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八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15 2019-04-23 21:36:21

  优站在门口,半步都不敢挪,生怕姑娘会紧张叫喊。

  姑娘看了看窗外,一个陌生的小镇,无论是楼房还是车辆都显得陈旧,三三两两,稀稀疏疏,人们来来往往随心惬意,家家户户都种了花草,门坪前停车,一辆一辆,没有交通管理却能整整齐齐,小孩儿在街道正中嘻嘻哈哈也不碍事。优的家靠里层,远山河流只能看见边边角角,似乎身在文明之中却又置身浮华之外,舒适怡然。

  “这里是哪个区?”姑娘问道,顺手将身上的被子攥紧了一些。

  优不敢怠慢,立刻回答:“布雷格阿鲁斯,这里是小塔镇,靠近罗佧区。”

  一听到罗佧区,姑娘的脸色立马改变,眉头紧皱,被子也抓地更紧了些。

  优赶紧安抚她道:“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我有车,随时可以送你回家!”

  良久,姑娘没有回应。

  优挠挠头,说实话,对付女孩子,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本来想着她不吵不闹的还挺好,现在看来,不吵不闹不讲话的反而让人摸不着头脑,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时间滴答过,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你...饿吗……?渴吗……?会冷吗……?呼吸...顺畅吗……?呃......毕竟你溺水了,如果,觉着呼吸困难……你一定...一定要...跟我说一下.......”

  姑娘抬起头来看了优几眼,想了一下,说道:“是你救了我。”

  语气并非疑问,也就是说姑娘记得那时候的事。

  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嘴上没说,心里暗喜,这种英雄救美的好事,多久都不会过时。

  “谢谢。”

  虽然优不好意思看姑娘的脸,但明显听出她的不悦,就好像她并不希望被人救一样。

  优好奇,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会落水呢?你一个人还是有人陪着?这么久了,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家里人应该担心坏了。”

  原本是一番好意,但姑娘却一点儿都不领情,自顾自一边下床一边说道:“你就当没见过我。”

  优是被整的一愣一愣的,刚想试着拦下她就听到楼梯那边有人讲着话上来。

  姑姑这会儿买菜应该还没回来,但优却听到有女声。仔细分辨,上来一男一女中,男声是艾瑞,女声应该是隔壁邻居家的主妇。

  且那主妇刚上到二楼便开始叫喊:

  “罗米纳!罗米纳!躲哪儿去啦?!”

  优有点慌,毕竟这里还有一个精神紧张的年轻姑娘,且不说自己麻烦事缠身害怕见人,就有姑娘这件事就是个大新闻,一件事情只要让姑姑知道了,基本上全镇人都知道了,所以优也担心主妇就是冲着姑娘来的......

  就在优左右为难的时候,姑娘的脸色却开始转变,在优看不到的地方,一支笔被悄悄折断。

  “我在这!”

  优终于忍不住回应了主妇,可是下一秒便是天旋地转!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脸朝下摔在了地板上,手被反扣,一根尖锐的东西抵住了脖子!

  “姑...姑...姑...娘......”

  优完全被吓傻,脑子里就在想:这是怎么一回事?!而视线所能及只有姑娘纤细的大腿,但即便如此,他也被这纤弱的身板锁住动弹不得。

  另一边艾瑞和主妇听见屋里头的动静赶紧跑过来,刚到门口便看见身着白衣蓝裤的姑娘将优压在身下,一只折断了的笔抵在优的脖子后头,优有挣扎,但无用功,双手被姑娘紧紧锁住。

  “别过来——!”姑娘沙哑的声音似在低吼,眼神告诉艾瑞,她真的会将笔扎下去。

  艾瑞见状只得赶紧说道:“好!好!好!我们不过去!不过你先把那东西放下!有事好商量!我们没有恶意!”

  “姑...姑娘,我们......”

  优也想说些什么,结果就感觉脖子后头越来越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他选择即刻闭嘴,紧接着就听见艾瑞大吼一声:

  “阿姨你别动——!”

  原来是那主妇,被吓的脚止不住往外挪,然而一举一动都被姑娘看在眼里,她往外挪一步,姑娘的笔便扎地更深一步,所以艾瑞才这么大声吼她。但大声吼的副作用就是主妇完全失了神,更加控制不了自己,一边撂话一边就想往外跑!

  “你们抓着她!我去报警!”

  艾瑞一听顿时觉得大难临头,情急之下抬手就是一切将主妇打晕,而后赶紧跟姑娘说道:“我们不报警!我们不会做伤害你的事!待会儿至多还会有个妹妹进来,我......”

  “妹妹?”姑娘打断艾瑞的话,“我看是援军吧!”

  “真的是妹妹!”优赶紧说道,“是我妹妹!她去买菜了!她是医生,从你到这里到现在,都是她在看着你,照顾着你!”

  姑娘闻言,语气反而变得更加凶狠:“照顾还是研究?!你们都对我干了什么?!”

  (艾)“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干!从你到这里到现在!我们什么都没干!衣服都没给你换!”

  姑娘闻言真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

  艾瑞看着有机会,赶紧补充道:“除了给你面罩吸氧,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干!翻身都没有!也没给你打针!就这么躺着!真的!”

  “回答我!”姑娘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艾瑞抢先回答:“我们就是小塔镇的居民!普通人!我们不是军官!也不是警察!更不是人贩子!只是居民!”

  “还骗我!”姑娘非常肯定。

  优赶紧说道:“我们没骗你!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一直经营着这个报社!艾瑞虽然刚搬来不久,但也是正经工作!”

  “你跟我说你叫优·乔纳森!”

