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戴尔空间

第三章

戴尔空间 蓝疋 3704 2019-03-25 18:14:26

  优略略看了一眼手里的纸张,竟然觉着内容还好,也可能是他心大。基于每一位记者都只能问一个问题,他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选择,在考虑了自身安全之后,出现“罪不容诛”型问题的概率应该会大大减小。

  想到不会被凌迟处死,优便没那么害怕了,甚至还有点小激动,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他,那他的报社岂不是要火?

  “代理是否支持斯利姆上将(苏曼)的所有决策?”

  优先试探性地问一下,看看代理的反应,如果情况良好,他再继续问。

  “不完全支持,那些决策还很稚嫩,需要实践以检验。”

  代理波澜不惊。

  优见状,慢慢挺直了腰板,翻到第二张纸。

  “代理与中将是什么关系?呃?”

  这问题,优自己问着都觉得奇怪,怎么会有人想问这么诡异的问题,然而他也很好奇代理会对此做出怎样的反应。

  结果代理面不改色,不假思索便回答道:“同僚”。

  优听到答案之后,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顺口就回问道:“真的?”

  代理报以微笑:“我真诚回答,信不信在你。”

  “也是哦,”优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中将掐断笔的举动,连同行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他还自顾自继续翻页问道,“斯利姆上将为什么要背叛……我嘞个去!”

  这下优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马用双手捂住嘴,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要吃掉那些纸。

  代理早就预料到会议不会一帆风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示意优没关系后,他用昭告天下的态度对着镜头回答道:“我以及在座的各位前辈与斯利姆上将都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我们所听过的解释就是:‘战争对于这个世界是一剂猛药,它伤害大,但可以治愈这个世界。’他认为战争是必须的,而政府软弱无能,所以背叛了政府。”

  看着代理一本正经地回答,优渐渐放下了双手,蹦到嗓子眼的心也归了位,现在的优眼里,代理就跟打了圣光一样崇高伟大。

  优也决心不再犹犹豫豫了,手里攥的纸张还这么厚,再不抓紧就要问不完了,这可是在座所有同行的希望,他可不能一个人毁了大家的努力啊!于是乎他完全忘记了刚刚是谁逼他站起来的,一股脑儿地便继续问起来。

  (优)“代理是如何选出来了?”

  (代)“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优)“人类计划大楼为何会爆炸?”

  (代)“事故还在调查之中。”

  (优)“据调查,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支持斯利姆氏执政,拒绝改国为区,那么对于这些国家军方会如何处置?”

  (代)“军方执政,已不再有‘国’,请注意这一点,处置方法仍在商讨中,倾向于武力解决。”

  十三分钟过后......

  (优)“代理认为军方所作所为是否完全正确,世界会不会因此而毁灭。”

  (代)“不敢说完全,但绝不会毁灭。”

  (优)“凶手是谁?”

  (代)“杀害斯利姆上将的凶手吗?已有眉目,尚在调查。”

  (优)“费纳雷帝、阿尔巴,斯利姆三大军部家族对于推举非家族者为政府代理统领这一决策是否意见一致?”

  这个问题问的刁钻,即能打探三大家族是否和睦,又能推测代理的真实身份,在死亡边缘反复试探。写这个问题的人可能也在纠结该不该直截了当地问,太直接会不会就此光荣,于是乎写下这么个拐弯抹角的字句。

  但代理还是一句话:“不一致。”

  三个字,直接将内情变得更加复杂。

  优忍不住多问一句:“怎么不一致?”

  代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轻描淡写的说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优有些愣神,代理虽说知无不言,但每次回答都言简意赅,让人捉摸不透。

  “我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还有什么重要的问题吗?”代理问道。

  优回过神来,赶紧低头翻页,对着纸张呢喃了几句:“代理是......不不不,这个不重要……”

  代理看出了优一瞬间的惊愕,本能觉得那个问题会很有趣,便说道:“就那个问题吧。”

  “不不不!那个不重要!”优开始慌张。

  代理仔细观察优翻页的动作,忽而莞尔一笑,说道:“优,没有纸张了吧,那是最后一个问题。”

  优闻言手上的动作立刻僵住了。

  会议大厅很大,来的记者很多,但真正准备了字条并且有机会将其塞到优手里的却不多。再加上规定的时间也短,那个“代理是......”的问题确实成了最后一个问题。

  看着优拿着一沓纸死到临头的样子,代理大概能猜到问题是什么,但真是那个问题的话其实也很无稽,因为他已经是而且只能是代理了,这个位置几乎不可能改变。

  “我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代理说到,“如果我猜中了,那我就要处置你了,所以我劝你还是自己说出来比较好。”

  优此刻的大脑正飞速运转,想着有什么名词可以替代,结果代理的整句话他就听到了“处置”两个字,吓的一个哆嗦!

  “代理是...是...是...是...”

  代理眸光潋滟,唇齿轻启似要说话。

  优见状赶紧的赶在代理之前回答!

  “是凶手吗?!”

  没想两声齐出,代理与优异口同声,一字不差。

  现场气氛变得凝重。

  代理刚想开口,现场广播却突然响了。

  “时间到,进入下一个环节!”

