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十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32 2019-05-05 19:07:15

  因采访一事,很少有人敢靠近优的家,那些探窗张望的人也只是看看,没看出什么便缩了回去。

  姑娘见状,小声叫索萝去把窗帘拉上。

  索萝闻言赶紧爬起来,没想太着急,吧啦滑一下踹在那个还有脸的警察头上,一个小东西从他脸侧掉了出来。索萝也没注意,挺起身就去拉窗帘,倒是姑娘注意到了这个细小的玩意儿,跟索萝交换位置而过,将其捡了起来。

  光线很快暗了下来,姑娘先将小东西收进口袋,随后便来到艾瑞身边检查他的身体。

  索萝扒拉完也很快小跑了过来,刚看一眼便猛哭低吼道:“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确实,没有呼吸,没有心跳,躯体已经冰冷。左胸有一个血口子,深的可怕。

  优在一边听见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像块木头一样被钉在了那里。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索萝转头冲着优吼,“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透过索萝的泪光,优看见了艾瑞被血染红的半边身,但他脑子里乱作一团,耳边里像是被炸开了一样嗡嗡作响,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你在干嘛?!”

  索萝回过头,发现姑娘正在掏那个血洞,立马伸出手去制止:

  “他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再破坏吗?!”

  索萝这么冲的语气,姑娘听着也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自顾自地再掏了两下,被索萝强制性地抽出手后,手指间多了一样东西。

  “这是......”

  索萝瞪大了眼睛,她见过枪伤,也挖出过弹头,但这么奇怪的弹头她还是第一次见。与其说是弹头吧,倒不如说是弹头形状的微小电子设备。

  “你们这里有精通这种东西的人吗?”姑娘问到。

  索萝和优闻言,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不约而同地看向归了天的艾瑞。这个小镇,本就不是什么科技发达的地方,这种用不着的东西根本不会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更不用说精通它了。索萝本人专业不对口,也就只有外来的艾瑞会侃上两句。可是现在人家已经没了气,他精通不精通已经没有意义了。

  “就算找其他人查,查出来了又还有什么意义呢......他都已经死了……”

  没想姑娘听了索萝的话,一点儿都理解不到人家的绝望,反而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只有艾瑞才能查出真相,便对着索萝说了一句:

  “这样啊,那就等他醒了再说。”

  “等谁醒?”索萝闻言很是震惊,看到姑娘的视线落在艾瑞身上后,她就觉得非常生气,就想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把艾瑞当人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做亵渎他尸体的事,于是乎她忍无可忍开口便吼道,“姑娘,我不求你在他死后说一句‘走好’,但你也不要这样侮辱他好不好!”

  优眼见着索萝情绪起来就要发作,赶紧上前想要打圆场,有人离去大家心情肯定都不好,但这门边还倒着两个警察呢,怎么说也得先处理了这些不能见人的事情再吵吧,到时候想怎么发泄情绪都没关系啊,现在吵起来真把人引过来了那不是更麻烦,到时候别说安葬艾瑞了,就连他的尸身都可能保不住。

  然而优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听见姑娘说道:

  “他还有口气,我试试能不能救活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掏出自己的项链,当看到那空空如也的宝石扣时,她的脸色拉了下来。随后她进入冥想模式,手指止不住地在半空中敲击,像是在计算着什么,片刻后她睁开了眼睛,然而她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似乎不管怎么算都是死路一条。

  “死马当活马医吧,去给我拿刀来。”

  “刀?为什么要到刀?”

  优虽然这么疑惑地问着,但身体已经很顺从的动了起来,索萝见状赶紧拦下,用防备的语气问姑娘道:

  “你要解剖艾瑞的尸身吗?”

  姑娘闻言,抬头看着索萝的双眼。

  “我保证,我不会让艾瑞再少一块肉,但你要再拖下去,他就真的没救了。他是我的同胞,我也很想救他,但请你配合我。救他的原理也很简单,我们可以一边做一边说。”

  索萝看着姑娘这双突如其来真诚的眼眸,在片刻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松开了抓住优的手。

  优很快拿来了刀,也是为了防止姑娘做大手笔只拿了小刀,没想姑娘接过刀后,直接划开了自己的手臂。

  (优)“诶!你!”

  “其实原理很简单,”姑娘没有给索萝和优制止自己的机会,“我们的身体里都存活着寄生性生物体——伊耶卿督玛,现在还没过多久,艾瑞身体里的寄生体肯定还活着。人在注射寄生体之后会返老还童有一部分是归功于它的修复能力。通常情况下这个能力不会太明显,你们的伤疤一定会好,但速度不会太快,所以你们并不会察觉。我的项链上本来有颗石头,它是伊耶卿督玛的增强剂,前两天情况比较特殊可能被我给全吃了,现在只能赌我身体里还有残留。”

  姑娘说着,手上的血已经流了很多进那个血窟窿里,但没看出有什么效果,随后她向优和索萝要注射器,索萝立马起身给她找来。

  看着姑娘熟练的抽血动作,索萝不禁细想起艾瑞此前说过的话来,也许这就是他想杀死姑娘原因,这个姑娘可能真的很危险。

  姑娘将抽出来的血打进了艾瑞的心脏,索性子弹只是炸烂了他的肺,并没有穿破他的心。而后姑娘便给他做起了胸外按压。

  接下来效果便不一样了,艾瑞的胸膛以看得见的速度在修复,肺部充盈,皮肉粘连,等伤口愈合后,他的皮肤渐渐有了血色,姑娘怕功亏一篑,迅速从自己手臂上再抽了一管血出来,这时索萝便发现,原本用小刀割开的那个口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第二管鲜血打下去,艾瑞的心脏立刻跳动起来,在三人的期盼下,他终于吸进了第一口气!三人继续等,微弱光线下分辨艾瑞唇色的变化,片刻后,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眼睛慢慢睁了开来。

  “索...萝......”

