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九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41 2019-04-30 12:57:46

  艾瑞赶紧往床那边看去,生怕姑娘听见了会从床上蹦起来。

  还好,姑娘很安静。

  紧接着,艾瑞便说道:“阿姨,您糊涂啦,罗米纳这几天不就是优吗?”

  阿姨一开始听着还有点懵,过一会儿想明白之后,才猛拍大腿说道:“嗨!我还以为!你看我这紧张的都想哪儿去了!罗米纳这几天不是顶着优的名字出城了嘛!”

  艾瑞听的小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这主妇就不能把话说明白一点吗?!

  “怎么了?”

  这边正聊的欢实,听到人声的索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客房门口,看她微喘的样子,似乎也是紧张中赶过来的。

  “没什么,就是阿姨刚刚晕倒了,现在脑子有点混乱,我们说点什么她都非常紧张。”艾瑞说道。

  “晕倒啦?来我看看。”

  索萝说着便上手给主妇检查起来,从主妇的面前检查到其背后,一边检查一边问,检查着检查着,便眉头一皱,转头看向艾瑞。

  艾瑞知道索萝是发现了主妇是被打晕的事实,他微微摇头,示意索萝不要说出来。

  索萝疑惑,又看向优,希望优也给点指示。

  而优的神情却异常紧张,以至于摇起头来脖子非常的僵硬。

  既然如此,那么索萝也就只好先将事情隐瞒下来,等主妇离开之后再问问那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再给主妇多检查两下,她便下了诊断。

  “按您说的,应该就轻微脑震荡,具体情况要到诊所检查一下才知道,这样吧,正好我有空,您现在就跟我去一趟,早检查早放心。”

  主妇听完点点头,回道:“也好,正好今年还没体检,顺带做一下。”

  “那我们走吧。”

  说罢,索萝便牵着主妇往外走,主妇这会儿也没再多想,轻轻松松地给带走了。

  而她们俩前脚刚走,后脚姑娘便摘下面罩坐了起来。

  艾瑞怕俩女人突然回头看到这一幕,赶紧的一步跨过去把门给关上。走开两步又想起什么,觉得不谨慎,又回头将门锁拴上。等做完这一切放心之后,他才开口说道:

  “我长话短说,诊所里这里很近,她们很快就会回来,如果你要走,现在赶紧。”

  “等......”优想说点什么,但被姑娘打断。

  “在这之前,我得弄明白一件事。”

  说着姑娘掀开被子下了床,艾瑞看见,那只断笔被她紧紧握在手中。

  “什么事?”

  姑娘看向优:“他到底是谁?”

  艾瑞还想以优是普通人作为回答,但看到姑娘脸上再次出现的敌意,为了保护优,他只得另找理由。然而还未等他措辞,优便已经先一步将自己的家底给抖了出来。

  只见他靠在桌边,缓缓说道:

  “我叫罗米纳,罗米纳·艾迪卡纳·乔纳森。优......不,优崽,是我唯一的儿子。”

  (艾)“优......”

  “这件事情我也没跟你(指艾瑞)说过,正好借这机会跟你说一下。”

  “那还是基因突变性疾病肆虐的年代,那一年,优崽病倒了,你也知道的,神水根本救不了小孩子,所以在发病第十一天,他便离我而去。那时候觉得,好像自己的半条命也跟着去了,剩下半条,觉得也就那样,反正我自己也得了病,不如一起死去,一了百了,在那边也有个伴儿……”

  “后来,是罗莎莉阿姨,就刚走那个(对着姑娘解释),发现我家里整天都没出过人,不放心过来看看,才把我救了起来。那时还用掉了她家剩下的最后一只神水,等于她家牺牲了一条人命,才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我觉得亏欠他们,便也没再寻死。”

  “等我身体好了些后,优崽便下葬了,之后我便一个人生活了几个月。后来,索萝,就是我妹妹,索萝·艾拉缇娜·乔纳森,结束任务从外头回来。她出去的时候,优崽还没生病,而且她当时是专研人员,不能与亲属联系,所以也一直不知道优崽已经没了的事实。结果......”

  优冁然而笑。

  “她一回来见到我,居然叫我优......”

  “我当时立马就去照镜子,虽然面相比优崽老一点,但确实很像,索萝这么久没见优崽,会认错很正常,但是,我真的很开心!自优崽走了以后,我第一次这么开心,看着自己的脸就好像优崽还在,他还活着一样!”

  优恢复平静。

  “但索萝很快就发现了,不不不,应该说当场就被她揭穿了,她质问我优崽哪里去了,我第一次跟她说,优崽没了……”

  “我们两个成年人,在卫生间里面对面大哭了一场。我跟她坦白说,我想她继续叫我优。当然,这个要求太奇怪了,你要是也认识了我跟优崽这么久,这么叫,也会觉得奇怪,这张脸,这个模样,跟优很像但不是,况且我还是她哥哥。”

  “最后我们达成协议,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她尽量叫我优,我随优叫她姑姑,有外人的时候她就叫我哥哥,这是我俩之间的秘密。”

  “就这样。”

  优双手交叉,以轻松的姿态讲完了整件事,从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故事里本该有的悲伤。

  “所以,我的真名是罗米纳,但我希望可以以优的身份活下去,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全球性的直播,我决定以优的身份去参加。”

  优说这么多,其实是希望自己的亲身经历可以给予姑娘活下去的勇气,世界上悲惨的人这么多,死亡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姑娘疑惑,问艾瑞道:“你从来不知道事实,也从未怀疑过?”

