杯子的美人。其他美人嘴也甜,但总感觉不亲近,渐渐的,麦哲伦也懂得了她们的套路,她们不可能只吊着一棵树,但一人出击不妥当,便拖家带口地来了。

  不过想灌醉麦哲伦也没那么容易,几轮酒下肚,他还一点儿事都没有。

  美女们见状攻势也更猛,一副不撬开嘴不罢休的样子,麦哲伦也很犹豫,醉吧会出洋相,不醉吧付账卡“倏倏倏”地刷,多了也会心疼。

  “先生,我们是真的想去看嘛,难道我们还不够美,不足以站在您身边吗?”

  麦哲伦用手指划过美女脸庞,似是要倾身过去却又戛然而止,说道:“你们当然美,可是那种场合,我不能随随便便带陌生人进去啊,你们要是间谍刺客什么的,我不是一块儿遭殃。”

  美女挪了一下双腿,散开裙衩,露出一片雪白,语气变得娇嗔:“难道在您眼里,美人有罪?况且若我们真是坏人,您也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犯罪吗?”

  “犯罪啊~”麦哲伦闻言,先是打量了美人一番,思量着如果将自己的身份如实相告,她会不会就此罢手?且不说卫星展又多重要,就他臭名昭著的本质而言,跟着去不仅提不了身价,反而会遗臭万年,得不偿失。在这里享受享受就好,何必跟着去惹一身骚。

  (侍)“先生,如果您办不起卡,请您立即离开,不要耽误我们工作。”

  正当麦哲伦准备婉拒几位美人时,吧台那里传出了异样的声音。

  (客)“我找到人就走!不会耽误你们的!”

  (侍)“本店规定,未办卡的人不得逗留。”

  (客)“我很快的!就一下子!找到就走!”

  原本麦哲伦是不在意的,奈何全场都因为这格格不入的场景安静了下来,台上的美女歌手也觉着被打扰不愿意在此时歌唱,导致那边的景象异常奇怪,谁见着都尴尬。

  麦哲伦倒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丢的起脸在那里杵着不走,也好暂时摆脱身边的美人,便起身往吧台走去。

  美人们也不急,在这里,男人走了可不算结账,要女人点头才能取走付账卡,她们不怕。

  (侍)“先生,如果您再纠缠,我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客)“我看见她进来了!我真的很快的!”

  (侍)“XXX!XXX!”

  眼见着侍者叫打手,麦哲伦赶紧加快脚步上前拦下了他。

  “唉!他的先算我账上!”

  侍者闻言回头,见是麦哲伦,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极尽恭敬贴心地问道:“新人入店即算开卡,这账是全付吗?”

  “付。”

  毫不犹豫,说完麦哲伦便看向那个准备不办卡的男...孩儿,却见他浑身颤抖,眼神闪躲,似是非常恐惧自己,模样还有点儿眼熟,这胆怯样子好像在哪儿见过。

  “唉!你不是那个!”麦哲伦想了起来,“你不是那个记者,叫什么,优·乔纳森的嘛!”

  心里咯噔一下,优的四肢瞬间凉透。

  “怎么?找谁呢?不会是找我吧~看你也没这个胆啊~”

  见优不说话,麦哲伦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本来是想让他别紧张的,没想这家伙差点没垮下去,还是麦哲伦扶住了他: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胆子这么小却敢闯进这种地方来。”

  话说着,侍者已经办好了付账卡交到麦哲伦手里,麦哲伦转手便将其塞进了优的口袋,一边拉着他往厢包走一边说道:“工作室就剩我一个人了,没有帮手抓你也困难,账上这点钱你拿着,想点什么点什么,人随便找,就是这之后吧,想请你帮个忙,到我工作室来录个口供什么的,帮我查个案子~”

  优哆哆嗦嗦,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话信不信得过:“查...查什么...案子......”

  麦哲伦回道:“就是一些政治上的问题,你帮我也是帮代理,惩奸除恶,扫除黑暗势力,还天下一个太平!”

  优闻言,一脸懵:“这天下...还能太平......”

  麦哲伦惊讶于这个看上去不谙世事的少年居然能看懂这一层,刚想对他一顿夸然后套点话,身后突然被撞了一下,两人给同时扑倒在地!赶紧回头看是谁想暗害,却发现那人已经起身抓起吧台上的某样东西便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那个方向也立刻响起枪声,强光之下只见那人以惊人的敏捷性闪开了所有子弹,冲到持枪者面前将其扭翻在地。

  但压制也只是一瞬间,那人刚抬起手想进一步攻击,持枪者却也反应迅速,凌空一枪打乱那人节奏,而后踹开那人再补一枪,这么近的距离,那人躲闪不及被打伤腹侧,随即她便捂着腹部翻滚到一边,单膝刹车稳住后抬头,却见持枪者已经远远用枪指住了她的脑门。

  “清美!”

  看清枪伤那人是谁后,优像打了鸡血一样爬起,但还没来得及跑过去便给那人制止了。

  “待在原地别动!”

  虽说受伤,但清美自觉仍有胜算,刚刚扭翻持枪者时,他持枪的手已经受创,所以那个距离子弹只是擦伤腹侧并未击中要害,现在他换了另一只手持枪,若那只手准度低,这个距离,即使受伤,清美也有自信能躲过他剩下的子弹冲到他面前再次掀翻他。

  其余客人早在枪声中跑的没影,侍者部分护着歌手躲在吧台下面,部分跑去了二楼,混乱过后就只剩焦灼与寂静。

  “什么?”

  优似乎听到有人在耳后说话,回头却只见麦哲伦的嘴唇张合着,神色有些震惊,似说着什么却又完全听不清,紧接着便见他左右张望在寻找着什么,在看到阶梯上不知何时起站在那里的女人后,他眼里突然有了亮光,便不管不顾这边的情况往阶梯那里冲了过去。

  阶梯上那女人原本还在错愕中,见有人向自己跑过来才回过了神,但看清来人后却又拔腿就跑。

  随后麦哲伦便和那女人在你追我赶中跑出了店。

  “砰!砰!”

  持枪者又开了两枪,优的注意力立马转了回来,然而持枪者越是开枪,清美便越是逼近,两枪都给清美闪过去了,这个距离,并不允许单手受伤的持枪者快速更换弹夹。

  就在清美逼到三步开外时,二楼渐渐传来声响,侍者带着管事的人下来了,步伐较重,隐约有子弹上膛的声音,这对持枪者和清美来说都是坏消息,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为了不造成鹬蚌相争渔人获利的局面,他们俩决定撤退。

  持枪者枪口上举松开扳机示意自己不会放暗枪,清美见状,立即拉着优离开了“女士优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