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四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06 2019-03-29 21:29:43

  优恍恍惚惚地走出了会议大厅,身边的人匆匆而过,偶尔有投来异样眼光的,三言两语地议论着,都是同行,却也没人上前来搭话。

  外面还是蔚蓝的天,季节变换残留下来的闷热此刻越发地明显。会议大厅外,喷泉池旁,急匆匆往公司赶的、停留片刻做会儿直播的、故友相见闲聊的,一片一片,很是热闹。还有数量最多的列队行走的士兵,毕竟是戒备森严的极北地区,最壮观的还是这里的兵器。

  优默默叹了口气,低着头从人群中穿过,无需别人刻意疏远,自动自觉地躲开,往自己的悬浮汽车那儿走去。

  极北地区说大不大,建立之初就没有考虑过商住功能,所以以往这个地区就只有政府大楼、人类计划大楼和员工宿舍三个建筑。政府大楼包含了一切办公用途,占地面积最大,会议大厅就是其中最靠外的一个功能;而除了高层住在政府大楼以外,其余工作人员都住在员工宿舍;人类计划大楼还在的时候,医疗部门是设在其内部的,现在大楼没了,就跟军队一起驻扎在极北地区各处,也因此被讽为最风雨飘摇的医疗部门。据说以前人类计划大楼还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筑,里边甚至还有学院,正常招生,是众多理科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

  话说回现在,人类计划大楼的废墟在政府大楼背后藏着,普通人是见不着了。今天到场记者的车也都停在政府大楼右前方的湖边。优的车也是,来的时候和众多媒体的车混在一起,而现在走的走散的散,前前后后的位置都空了。

  上车,车自启。

  优先靠着座椅放松一下自己,而后起身,伸手摆正车窗前的摆件,看着摆件上贴着的照片,他终于笑了一下。

  设定好路线,优再次靠在座椅上,系上安全带,将右手放在操作台上后便安然睡去。而车也收到了指令向极北地区外驶去。

  与此同时,代理办公室——

  刚刚送走了其余高层的代理和中将缓步走进内室,中将随手将门给锁上。

  “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答应开这个会议了吧,还有为什么要开完会才跟我解释。”

  中将开门见山。

  另一边,代理则准备更衣。

  “如果会议没什么波折我就没有跟你解释的必要,而现在一波三折,我想你也应该能猜到我为什么这么做。”

  “大概吧,”中将说道,“一开始我是猜测你想从这些发件者里面找出谋害上将的凶手,现在觉得,你的目的不止于此,但不好说。”

  “你将就着说说看,兴许全对呢?”

  中将闭上眼整理了一下思路,过了会儿说道:“其一,我比较确定的,你想查出凶手,其二,你想知道还有谁有谋反之心,其三,你想看看那些尚未臣服的地区会有什么行动,其四嘛,说不准,兴许你想找出媒体跟各军部的关系,但你同意让那个男孩一个人问,就不一定是这个目的了。嗯……就这么多了。”

  代理将军装脱下扔在一边,这走形式用的军装真心难穿脱,紧接着便要解开裤子,回头跟中将说一声:“能请您转个身吗?”

  “哦,对不起。”

  中将低头敬了个礼,而后转身背对代理。

  “你说的都对,但不足,”代理说道,语气认真了点儿,“就比如今早从走进会议大厅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时刻提防着楼上的狙击手,还有座椅下的炸弹,炸弹爆炸并不会直接炸伤我们,但如果它提前爆炸,倒塌的砖石会砸到我们,还有能入场的这些记者,每一台摄影机等等,你考虑了外部,却没考虑内部。如若内部有人图谋不轨,这比外来者还要危险。没有利益的联盟是不存在的,你得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中将疑惑:“即使你的第六感告诉你会很危险,你也决定铤而走险以找出更多的线索?”

  “是的,走到这一步,你我都不容易。”话锋一转,“对了,能帮我系一下领带吗。”

  中将闻言回过身来,刚好看见代理在跟领带做斗争。他走上去接过领带,一边系一边问道:“那接下来呢?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你确定要去比赛?”

  代理不以为意,回道:“接下来不是我们要怎么办,而是奥利维亚要怎么办了。”

  “你信她?”

  “当然不信。”

  中将替代理将常服穿上:“那你觉得她会尽心尽力解决问题吗?”

  “这就得看她信不信我说的话了。”

  “什么话?”

  代理微微勾唇:“我不是凶手。”

  说罢,代理便往门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你给她那一巴掌就是要她尽全力去解决问题。”

  中将赶紧地跟了过去,随着房门被关上,整座政府大楼都震了一下。

  不过,真正力拔山河震楼的暴力狂并不是中将,而是几层楼以下的绝代佳人——

  那个踹开网络部门大门的人,正是火冒三丈的奥利维亚,此刻她正站在倒塌的门板上俯视着整个区域,然而与她的“热火朝天”相反的是,网络部门的所有成员都累趴在自个儿的岗位上,四周只有机器在滴答作响,别样寂静。

  “西格!”

  奥利维亚对着主控台大吼一声,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她怒不可遏,径直走到主控台旁,将上边趴着睡觉的男子拽了下来。

  因为摔倒,那名男子也终于睁开了眼。

  “是您啊,部长......”说罢,便要睡回去。

  “你还能安安稳稳的睡觉?!你知道你捅了多大的娄子吗?!”