  像是过了几个世纪,索萝终于盼到他用清朗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眼泪夺眶而出,她扑在了他的身上。

  “对我都没那么热情.....”

  优眯起眼一脸的不高兴,眼角余光瞄到姑娘站了起来,然后又很快萎了下去,吓得他赶紧上前去扶住。

  “姑娘!撑住啊!”

  姑娘尽力站直,喘几口气缓一缓,随后摆摆手道:“放心,我死不了,还是赶紧处理眼前的麻烦事吧。”

  索萝将艾瑞扶了起来,大概跟他讲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艾瑞听了后无奈的笑了笑,但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也做不了什么,只好说道:“那我岂不是也变成跟你一样的妖怪了。”

  姑娘回他一个微笑,竟有些自傲地说道:“输点血就想变成我这样,你也把我看的太简单了吧。”

  说罢,姑娘想捡起刚刚随手放一边的弹头,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只好拜托优帮忙。

  优捡起那弹头后便直接交给了艾瑞。

  艾瑞略略看了一眼,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打到自己身上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他对三人解释道:“这是追踪弹头,只要有目标,哪里射出都没有关系。”

  “刚刚我没找到狙击手也是这个原因吗?”姑娘问道。

  “是的。”艾瑞点头,“只要有个足够倍数的望远镜,哪怕从这山头打到那山头都是没有问题的。”

  “那他为什么要射你呢?”姑娘又问道,一边问,她也在一边想,毕竟这事情如果涉及到了艾瑞,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威胁到她。

  艾瑞看了看两个窗户,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然后看了两眼倒在地上的警察,这两个警察姑娘是检查过的,确认了他们是假的,那么问题就只有一个了。

  艾瑞和姑娘同时看向了优。

  “你们看我干嘛?!”

  艾瑞不急不慢解释道:“昨天我刚刚给你分析过,区界桥那里,那两个警察想杀你,有人却想救你......”

  “所以呢?!”

  “你把那个杀人犯当作是今天的狙击手来看,虽然很不可思议,不过你想想当时我们站的位置,”艾瑞指了指两个窗户,“从外面来看,我举起枪对着的应该是你......”

  “这就是你们瞒着我的事情?!”索萝终于插进话来,情绪还是一样激动。

  艾瑞稍稍安抚一下索萝,而后继续说道:“索萝能将罗米纳扶到窗边,无论发生了什么,那两个冒牌货都已经凉了,但姑娘动作这么快,狙击手可能看不到她的身影,或许他会认为是我杀的,之后,罗米纳和索萝的情绪都比较激动,看你们的表情也能分析出我要杀的不是你们的敌人,即然他没看到你们有朋友,那我杀的很有可能就是你们,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无论我是谁,他都得将我解决掉以保证你们,特别是罗米纳的安全。”

  道理听着很诡异,听众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但这也是最贴近的解释了。

  姑娘补充解释道:“那两个警察,不,那两个男的身上根本没有证件,所带的是自制手枪,全身上下没有辨明身份的东西,不过刚刚脸旁边被索萝踹下来一个小钢珠,”说着,她颤着手拿出了那个小东西,“你看看是什么东西。”

  “我踹下来的吗?”

  索萝很是吃惊,赶忙去看是啥玩意,而后便跟艾瑞异口同声说道:

  “这是耳麦啊!/这是耳麦。”

  优和姑娘闻言,都是一脸听不懂的样子,一起反问道:“耳麦?”

  (艾)“这是特殊人员才用得着的万能设备。”

  (索)“是啊,除了传递贮存信息,还可以上网冲浪,它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融进耳垂里,机密性高。”

  (艾)“一般外勤人员才用得着,现在可以确定这俩冒牌货是特工。”

  (索)“嗯嗯!用这种东西的一般都是有任务在身,我当初运输‘药水’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

  (优)“你还运输过神水啊!”

  (索)“别打岔!”

  优又被强制性闭嘴。

  “只要把这个小钢珠打开我们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艾瑞胸有成竹。

  “那我们抓紧时间吧!”姑娘说道。

  随后艾瑞给每个人安排了任务,他自己负责解析耳麦,索萝先保证大家的伙食,优协助姑娘处理现场。索萝还好,执勤过的人心理素质还是有的,优恐怕得适应一段时间,他只能将精神寄托在艾瑞身上,有艾瑞在,他能镇定一点。

  就在大家都“姑娘”“姑娘”的叫着姑娘的时候,索萝觉着不对劲,便问道

  “我们也不能老叫你‘姑娘’啊!你叫什么名字呢?”

  这一问,把艾瑞和优拉回了几个小时前被姑娘带来的恐惧支配着的时候,感觉太阳下山了。

  但这一次,姑娘没有了那时的戾气:

  “叫我清美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