  “是!我是!没错!”

  “但那女人叫你罗米纳——!”

  “呃?!”

  “还想骗我?!”

  艾瑞跟优都愣了,原来症结在这里!

  所以姑娘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只是因为优自我介绍的名字和主妇叫的名字不一样!对艾瑞和优来说理所当然的事情居然能将她从惊弓之鸟变成洪水猛兽!

  (优)“这个我可以解释!”

  “跟你的主人解释去吧。”

  说罢,姑娘抬起了持凶器的手!

  ——

  “Dio benu vin”

  ——

  “呃?”

  艾瑞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姑娘手起准备刀落的一瞬间,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可是他又不敢确定,因为那句话太过于熟悉,甚至可怕!勾起了他所有不愉快的记忆!

  可是优危在旦夕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着的!这一只扎下去,非死即残啊!

  “啊——!”

  优绝望地尖叫,眼见着地板上那只影手往自己的脖子上扎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艾瑞还是冲破自己的恐惧,将那句很久没有喊过的话吼了出来:

  “今所为者,一切皆为文明!”

  姑娘的手瞬间停止,尖端离优的后颈只剩几毫米!

  (艾)“致知之至道!”

  “学/学!”

  两声齐出,艾瑞与姑娘竟然默契配合!

  “你怎么知道?”

  绝对不是错觉,姑娘的敌意降低了八分。

  “你果然......”

  比起救下优的喜悦,艾瑞更多的是痛苦、警惕与绝望,因为他又遇到了这样的人——

  这样可以让他回到水深火热之中的人。

  “你是几楼的?”姑娘问道。

  “......205......”

  “刑侦系啊。”

  不管怎么说,先救下优再说,这个姑娘并不如她表面看起来的岁月静好,稍有不慎,优性命不保。

  随后姑娘用断端指了指优的后脑勺,问道:“他也是?”

  艾瑞急忙摇头:“不是,他只是一般市民,但在我逃亡的这些日子里,他照顾了我很多。”

  优闻言满脸问号:“你没跟我说你是逃亡啊!”

  姑娘仔细审视了一下优稚嫩的脸,最后终于放下凶器,松开他的双手,从他身上撤了下来。

  优摸着自己的后脖颈爬起来,别说被锁着的手了,他全身都痛!

  艾瑞则看着收起武器的姑娘陷入深思,她与自己记忆中那栋楼的人都很不同,本应与“楼下人”对应的体态,却有着“楼上人”才有的身手,不禁奇怪问道:“你呢,你是几楼的?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又或者,为什么会掉进水里?被追杀吗?”

  这次,姑娘终于肯好好回答,但也一半一半,不详细:“我在你楼上,本来我也没想到这儿来的,只是自杀失败,被这家伙给救到这里来了,追杀倒是没有,我是自愿跳下去的,不过也快了。”

  “什么意思?”艾瑞警惕。

  姑娘没正面解释,只是笑了笑说道:“我还是赶紧走吧,别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时,优急了,眼前这两位对了暗号就这么相认了,然后净说些他听不懂的话,而现在姑娘要走了,艾瑞作为她的同胞既不挽留相送,也不介绍解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往外走!人家可是自杀过的啊,谁知道她走出这个门之后还会不会寻死!

  “艾瑞,我真不想这么说你,你就这么什么都不做就让她走吗?!她可是!”眼神示意,不敢明说,随后转向姑娘,“姑娘,既然你相信我们没有恶意,不会对你怎么样,那你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呗!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饿了~吃点儿东西吧,我妹妹很快就回来了!她厨艺很好的!吃过饭我送你回家呗!”

  姑娘闻言,看了一眼艾瑞,提醒艾瑞她一定得走。

  介于两人的身份虚悬,且关系特殊,艾瑞同意姑娘的决定,并与她默契配合,一言不发。

  优真的要急死啊,现在明明就是最紧急的时刻,这俩家伙居然都这么无视自己!

  “你们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真就这么九死一生吗?!非要搞得这么神秘?!多说一句话,挽留一下,留一下!天就能塌吗?!”

  八成是优喊的太大声,正当姑娘要离开的时候,那个被打晕的主妇突然间有了动静!

  众人都是一惊,几秒之内脑子发懵。

  最后还是艾瑞急中生智,赶紧示意姑娘躺回床上去。

  姑娘明了,以惊人的速度咻回去,没躺三秒又想起什么,赶紧起身带上面罩,而后迅速躺平,假装睡觉。

  主妇醒了,一脸懵地爬起来,艾瑞赶忙上前搀扶。

  “我这是...怎么了?”

  主妇看了看四周围,先确定自己在哪儿,看到优,想起了自己是在优的家里,然后看到床上的姑娘。片刻后,她开始尖叫:

  “艾瑞!快!快报警!”

  可是看到艾瑞平静的脸,她开始疑惑。

  “这..这是...怎么......”

  艾瑞打断主妇的话,先掌握主动权,说道:“您怎么一进来就晕倒了?会不会生病了?”

  “我?晕倒?”

  主妇眨巴眨巴眼,想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可是脑子一片混乱,特别是后脖颈还特别疼!

  “要不要让索萝给你看一下?”

  “索萝?索萝回来了?她不是买菜去了吗?”

  主妇已经有些错乱了,手止不住搓自己的脖子。

  然而就是这么巧,说曹操曹操到,艾瑞刚提起索萝,索萝就回来了,并且一进门就开始喊:

  “优!你在哪儿?姑娘醒了吗?!”

  主妇听见索萝的叫喊,脸瞬间像见了鬼一样变得青紫:

  “优?!优崽不是去世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