  按理说会议的推进应该交给现场主持人而不是广播,况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明眼人都知道是在救场。

  代理无奈摇了摇头,挥手示意优坐下,却出乎意料地说了一句:“不是。”

  后台,奥利维亚按播报按钮的手僵在半空,计时器刚好归零。

  恐怕在场的也就只有代理还能笑得出来了。

  主持人赶紧上台推进流程,抽奖画面被传输到巨幕上,里边形式地播放了一下这一年网络部门艰苦的工作,略略滚动了一下邮件列表,进而迅速进入空屏,一个小按钮由代理的耳麦投影在了桌子上,代理将手放在上面,只等主持人喊开始。

  “开始!”

  画面突然闪烁,因为频率太快根本看不清内容,这一闪一闪的光亮照着记者们焦急的脸,摄影师都想摆脱机器窜到前排去。

  台上,一众高层如坐针毡,中将也好几次想要抓住代理的手阻止他,但看见他乐在其中的样子又不得不一次次忍下来。

  “就这个。”

  代理按了下去,画面瞬间定格。紧接着,便是在场所有人的惊呼。

  ——

  “我的愿望是,在竞技场,与代理一决高下”

  ——

  “代理!”中将立刻抓住代理的手臂,“这是敌人的计谋!为了您的安全请坚决拒绝!”

  代理拍了拍中将的手背,示意他别那么紧张。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一般市民的愿望。”

  “一般市民会挑战世界代理吗?”

  “我相信网络部门的工作,既然这个愿望能被摆到台面上,说明发件人是没有问题的。”

  “你知道接受挑战的后果吗?”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我可是代理。”

  可是,后果有多复杂严重,代理也是知道的。

  既然许下承诺,不履行的话,各方势力便有可乘之机,可一旦接受了挑战,那么代理也同样适用于竞技场的规则,也就是说,如果代理输了,那么“代理”这个位置就是挑战者的了。

  真可谓是步步杀机。

  眼下,按代理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拒绝这样子的挑战的,以中将对代理的了解,他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但他也不会在完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行动,只是中将不知道他对现在的情况了解多少,是否已经有了对策,以至于从刚刚看到愿望的那一刻起到现在都只是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

  “我接受这位拉替尼·卡纳先生的挑战,至于比赛时间,公示阶段结束后的任意一天,由先生决定,此约定终生有效。”

  代理完美展现出了他的身份应有的风范,对弱小者的包容以及对迎面而来未知挑战的无所畏惧。本作为军方,他有足够的实力去拒绝任何人任何事,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从这个会议被决定开始就选择做别人的牵线木偶,一切按流程走,一切按别人的安排走,最后走到这一步。

  “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部分可行愿望的抽取将转到后台,未来几日会陆续公布,请各位有序退场。”

  散场,来者都意犹未尽,三步两回头,而后台的吵闹才刚刚开始。

  一个个高层陆陆续续地从阶梯上方下来,奥利维亚焦急地等待着,无论是呵斥还是惩罚,她都甘愿。

  第一个来到奥利维亚面前的高层也二话不说张嘴就开始骂起来,奥利维亚低着头,一句反抗地话都没有。

  “对不起,是,是,是我的错,是,是我的狂妄自大,是我天真,您说的对,是,是我的错......”

  这一路骂下来,第二个想喷奥利维亚的高层甚至插不进话来,而奥利维亚的态度又过于诚恳,以至于其他的高层想说话也根本挑不出什么刺儿来。其余在场的工作人员中甚至有觉得骂的太过分了的,这骂久了骂多了,也都不知道是骂到曾几何时的恩恩怨怨去了,那火气就好像从来没有发过一样一直积攒到今天,呼啸着咆哮着。

  “那人不是阿尔巴准将(指奥利维亚)的恩师吗,怎么骂这么难听?”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自己人打还会注意分寸,要是换了旁人,指不定更难听!”

  怒骂声中,一个人渐渐拨开人群来到奥利维亚跟前,根据那人穿的鞋奥利维亚认出是中将,正想着抬起头来认错,没想这一抬便是眼前一黑,紧接着“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落在脸上,都不带怜香惜玉的,而后奥利维亚便直接撞在了隔壁的桌子上,顿时盆倾瓮倒,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

  收回手,中将却没再说什么,不远处代理还在等着他。

  “我说了吧,自家人还知分寸。”

  “受教了受教了,中将的眼神太可怕了......”

  奥利维亚的恩师——肯·潘德拉·斯利姆摇摇头叹了口气:“你到底在想什么?”

  但肯也没有等奥利维亚站起来回答,代理和中将一走带走了大部分人,肯不好也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便也跟着走了。

  奥利维亚狼狈爬起,整理了一下制服,接着便开始为会议收尾,她也没有下命令让别人做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开始收拾。其他人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也各自整理起来。

  “你这狼狈的样子还真让人喜欢啊~”

  奥利维亚侧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心里想着这个人的名字:“麦哲伦。”

  “不过这发展也不错,期待你的表现啊~导演~”

  说罢,这位唤作麦哲伦的棕发男子便离开了会议后台。

  奥利维亚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握着手中的杯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