  艾瑞想了一下,最后对优说道:“既然你坦白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事实上你的事情我早就调查清楚了,你说与不说对我来说没有多大改变。”然后对姑娘,“我也很谨慎,我们都很谨慎,但我并不盲目,一个人是好是坏,不是靠第一眼他做的事情来判断的。”

  优瞪大了眼睛,敢情这么多年他不闻不问还自觉以优称呼自己是因为他调查过自己?!

  “如果你想知道你可以问我我会告诉你的!”

  艾瑞想回话,但被姑娘打断。

  “即然已经搞清楚了,那我也该走了。”

  说罢,姑娘便要去开门。

  “诶!姑娘!”

  优想要阻止姑娘,但另一边的艾瑞见姑娘移动了却快步走到他跟前,将他护在身后,并且其视线一刻都不离那只断笔。艾瑞庆幸这是一位忠于“原主”的“旧友”,但也害怕她会是乱咬旁人的猛兽。

  门锁轻响,姑娘拉开了客房的门。

  谁都没有想到,明明寂静的门外居然站着一个人!

  电光火石之间,艾瑞已经冲了上去,他是打算在姑娘出手之前制住她的,然而碰都还没碰到她,便被她一个侧身闪过,然后,他便扑倒在门外面的那个人身上。

  “你在干什么啊!艾瑞!快起来!”

  被扑倒在地的索萝涨红了脸,双手死命的推搡,硬生生把艾瑞推倒在另一边。

  艾瑞诧异,抬头看向姑娘。

  姑娘懂得艾瑞眼神里的意思,便说道:“我认识她。”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诶!姑娘!”优赶紧去追,路过索萝的时候还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艾瑞见状赶忙伸手想要拉住优,但因为姑娘的脚步太快,优为了追上她几乎是百米冲刺,以至于伸出的手没有抓住他的裤管儿反而差点绊倒他。

  幸好及时收手,才没令优滚落在地。

  等到优下到楼下的时候,姑娘已经不见了,就那么眨眼间的功夫,连开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姑娘便消失了。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来过似的,一层也因这气氛而令人觉得空旷死寂。

  就在这万籁寂静的时刻,自己的门铃声却突然响起,吓了优一跳,紧接着肩膀又给艾瑞拍了一下,优直接就蹦起来了。

  “怎么了,优?被我吓成这样?姑娘呢?”

  优安抚了一下自己弱不禁风的小心脏,回道:“她走了。”随后便去开门。

  这时,索萝也来到了一楼,刚下到地板上便开始叨叨:“我这么快回来还不是因为你们有事瞒着我!我看有机会就把阿姨推给她的经治医生了!到底怎么回事啊?!谁把阿姨打晕的?!blblblblblblblbl……”

  优没有多想,直接把门大打开,结果外面站着的居然是两个小塔镇的巡警!作贼心虚的他当即腿软,想跑都没劲儿!

  那俩警察也不多废话,捂住优的嘴,将优推进屋里关上门便给优上手铐,但动作异常粗暴,即使优没怎么反抗,他们也用蛮力压制!艾瑞和索萝见不对劲赶紧上前想要解释,没想那俩警察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人,其中一人便立马掏出手枪,看他的样子,是真的要开枪!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小东西从一楼卫生间迅速飞出打落那只上膛的手枪,紧接着一个白影闪现,接住掉落的小东西便向着那落抢警察的脖子上扎去,顿时鲜血喷涌,一抹猩红顺着那纤细的手臂倾泻而下!

  然而这小巧的凶器易进难出,白影——即姑娘想要抽出手来对付下一个,却被那濒死的警察狠狠抓住!眼见着另一位警察就要掏出枪来,艾瑞一个眼疾手快,冲到阵前捡起掉落的手枪,对着他脑门儿就是一枪!没想这手枪没什么声音,威力却特别大,那警察的脑袋跟开了花似的,溅了优一身污垢!

  而后,姑娘跟前的警察便慢慢倒了下去,姑娘顺势抽出了手,但放弃了那只断笔,紧接着她又蹲下,搜出手铐钥匙丢给了刚赶过来的索萝。

  艾瑞背着手枪挪到窗户边往外看,因为动静不大,附近邻里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街上也没有行人,不过就算有,他们作为巡警也不会被怀疑,看他们进屋的样子,似乎并不是想直接带走优,而是想将优扣押在屋子里......

  “我们就这样杀了两个警察?”索萝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们不是警察。”姑娘回道。

  艾瑞听见姑娘的回答回过头来,发现姑娘已经检查完那两具尸体站了起来。看着姑娘那半身的污垢和寒光流转的眼眸,艾瑞没有犹豫,半拉窗帘挡住举枪的手,将枪口对准了姑娘。

  (优)“艾瑞你想干嘛?”

  (索)“艾瑞!把枪放下!别走火伤到人!”

  优和索萝试图阻止艾瑞,他们觉得他可能是吓坏了,但姑娘知道,他是认真的。

  “你可能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可怕些,像你这种倒塌的牢笼里逃出来的野兽,还是消失的好。”

  说罢,艾瑞便要扣动扳机!

  “艾瑞!住手!”

  优话还没说完呢,只见姑娘眼神倏变,突然大喊了一声:

  “艾瑞!趴下!”

  便见一道火光明灭,艾瑞的胸口瞬间炸开了一个血口子,身体因冲击飞撞到一边的杂物堆里,没了声响。

  “艾瑞!”

  身后索萝叫喊,姑娘立马一个转身将奔跑的她拦下按在地板上,而后指着优,让优也趴下。

  等优趴好后,姑娘便匍匐到窗边偷偷往外喵,没有找到狙击手,反而发现因为后边动静太大,对面楼有人探出窗户来张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