  “娄子……”男子每一次呼吸都像云一样绵软,“我都按您的吩咐办了,还会出什么事......”

  “你自己看!”

  奥利维亚将男子拎起来摆回主控台,然后调出今早的抽奖结果。

  “这种愿望怎么可以出现在大屏幕上!”

  “这个啊,会出现很正常啊~”

  “你!”奥利维亚只觉得这家伙就是要气死自己。

  男子叹了口气,觉着自己是睡不了觉了,环顾一下四周,真心羡慕那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装睡的同事们。

  “决定抽奖活动的时候我就跟您提议过,不想让它出现的邮件直接删除,您只是降低它的概率还是有可能被抽中的。”

  男子——西格斯——对奥利维亚解释道,顺便调出了与中奖愿望相似的其他邮件。

  “想跟代理打一架的大有人在,不删除就会累积,它的概率反而会上升,抽中很正常。”

  奥利维亚抱胸扶额来回踱步,嘴里呢喃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进而双手叉腰抖脚,看起来真的非常紧张了。

  “将你制造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设备都拿出来,兴许代理能用上。”

  “您不是一直很反对我造这些东西吗?”

  “让你拿出来就拿出来!那么多废话!”

  奥利维亚说着就将西格斯的一只手薅了起来,疼的西格斯哇哇直叫,桌子拍的那叫一个响。

  “如果代理有什么闪失,你也就不用再造那些东西了!”

  说完,奥利维亚便甩手恶狠狠地离开了,像她匆匆地来一样匆匆而去。就是地板上的门给她又踩碎了几脚。

  西格斯真的想哭,那女人光薅下他的胳膊了,都不带安回去的,不过他也更想说:

  “你们可真是好同志啊,看着整个部门的灵魂在受折磨也没个出来帮腔的。”

  而这时,终于有人敢出来说话了,当然,那人也还躺在桌子上。

  “我们要帮腔的话,薅下来的就是整个部门所有人的右手了......”

  西格斯无奈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是右手啊……”

  “我桌面上有镜子......”

  一阵诡异的静默。

  “要叫医疗吗……”换了个人说道。

  “不了吧,现在没那么疼了,大家再睡会儿吧……”

  闻言,整个部门异口同声:

  “太~感~谢~了~”

  随后,网络部门便恢复了死寂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主控台的投影屏上显示接收到一封邮件,西格斯还没有完全睡死,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一下。

  “拉替尼·卡纳......谁啊......”

  反正也不认识,西格斯头一歪又睡了回去。

  结果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而且又是被丢到地上摔醒的。

  “西格!你是猪吗?!这么重要的邮件居然不看不汇报?!”

  “啊~?”

  西格斯艰难地撑起半身向主控台张望,除了奥利维亚的短裙丝袜便是投影屏上的一封已读邮件,有点反光,看不清。

  “为什么这么巧......”

  西格斯听不明白,倒是右手特别疼,看了一下其他同事,基本诈尸。下意识抬头看了看主控台背后的大屏幕,上边显示时间是晚上九点多。

  “怎么了,部长?”西格斯问道。

  这不问还好,一问奥利维亚的怒火就爆起来了:

  “你不知道这个拉替尼·卡纳就是挑战代理的人吗?!”

  西格斯一脸懵:“不知道啊~”

  “你!”奥利维亚大口喘气,“你真的要气死我啊!”

  西格斯不解:“拉替尼·卡纳很危险吗?”

  “这不是他危不危险的问题,是他约战的地方!”奥利维亚再次将西格斯拎起丢回主控台,“你自己查查,现在罗佧区是什么地方!”

  ——

  “尊敬的代理大人,罗佧区离极北地区最近,那儿有个大竞技场,如果可以,希望能约在那里。”

  ——

  西格斯用仅剩的左手操作,刚输入关键字,一大堆新闻报道便弹了出来,最上边的那个大标题便是——《罗佧区境内3小时连死5人,死者皆为军官》

  “这不是陷阱是什么?!”

  “那让代理拒绝他不就行了?”

  “可是代理已经答应了!”

  “哈?!”西格斯愣了,”这邮件你不是刚看到吗?”

  奥利维亚直起身,表情严肃:“半个钟之前,拉替尼·卡纳说是迟迟等不到回信直接打电话给了代理,就代理的性格,不仅接了电话还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当时还在会上,谁也不知道代理答应的是什么,后来大家都是去问的接线生才知道的。”话锋一转,“你真的是个混球,如果你早点看到这个邮件早点汇报,或许我能阻止他。”

  然而西格斯嘴欠:“就算我看到了汇报了,他要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还是会打电话给代理的啊~”

  奥利维亚闻言直接按住西格斯脱位的右肩膀,将手指扣了进去:“但至少我可以提前让接线生不要转接给代理啊——!”

  “啊——!疼疼疼疼疼——!”

  “哼!”

  奥利维亚松开手,将西格斯甩回桌面上。

  “总之,你要不担起这个责任,将事情搞定,我一定要你好看!”

  西格斯哪里还敢有话说,趴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只能心里想着:“为何每次都是我......”

  奥利维亚见威慑已到位,便不再跟西格斯多费口舌,潇洒转身离去,风一样来风一样去。

  网络部门也终于又恢复了宁静。

  等外面高跟鞋的声音远了,部门内才有其他人敢说话,寂静中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

  “医疗队?”

  等了许久,主控台上才回应: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